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锦衣卫哪有生意重要?

小说: 我不是佞臣啊 作者: 千里风云 更新时间:2019-07-27 05:58:33 字数:2936 阅读进度:158/495

陈铭搔了搔头,也觉得这封公文莫名其妙:整个磁州境内风平浪静的,哪有什么白莲教匪作乱?

可朝廷的公文,又不可能会作假。上面明明写了河南十余州县,俱有白莲逆匪混入灾民中结社图谋。

更令他们难以相信的是,公文上说,就跟磁州挨着的彰德府治所安阳,白莲教匪甚至还组织了一起暴动,冲击官衙。听起来,声势闹得还挺大的......

但磁州这里,真的屁点事儿都没发生过啊......

“东翁,公文上是说灾民里,混入了白莲教匪?......”揪着胡子的陈铭,突然抓住了重点,望向姚璟言道:“灾民的安置事宜,一直都是由润德负责的啊!”

“不错!”姚璟也反应过来了,当即起身向外吩咐道:“姚福,去将润德给我找来,本官倒要看看,他又耍了什么幺蛾子!”

“嗯,知州大人还是快些为好。本官也想知晓,那些白莲教匪到底被如何处置了......”姚璟话音一落,签押房外便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此时刘火儿当即上前,对姚璟禀述了一番事情的经过。

这时候,两位锦衣卫已在来衙门的路上,路过了酒楼,换上了他们特有的服饰。

当前那位年长瘦削的中年人,一身妆花绢织造的飞鱼钦服,上面绣着金线绘制的飞鱼祥兽,栩栩如生。

身后那位年轻人,同样身披飞鱼服,腰系鸾带,手持绣春刀。只不过,两人一对比,显然前者的衣料织工更高级。

姚璟当即上前见礼,问道:“二位便是公文上所提及的锦衣卫?”

“不错,本官便是锦衣卫大汉将军千户孟文达。”

孟文达言罢,随即又掏出三大宪的旨意,宣读道:“鉴白莲逆匪于河南作乱,特设千户所以镇抚。一应事宜,皆以都指挥体统行事!”

锦衣卫离京办事,着飞鱼服,以示天子钦差身份。

光靠这身衣服,就能让地方大员退避三舍。更不要提,这孟文达还有着三大宪的旨意,可凭都指挥体统行事。

所谓都指挥体统行事,就是指他们要办的事儿,可不经当地州衙官府,直接以军法体统处置。同时,当地的州衙官府,还要积极主动配合,否则便是抗旨。

对于姚璟来说,人家锦衣卫这就是指名道姓、拎着狗头铡,来找自己亲亲弟子了。

不管之前如何想,他现在却完全心忧如焚、面色苍白,开口道:“孟千户,润德年纪尚幼,办事儿难免不当。”

“况,况且......此事乃因下官无能,才交由润德去办。若是有什么过错,也当是下官来承担!”

前面的话还有些慌乱,可到了后面,姚璟便下定了主意,语气坚定起来。

孟文达听着一番师徒情深的话,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赏。

但他身后那年轻人,却冷哼了一声,道:“那敢问姚知州,你可知本州的白莲教匪,都如何了?”

“这?......”姚璟不由一时语塞。

“姚知州不必多虑,我等前来,不过寻何司刑了解下情况。”孟文达这时却和声细语,同时也隐晦地催促了姚璟一番。

姚璟无奈,只能再度认真吩咐姚福,前去将何瑾找来。

姚福当即一路小跑儿着,来到了何瑾的家中。

可问了门子后,才知何瑾根本没回家,而是去了郝富佑的家中。姚福只能又继续小跑儿,奔着郝家而去。

可刚到郝家,便听到书房里郝富佑一声惨叫,声音悲愤不已:“何司刑,你可不能这样啊!”

被锦衣卫弄得神经有些过敏的姚福,当即推门而入,却发现里面并未发生啥凶杀事件。

只见郝富佑满脸涨红,胖胖的右手捂着胸口,一副被气得喘不过气的激动模样:“何司刑,做人要厚道!”

