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喝花酒的老司机

小说: 我不是佞臣啊 作者: 千里风云 更新时间:2019-07-27 05:58:12 字数:2767 阅读进度:125/495

夕阳下,郝有钱哈着那肿起来的猪爪,一脸的委屈:“老大,为什么话题是你先挑起来的,挨打的却是我?”

牵着大黑马的何瑾,忍不住心中发笑:“有钱,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不是谁错了谁就会受到惩罚的。而是谁比较傻,谁才是倒霉鬼。”

话说的冠冕堂皇、颇有逼格,但核心意思就一条:你精虫上脑、大喊大叫的,韩训导不揍你揍谁?

“嗯......反正挨了这顿揍,换来能同老大喝酒,也算值得了。”郝胖子点头思忖了片刻,竟莫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何瑾一下便无语了:这特么什么神逻辑,你就是不挨揍,我也会跟你喝酒的好不?

两人一路闲扯着,便来到了城里的小秦淮酒楼。

这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儿,却正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眼前酒楼有四层高,门脸装修十分气派。一串串的灯笼从楼顶直垂到一楼,红男绿女站在楼上俯瞰灯火通明的夜市,也被楼下的人观看。

酒楼前人喊马嘶大呼小叫,有骑马独自前来的,也有的坐着高大马车,更多的还是信步前来。走到拦车马的木栅栏前时,何瑾清楚地看到,郝胖子深吸了一口空气里的脂粉气,陶醉得浑身肥肉都在哆嗦。

就这么一瞬,他忽然就不想跟胖子一块儿进去了。不过想想今日来的两层目的,还是咬了咬牙,心中暗道:我忍!

还没抬脚进去,便有一个穿绸衫的汉子猛地蹿出来,赶到何瑾面前深深施了个礼:“二位官人请了,小人麻六,敢问是否有约?”

“没有。”何瑾望着一脸懵的郝有钱,瞧出他其实也是第一次前,便摇头道:“我们是临时过来的。”

“二位官人来的正是时候,名动中原的寒霜姑娘入驻我们小秦淮,打算今晚以文会友,歌舞献艺,二位官人尽可大饱眼福。”

“嗯......果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前面带路。”一听这个,何瑾不由会心笑了。随即掏出了一把宝钞,打赏了这小二。

“好嘞。”麻六得了赏钱,麻溜儿地便接过了何瑾的大黑马,交代酒楼的伙计好生照料。又转身掀开门帘,请何瑾和郝有钱进去,同时高声对里面喊道:“贵客两位,请上楼......”

进去后便看到,这家酒店内部呈回字形结构,中间竟是个天井。天井上有舞台,台上有个乐班在奏乐,每一层的客人,都可以清楚的听到看到。

二人被带着到了二楼,找一张邻着天井的座位坐下。虽说不是单间,但座与座之间,有纱帘间隔,给客人营造出相对私密的空间,又不会觉得憋闷。

这时麻六便卖力的忙活起来,一面里外张罗茶点,一面将店伙计找来,顺便还小声问何瑾道:“官人需要几名姑娘?”

“最少来四个,我们一手搂一个!......不,还是越多越好!”

何瑾还没开口,郝有钱就先嚷嚷起来了,一张肥脸激动无比,跟大草原春季fā qíng的动物一样。

这一下,何瑾不由默默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自我催眠道:“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麻六一时也有些傻眼,虽然磁州人人都知小秦淮就是个大窑子,但对外也是主打美食和美色的,而非以青楼自居。

这里面的姑娘,也至少表面上都讲究着卖艺不mài shēn,招揽的也是有钱有闲的所谓文人雅士......像郝胖子这样一上来,就摆明要炮打江山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好在,人家业务技能很是过关,尬笑了一下后,道:“这位官人,咱酒楼的姑娘可都是很洁身自好的。倘若官人才华横溢,俘获了美人芳心,当然也是没人拦着的。”

郝胖子闻言却一脸的懊恼,道:“可我没什么才华,就只有钱......”

