第二百七十四章 陛下疯了

小说: 我不会武功 作者: 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10-09 14:03:01 字数:3561 阅读进度:974/983

最终,在皇帝陛下的吩咐下,皇后娘娘愣怔的走到了太子所在的次席落座,而陈贵妃则满心惶恐,有些不安的坐在了皇帝身旁。

而项云则被安排在了丽梦公主上首入座。

此刻,宴会上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是有意无意的,向着项云这边望来,众人对于此人的身份,实在是太过好奇了。

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韵鸿如此言听计从,还能够列座丽梦公主之上?

至少,在水月国内,恐怕还真的找不到这样的人。

项云也感受到了这些人的注视,但其中一人,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正是坐在他对面,与皇后共坐一席的水月国太子殿下“韵元武”。

这位太子殿下,身着四爪龙袍,容貌英伟俊朗,虽然年纪轻轻轻轻却是颇具威严。

此刻他的目光正直直的盯着项云,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敌意!

这倒也不奇怪,皇后是太子的生母,皇后如今列座陈贵妃之下,无疑是折损了身份,太子也跟着颜面无光。

生性倨傲的太子,自然心生不满,至于项云,只是瞥了太子一样,便对其视若无睹了。

一个区区玄云境初期的云武者,如何入得了他的眼,也无心与之计较。

然而,此刻大厅中央的歌舞刚刚停歇,太子韵元武便已经按耐不住,率先站起身对韵鸿行礼道。

“父皇,今日闻父皇召集都城皇族,在宫内设宴,儿臣便猜到是三妹回宫了。

不过恕儿臣眼力不济,着实不知这位尊贵的客人,是哪位青年俊杰?”

太子这句话,算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了,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呀,许多人头发都快挠掉了,也愣是没想出来。

闻言,韵鸿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太子,反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项云。

没办法,自己这位女婿的身份实在是有些惊人,到底该怎么介绍,哪些能够透露,哪些不能透露,他这个一国之君,还真的不敢做主。

而韵鸿这个小小的动作,也被在场许多人有心人发现了,众人心中更加是震惊无比了。

皇帝陛下回答问题之前,竟然要还先征询这个年轻人的意见!

就算是太子和皇后,也是心中震动不小!

而项云此刻面对众人的猜疑,他却是不紧不慢的端起酒杯,缓缓起身面向太子皇后、和水月国的其他皇族道。

“在下是风云国银城派来的使者,是来与陛下共商抵御蛮族的国事,今日也是与诸位第一次相见,本使便在此敬陛下和各位皇亲一杯!”

“风云国的使者!”

项云这一句话,顿时让众人心中一阵惊诧。

在众人看来,风云国乃是西北十四国的霸主,风云国使者自然是应当奉若上宾。

可是仅仅是一个风云国使者,就能够让水月国的皇帝陛下,如此谦卑吗?

之前风云国又不是没有派来过使者,可没见过谁,有这样的特权呀?

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也是心中疑惑不已,他们可是在心中已经将眼前这名青年的身份,做了无数猜想,就是没有想到,他仅仅是一个风云国使者而已。

太子韵元武心中诧异,脸上却是露出恭敬之色,朝着项云一拱手!

“本太子三年前,也曾游历过风云国龙城,见过许多达官显贵,但使者看上去颇为面生,敢问使者在风云国朝中,担任何等职务,又是何爵位呢?”

韵元武能够成为水月国太子,自然也不是蠢笨之人,立刻就想到这名年轻使者,可能是出身风云国某位达官显贵之家。

项云闻言,心中不禁冷笑,这太子殿下还挺聪明,打脸之前,还知道先弄清楚自己能不能惹,惹不惹得起。

项云当即谦逊一笑说道。

“说来惭愧,在下在风云国并未担任任何官职、也没有爵位在身,此次前来水月国担任使者,也算是临危受命吧。”

项云这可是实话实说,他本来就没有担任过风云国任何官职,而虽然他是并肩王世子,但也只有他的父王拥有王爵之位。

而如今从风云书院赶来,的确是临时担任使者而已。

然而,项云这一句话出口,在场的水月国皇族们,又一次惊愕无语。

这个风云国使者,竟然是个无官无爵,被临时拉来凑数的?

这……这不大可能吧,否则国君岂会是这个态度?