“你让我买煤炭、买水泥,抽调工人疏通运河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让我去滏阳河监工?监工也就算了,你还不打算给工钱?......就算你是衙门里的司刑,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

话音落下,两人才顾得上扭头儿,看向了来得有些尴尬的到姚福:“那,那个何官人,大老爷让我......”

“师父找我啊?”何瑾却不待姚福说完,便摆摆手道:“我大概知道啥事儿,这不正跟郝员外交代监工的事宜嘛。你先等会儿,我谈完就跟你回去。”

“不,不是大老爷,是,是锦衣卫来了!”

“锦衣......卫?”何瑾显然也惊了,不由扭头儿问道:“他们怎么又来了,不是都传过旨了吗?”

“这次也传旨,不过更是专门儿来找你!”

“......”何瑾顿时一头黑线。

细细询问了一番详情后,何瑾不由托起了下巴,目光幽幽地陷入了沉思:“你是说,刘捕头从灾民里,发现了这两位锦衣卫大人?然后,他们是为了白莲教匪的事儿,跑来找我了?”

“嗯,不错。”姚福等得都有些焦急,伸手就打算拉何瑾走。

可何瑾却一侧身躲开了他的手,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大概也猜出他们什么事儿了......既然来了,就让他们等等呗,我跟郝员外谈完事情就过去。”

郝富佑一听这话,吓得魂儿都要没了:“何司刑,那可是锦衣卫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跟我谈生意?”

一旁的姚福也惊了,同样催促道:“就是,何官人,你怎么敢让锦衣卫等你!”

何瑾却一摊手,道:“锦衣卫要是想处置我,你说我能跑得掉吗?”

郝富佑和姚福对视一眼,不由同时摇了摇头:这大明天下,俱是王土,除了扬帆出海,能往哪里逃?

“这不就得了。”何瑾却还是淡定如常,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早去晚去都一样,我还为啥还要上赶着?”

两人再度对视一眼,这次是深深点头。

随即,郝富佑更是好似受到了感染,道:“何司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是个能办大事儿的人。”

“在下不才,就陪何司刑将生意谈完!......嗯,嗯,既然何司刑都说自己躲不过了,那滏阳河的工程,不如就转给在下如何?”

“你想得美!”何瑾却笑了,道:“就算我出了事儿,工程也会优先转给秀儿,给你干什么?”

“怎么有好事儿记得沈家,干活儿出力的事儿就是我郝家?何司刑,你这可有些说不过去啊......”郝富佑佯怒,打起了感情牌。

但何瑾何其无耻,直接一撩手,道:“秀儿能嫁给我,你儿子能行吗?”

郝富佑顿时被将军了,憋了半天,才支吾开口道:“要,要是何司刑不嫌弃,一个儿子,在下也不是舍不得......”

“......”何瑾再度一头黑线,明白人家郝富佑能成为好富有,真的是些有手段的。虽然,这手段有些......臭不要脸。

“这话题就此打住罢。”

这会儿,何瑾也有些不耐烦了,亮出了底牌道:“郝员外,让你监工滏阳河工程,我是在帮你啊!”

说着,他便从怀中掏出了一片图,铺在条案上道:“你看,这是丁逸柳设计的鼓山煤矿规划图。”

“等修完滏阳河工程后,鼓山煤矿就要大兴土木了。你说这等囊括了员工宿舍、办公楼、商铺、澡堂、酒楼的一系列大工程,交由哪家才合适?”

出于商人的本能,郝富佑对照着图纸,当即在心里快速的计算了一番:这幅规划图可谓大手笔,简直相当于在磁州城外,又开辟了一个新城!

这样的一笔大工程下来,恐怕一两年都不见得能完工。其中所用的耗费,何止几十万计?

而且,随着鼓山煤矿的发展,后续工程也会源源不断!

如此一项大工程承包下来,郝家一下便会赚得盆满钵溢。这样算下来,前期先免费给何瑾打打工,很是值得的!

然而,就在郝富佑已激动地浑身乱颤,心里千肯万肯的时候。何瑾却嘿嘿一笑,接着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图:“郝员外先别急着答应,再看看这张规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