如此耿直的话出口,让知情识趣的麻六,都不知该怎么接了。

何瑾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有钱,才财互通嘛,何必那么较真儿......这位小哥儿,我等也未见过这里的姑娘,不妨先让我们欣赏一番如何?”

见何瑾会说话又会来事儿,麻六脸色这才放松下来,满脸堆笑道:“官人客气了,请稍等片刻。”

不一会儿,莺莺燕燕便鱼贯而入。站定身后,便恭敬地一起道声万福,等着何瑾和郝有钱挑选。

这一下,郝胖子的眼珠子都快看直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知该怎么办。

何瑾老司机当然轻车驾熟,选了一位看起来面向温婉羞涩的女郎,道:“还请这位小姐移步。”

待何瑾这里都挑好了,郝胖子那里还拿不定主意。

何瑾看着又觉得尴尬,就指了一位胸大外向、主动向郝胖子抛媚眼儿的女郎,问道:“这位小姐如何?”

郝胖子还是犹豫不定,道:“我看着都挺好,更喜欢那个面若寒霜的。”

何瑾一看郝胖子指着的那姑娘,只见那姑娘的确比其他姑娘漂亮了一点点,但神态中很有一丝丝的清冷。

他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暗道:清纯童子鸡的眼光,果然是不行啊......这样的女子明显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越是上赶着,她越是瞧不上你。

于是,何瑾开口道:“有钱,我不建议你选她。不过,反正你有钱,拿钱买买经验也是好的。”

郝胖子这就不信邪了,道:“那我就要她了!”

挑选完毕,其他女郎便再施一礼退下。何瑾这里挑选的小姐,便默不吭声地开始摆放器具,给何瑾端茶递热毛巾,周到地伺候起来。

反观郝胖子选的那位,虽然同样也是如此,但动作明显敷衍了许多。尤其郝胖子越是想着亲近,她还刻意保持了距离。

何瑾瞅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擦过手后,对着身旁的姑娘言道:“这位小姐,酒楼里怎么如此冷?”

那姑娘显然不知该怎么答,可何瑾却已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眨了一下眼睛道:“小姐,你摸摸看是不是?”

那小姐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将手抽出,只是反应过来后,生硬地媚笑了一下:“那,那奴家给官人暖暖?”

“好呀......”何瑾再度一笑,猛地就把姑娘抱了过来。在姑娘的小声惊呼下,那手竟已伸进了人家姑娘的绫衣中,于两团温香软玉中受用不尽。

姑娘面色顿时绯红,气得开始挣扎。

但何瑾早有准备,已摸出了一两银子,塞入了姑娘的手中,附着人家的耳朵言道:“多谢这位小姐如此尽心......”

来这里的姑娘,面相再温婉青涩,也不可能是良家女子。

何瑾这一手儿又玩得相当漂亮干脆,当即便俘获了这姑娘,羞涩道:“还,还请官人莫要得寸进尺。”

“在下当然懂得分寸,请小姐放心。”何瑾哈哈大笑,随即就在姑娘脸上香了一口。

开玩笑,前世大学毕业后的三年里,何瑾他不是在喝花酒,就是在喝花酒的路上。对付这么一位明显新来不久的雏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郝胖子看着这一幕,简直都傻眼了:老大,果然不愧是磁州城里的江湖老大!这胆大皮厚的本事儿......真是绝了!

怪不得沈家那骄傲如天仙一般的沈秀儿,都被老大征服了。

于是,郝胖子当即也掏出了一两银子,对着身旁的姑娘嘿嘿笑道:“这位小姐,在下的手也冷......”

郝胖子满心以为,这样就能得到跟何瑾一样的待遇了。

可想不到,那小姐竟面露鄙夷,开口道:“这位官人请自重!奴家可不是那等见钱眼开、不知廉耻的人,少拿这点臭钱脏了奴家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