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好个毛线......

小说: 我不是佞臣啊 作者: 千里风云 更新时间:2019-07-27 01:11:29 字数:2827 阅读进度:42/495

“美娥嫂,该交上个月的份子钱了。”一个年轻的捕快,一双眼睛放肆地在刘美娥胸前打量,还说着浮浪的话:“美娥嫂,你也苦了三年了......这女人呐,家里可不能没个男人。”

不待他继续开口,刘美娥就厌恶地打断道:“胡二黑,别仗着你是胡不归的族弟,就敢胡说八道。我家男人在世的时候,你连家门口儿都不敢过!”

胡二黑一听脸色就阴冷起来了,装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好,我也不跟你废话,上个月的例钱呢?”

刘美娥一听这个,不甘地打开蒸笼下的一个钱袋,摸出一个一两的银锞子,恨恨地交给他道:“拿了赶紧走!穿着衙门的皂衣,却只会欺负我们这些百姓,真是披着官皮的土匪!”

胡二黑当即大怒,挥手就要教训刘美娥。

可一旁的那个老捕快,却笑呵呵地拦住了他,道:“二黑,这么不懂事儿干啥?说就让她说两句,我们又不会少块肉......”

看到这里,何瑾暗暗点头,心想衙门里还是有些良心人的。

可下一瞬,他就想抽自己的嘴巴。因为那老捕快拦住胡二黑后,又转头对刘美娥说道:“衙门的例钱交了,那我们的跑腿儿费呢?”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翻起了刘美娥的摊位。

这里撩一下蒸笼,跑光了热气;那里踢一踢火炉,洒落了一地的火炭......胡二黑这才意识到姜还是老的辣,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进去。

刘美娥却气得浑身发抖,但又惹不起这等皂隶衙役,眼眶都红了。

两个孩子当中,二丫吓得紧紧捏住刘美娥的衣角,虎头攥紧了拳头,却又知自己根本打不过这两个家伙。

“哟呵,小兔崽子,看不过眼啊?......”老捕快看到了虎头眼中的恨意,露出了凶狠的本质,忽然伸出手一巴掌打在虎头的脸上,叫道:“今天就叫你知道,没本事儿之前,忍不了也得受着!”

小巷口的何瑾猛然一攥拳,忍不住差点就要冲了出来。可想到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能憋着胸间的怒火,死死将那两个捕快记在心里。

这时,街上的百姓也都凑了过来。可一看是两个身穿皂衣的捕快,也只能向刘美娥投去同情的目光,敢怒不敢言。

显然,这种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

刘美娥毫无办法,只能赶快赶紧拦住那老捕快,又拿出了仅剩下的一把铜钱,塞给那老捕快道:“赵捕快,小孩子不懂事儿,你教训的是......”

姓赵的老捕快掂了掂手里的铜钱,这才满意笑道:“嗯,这样才对嘛......做生意讲究个眼力见儿,有眼色的才能做下去!”

说着,他跟胡二黑转身就要离去。

事情到了这里,按说也就该结束了。可偏偏就在此时,一个穿着单薄的汉子,却操着一口浓重的外乡话喊道:“站住!你们身为公门衙役,欺负美娥嫂这孤儿寡母,还有没有王法天理了?”

刘美娥一听这个,面上的表情不是欣喜,而是疑惑的惊恐,赶紧开口道:“大兄弟,你认识我?......不,你赶快走吧,这不是你能管的事儿!”

可那外乡人却根本不理,反而继续上前道:“你们这些奸狠皂隶,良心都让狗吃了!美娥嫂拉扯两个孩子,本来就不容易,你们还如此敲诈勒索,简直不是人!”

两个捕快一听这个,再看周围那些百姓愤恨的眼神,当即便怒了:“刘美娥,你从哪里找来的野男人,是不想活了吗?看来,今天必须给你们一点教训,否则,这衙前街就没了规矩!”