见到皇帝陛下对此并无任何异议,也没有出言辩解,一时间,众人的心思立刻便活络了起来。

特别是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母子俩目光交汇,似乎想到了什么。

最近风云国和蛮族,两国皆是磨刀霍霍,屯兵南北,九国之一的水月国,自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安。

究竟是向哪一方敞开国门,国君韵鸿一直是举棋不定,而身为水月国的皇后和太子,自然也是每日思索此事,衡量利弊得失。

虽然陛下一直未曾表明过态度,但根据母子二人的判断,如今蛮族势大,隐隐压制了风云国,国君即便有心向着风云国,恐怕最终也是会倒向蛮族,这样水月国才能够存活。

然而,如今陛下对这位风云国,无官无爵的使者如此礼遇有加,所谓何意?

难道是陛下已经做下了决断,想要投靠风云国了?

不得不说,太子和皇后的政治嗅觉还是很敏锐的,立刻便做出了判断。

然而,一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的心中顿时大定,神色也是变得微妙起来!

如今水月国虽然被两国夹在中间,看似被动,却也是主动。

水月国无论投向任何一方,都会对战局和九国的态度产生影响,既然如此,你一个区区风云国使者,又怎敢如此放肆!

太子韵元武顿时冷笑一声。

“呵呵……原来如此。

我还以为风云上国会派来何等分量的使者,原来是一位无官无爵的使者大人,看来贵国对于我水月国,并不太在意呀。”

果然,我不犯人,有人犯我,项云心中冷笑不语。

而太子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神色一变,这位太子殿下果然够直接,确定了自己的筹码后,立刻剑指项云!

“放肆,太子你怎敢如此和上使说话,还不立刻赔礼道歉!”

韵鸿听到太子对项云不敬,顿时眼中怒火腾起,瞪向了韵元武!

而韵元武闻言,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自己的父皇对自己一向宠爱,而且如今他修为越发高深,有望进入圣象宗修行,父皇更是越发器重自己。

近两年,父皇甚至连一句重话都不曾对自己说过,今日怎会为了一个区区风云国使者,对自己如此当众呵斥。

韵元武心中惊诧的同时,也是暗暗有些鄙夷自己的父皇,对于风云国竟然如此愚忠。

如今明明是水月国占了主动,竟然还要这般卑躬屈膝,岂不是太丢人了!

一时间,韵元武竟是心中不忿,继续说道!

“父皇,儿臣无错,为何要向此人道歉,如今风云国与蛮族开战在即,风云国想要借道北上。

如此重大的国事,风云国竟然只派了这么一个身份低微的使者,这不是瞧不起我水月国,又是什么!”

见到韵元武非但没有停止胡闹,还敢继续诋毁项云,韵鸿是真的怒了,顿时一拍桌案,暴怒道!

“混账!你身为太子,岂能如此在贵客面前无礼,来人呀,把太子给我压到别苑外,跪听发落!”

韵鸿这一声怒喝,震得厅内众人都是身心剧颤,同时也是惊疑不定起来,竟然让太子这位储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外下跪,这可不仅仅是惩罚这么简单了。

而此刻,一旁的皇后终于坐不住了,连忙起身上前,对韵鸿跪拜道。

“陛下息怒,元武年少气盛,这才不小心顶撞了陛下,陛下且念在元武一心为国,又身为太子,就饶恕他一回吧。

若是陛下不肯息怒,明日我便让家兄带着元武,再来给陛下请罪,如何?”

听到皇后最后一句话,韵鸿脸色微微一变。

“皇后这是要拿国舅来压朕吗?”

皇后闻言,故作惶恐之态。

“臣妾岂敢,只是今日风云国上使在此,也莫教上使看了笑话。”

“呼……”

韵鸿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冷哼道!

“哼,你们还知道怕被人笑话?告诉你们,今日这里没有外人,这位不仅是风云国的上使,也是朕的驸马爷,也是皇族之人,你们岂敢如此失礼。”

“啊……?”

众人闻言,脸上再次写满了问号!

这位风云国使者,怎么又变成了驸马爷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不禁全都望向了项云,与他身边的韵月梦。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韵月梦顿时俏脸不自觉的一红,而一旁的坐看好戏的项云,也是差点被呛到,岳大人这介绍的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陛……陛下,您……您说上使还是我水月国的驸马爷?”

皇后一时间也是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不错,这位上使便是水月公主的夫婿,也是朕的驸马爷!”

“什么!”

水月公主?

众人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又出了问题,惊天的发生的事情,怎么一件比一件诡异,所有人全都是呆呆的望着皇帝陛下。

水月公主被献给风云国皇帝陛下后,又私逃出宫的事情,在水月国皇室可不是什么秘密了。

可是皇帝陛下早已经暗自下令,不得任何人议论此事,怎么今天皇帝陛下竟然当众,重提此事,而且还介绍了水月公主的驸马?难道陛下疯了吗?

我不会武功

我不会武功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