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334、惊蛰

小说: 我不是超级警察 作者: 我唐 更新时间:2019-06-02 08:47:08 字数:2484 阅读进度:335/413

伙计惊魂失措,脑子里乱哄哄的混成一片,想不明白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不过老耿却明白过来。

他看看周围的山头,又看看不远处的村子,扬起手中的的桃树枝朝前方点了点,对伙计说道:“这是老东区的木口坞,这边人的殡葬习俗和周边都不一样。”

伙计从地上爬起来,想也没想就问道:“怎么个不一样?”

“这边人殡葬特别讲究‘日子’,就是有人去世后,一般家里都要找先生去定一个下葬的时间。定下的这个下葬的时间,就叫‘日子’。”

老耿看了看那两具尸体,紧锁着眉头道:“但这个‘日子’不是随便定那天就行,要对照着去世人的生辰八字,再加上去世的时间,乱七八糟的算出这么个日子。

所以有时候就会出现要等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才有合适的‘日子’下葬,这就很麻烦了,总不能把棺材一直放在家里,而且人死了很快就会开始腐烂,那味也受不了啊。

那怎么办呢,所以大多数时候就在村子边上,找个地方搭个棚子,把棺材停放在棚里,一直要停到可以下葬的时候。”

伙计稀里糊涂的没怎么听明白,不解问道:“那为什么这棺材里会出来俩个人?”

“为什么?咱们撞上事了!”

老耿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拉着伙计回到车里,擦了擦手,从包里掏出手机:“谁家一个棺材里放俩人?

而且那老头明显在棺材里放的有段时间的,但那女的衣衫不整,不过看着像是死了没多久,很明显是被后来放进去的吗!”

伙计擦了擦脸,看见老耿在手机上按下‘110’,这才醒悟过来,大惊失色道:“您是说,那女的是被人害死的,然后趁人不注意,她尸体被塞到了路边的棺材里?

——我的天,那她得是多大的冤屈啊,我们这是在做好事行善啊!”

打完电话,对面交代让他们在现场等会。

老耿沉默地坐在位子上,抽支烟丢进嘴里点上。

他扭头看看车窗外越发漆黑的天色,自言自语道:“这办法真高明啊,我在电视上听警察讲过,杀了人总得有尸体要处理,保不准就被人发现了。

现在把人往这棺材里一塞,如果不是我们把这棺材撞开了,过些日子到了下葬的时候,直接把棺材往土里一埋,谁能知道棺材里面多了一个人?

那杀人的凶杀,可真是彻底的逍遥法外啦!”

听着老耿的感慨,伙计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如果那一天自己被害了,也被这么处理,想想都觉得恐怖!

不过又一想,伙计忍不住问道:“不对啊耿师傅,现在不都是要火葬吗?这家人怎么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棺材摆在路边?”

“那谁知道!”

老耿斜瞅了伙计一眼,说道:“你看这边荒荒凉凉的,谁还能天天盯着这边?

而且村子里,老观念重,我在北边的时候还见过,明明老人都已经被烧成灰了,家里人仍然要做一个大棺材,把骨灰放进去当遗体,风光大葬的。

人家那边没有集中的墓地,就是往自己田里埋,而且火化证明啥的全都有,你又能怎么管?没办法,哪有什么绝对的标准!”

伙计想了想,是这个理。

……

早上,肖然一边喝着豆浆,一边看着手机应用商店里,某小视频应用的下载进度。

刚买的豆浆很热,肖然喝了几口,额头不觉冒出汗来。

最近这几天都是罕见的艳阳天,气温不知不觉就超了20度线。

经常坐在室内不怎么活动的人,或许对气温变化不太敏感。

但对于肖然他们经常要走动甚至快跑的人员来说,那感觉,仿佛像是快要夏天了似的,稍一动动就是一身的汗。

于是厚重的外套便被集体甩到了一边,到了闲下来时,再给套上。

抬手将纸杯扔进垃圾桶,看着小视频应用已经安装完成,肖然用自己的帐号登录上去,对照着昨天从余雨手机上截下来的信息图片,开始搜索那个外卖小哥。

不过小视频应用很是烦人,刚一点开应用,主业上的视频就自动播放起来,里面的唢呐吹的那叫一个带劲。

再加上肖然的手机铃声向来是调到最大,于是空旷的办公室里骤然吵闹起来,把从肖然办公桌边路过的何晓丽吓了一跳,手里的水杯差点都扔了出去。

看着肖然一本正经地搜着那个外卖小哥的ID号,何晓丽拍了拍肖然的头发,开玩笑道:“大早上的看小视频,你飘了啊!——是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肖然拉了张转椅让何晓丽坐下。

他在那外卖小哥的主页里找到昨晚看到的那个视频,点开说道:“昨天看到这个人,总觉的眼熟,好像是在那张通缉令上见过,觉得是不是在逃的嫌疑人?”

一听这话,何晓丽好奇地拿过肖然的手机看了看,笑道:“你还真是看谁都像嫌疑人啊……”

何晓丽话没说完,嘴角边的微笑便悄然消失。

听着外卖小哥说着那‘越努力越幸运’,何晓丽轻咦一声,“是有点面熟啊,印象是什么案子来着……你还记得是那个通缉令吗?”

肖然摇了摇头,他就随口一说,总不能讲是正义之眼提示他这人有问题的吧?

“这人都自报家门了,姓名、工作地点都讲的很清楚,那就查查吧,我也觉得挺面熟的,好像是一队好些年前办的一个案子。”

何晓丽说着,将手机还给肖然,想了想又忍俊不禁轻笑起来:“如果这家伙真是在逃犯,那确实是越努力越幸运。——他的努力,我们的幸运。”

肖然扬了扬嘴角:“努力到成功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经过一番调查,这个外卖小哥的详细信息很快确认下来,不过这个外卖小哥自报的‘唐某某’的姓名,并不是他的真实名字,他的真实身份为李某,正是临安市局一直在寻找的在逃犯。

数年之前,临安下面县里发生了一起恶性绑架案件,参与绑架的其他成员早已悉数落网,并且都已被判刑,唯独这个主犯之一的李某一直潜逃在外,行踪不定。

锁定此人身份之后,市局立刻组织人手赴临省将李某抓捕归案,闻听到这个消息,有记者还曾到队里想采访肖然,不过被肖然婉拒了,最后还是何晓丽代替接受的采访。

短暂的好天气转眼而过。

不觉便到了惊蛰时节,细雨纷纷,春意初显,蛰伏了一个冬天的万物,仿佛是一夜间都被唤醒了似的,散发着美好的生机。

这天中午,从食堂回来,肖然搅着一杯咖啡,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蒙蒙细雨。

突然,他身后办公桌上的电话,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