说着,这两人便抽出了铁尺,向着那外乡人冲去。

而那外乡人却一点不慌,矮身躲过当头砸来的铁尺后,一拳打在胡二黑的肚子上。随后又是一个扫荡腿,绊倒了那个姓赵的老捕快。

只是一瞬间,这两个捕快便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何瑾直接都傻眼了:赖三儿,你哪儿找来的这人,身手不错啊......不对,计划是这人挨揍被扔进牢里,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幸好,那外乡人是记得剧情的。

只是一脸疑惑的样儿,表明他其实也很无奈:你们这俩捕快,也太不给力了啊,主家还交代要我动静闹小点儿的......

“gǒu zá zhǒng,敢殴打官差,你这是在找死!”

胡二黑率先反应过来,又是一铁尺狠狠甩去。那外乡人知道自己不能再躲避还手了,干脆一提气紧住了身子,任由铁尺抽中了腰肋。

随后,他便装作一副打不过的样子,抱着脑袋蜷着腿倒在地上。任由那两个捕快的铁尺,犹如暴风骤雨般砸在身上。

一旁的百姓看到这里,终于都忍不下去了,纷纷开口道:“够了,够了,你们这是想要人命不成?!”

尤其刘美娥,更是看不过眼,也上前赶紧劝说起来。

可不料胡二黑已打出了火气,直接一脚踢飞了摊位蒸笼,叫嚷起来:“今天就是要给你们个教训,敢不交例钱,都先去牢里好好吃几天饭再说!”

说着,胡二黑则直接扭住了刘美娥的胳膊。那姓赵的捕快也拿出了铁链,将那外乡人绑了起来,凶狠地向周围百姓吼道:“都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的榜样!”

虎头这时再也忍不住,嗷叫了一嗓子就冲了上去。可结果,却被胡二黑一脚踹在前胸,直接跌了个头破血流!

满街的百姓一个个气愤填膺,可顾忌官府的凶威,谁也不敢去拦。只能看着两个捕快押着人离去,二丫直接吓得哇哇大哭,让人听了都撕心裂肺。

待人走远了,一旁的百姓才有的帮着收拾了摊位,有的抱着虎头想去带医馆,有的妇人哄着二丫......而更多的,还是恨恨跺脚叹气,不知该怎么办。

然后,终于有人兴奋喊了一声,道:“赖大官人来了,赖大官人有没有办法,救救美娥一家子?”

何瑾给赖三儿的钱,可不是光让他请泼皮无赖喝酒的,还让他深入民间,做好事儿、买名声。

毕竟,一个泼皮无赖是被百姓群众排斥的,也是做不成事儿的。可一个浪子回头,却是金也不换,很让百姓们喜闻乐见,也更能聚拢城狐社鼠。

而赖三儿也严格遵从何瑾的交代,看到谁家有病有灾有难的,就尽量出手帮一把。故而短短时日,他就由人人厌恶的恶棍,变成了人人敬称的‘赖大官人’。

这时听完百姓们七嘴八舌的讲述后,赖三儿也装出一副犯了难的样子。

不过,他也是有剧本儿的。

随后就装作眼前一亮的样子,大声说道:“诸位听我说,这种事儿啊,向来只能是官府人,才能对付得了官府人......”

“可是,赖大官人,告官我们没门路啊!”

“那些皂隶衙役都是勾结好的,根本不可能让我们见官。”

“新来的知州,谁知会不会替我们作主?”

对于这个提议,百姓们都忧心忡忡:说白了,这事儿也跟他们无关。万一强出头,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怎么办?

可赖三儿却不发愁,而是伸出双臂压下那些声音,又道:“咱们不去见官,咱们找何小令史!”

“以前何令史就替我们出头,现在何小官人也是令史,为人也仗义。又都是街坊邻居的,他能不帮忙吗?”

这提议一出,百姓们纷纷认可,高声道:“对,我们去找何小令史。”

“何小令史一定会给我们撑腰的!”

“嗯,我也觉得瑾哥儿是好人!”

‘好,好个毛线呀......这馊主意,就是他出的好不好?’

心里嘀咕了一句,但赖三儿随后望向何瑾的院门儿,眼神儿便又坚定了起来:‘不过,我也相信,何小官人一定有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