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低调一些都不行?

小说: 我不是佞臣啊 作者: 千里风云 更新时间:2019-08-02 13:51:56 字数:2987 阅读进度:388/485

大明成祖皇帝,就是那个夺了自己侄子皇位的朱棣。后世对他褒贬不一,但有一项却是都认可的。

那就是朱棣是个闲得蛋疼、但又级狠的猛人,天天没事儿就拉着兵马,到大草原上来玩十日游啊,一月游啊神马的。

拉着几万人甚至是十几万人的巨型旅游团,跑到大草原上就是欺男霸女,打得已经分裂的蒙古哭着喊着求饶,可这家伙就是蛮不讲理,逮谁揍谁。

而这位优秀的军事家,针对蒙古铁骑的优劣,还特意发明了一套‘要你命三板斧战术系统’。

所谓的要你命三板斧战法的操作过程,就是何瑾这样的。

首先,在发现敌方骑兵后,做好火炮、火铳和gōng nǔ的发射准备,在统一指挥下进行齐射。这轮齐射是对敌军骑兵的第一轮打击,也就是第一斧头。

当然,这里何瑾做了升级和改进,由一轮的齐射,改为了三段连射,大大提高了杀伤力,更加重挫敌军骑兵的士气。

射击完毕后,弩手和火铳手就会撤退到队伍的两翼,然后骑兵会立刻补上空位,对已经受创的敌方骑兵发动突击,这就是第二斧头。

骑兵突击后,步兵就会发动进攻,他们经常手持着克制骑兵的武器{如长矛、钩镰qiāng等},对蒙古骑兵发动最后一轮打击,这也是最后一斧头。

这一套完整的战术系统,弩铳居前,马队居后,步卒次之。有条不紊,依次递进,杀伤力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加强。

很明显,这种战术系统其实很无赖,一点都没有真刀真qiāng、说干就干的铁血悲壮。可问题是,这等战术系统的确很有效啊!

尤其,很适合眼下何瑾麾下的新军。

真正跟阳武侯麾下的骑兵死磕,何瑾保证自己的新军,会被杀得片甲不留。

可新军纪律性强、组织度高,采用了这等‘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的战法后,就会杀得对面清一色的骑兵哭爹喊娘。

果然,徐光祚带领着五百骑兵一冲入,立时如虎入羊群。

虽然大家都是骑兵,可一方完全被打懵了节奏,另一方却头脑清晰、气势如虹。当先的徐光祚挥舞着手中的烧火棍......呃,没办法,操练可不能用要人命的点钢qiāng。

反正他一面手中棍影连连,威不可挡,一面带领着麾下骑兵穿凿突纵。

几乎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五百骑兵已经将对面的骑兵阵型,冲击地七零八落,直接捅了一个对穿。

这时候,何瑾也适时举起了手中的第三面旗帜。

此时,步兵方阵已完成了对弩手和火铳手的保护,在常怀先的大声指挥下,向着敌方方阵发起了tú shā。

躲在阵心的弩手和火铳手,就不会三段连射了,而是看准了哪里骑兵人多,就往那里抛射,进一步将骑兵阵型射乱。

步兵们则先是用大矛顶住骑兵的冲锋,随即就有刀盾手举着大盾上前,将骑士们从战马上撞下来。

还有一名手持钩镰qiāng的士兵,要么抽冷子勾马腿,要么收割倒地的骑兵。

整个战斗下来,对方骑兵要么一脸懵,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么就是大吼大叫着,打算单打独斗。

可单打独斗,又根本架不住人家上中下三路齐招呼,连个对换的机会都没,身上就沾了白灰。

更何况,随后还有徐光祚的骑兵,又杀了一个回马qiāng。整场战斗下来,阳武侯麾下的骑兵,简直就如同一个个被玩弄的小丑,输得稀里糊涂。

最终统计战果,阳武侯薛伦那里全灭,何瑾这里只损伤了不足三百人。

就这样,那三百人里还有不少叫屈的呢,说敌方骑兵明明都已经阵亡了,还耍赖诈尸捅自己的屁股......

看完这一幕的张懋和马文升,简直一脸懵傻。

他们怎么也不相信,才训练了三个多月的新兵蛋子,竟然将京营的精锐老兵,打得如此丢盔弃甲。尤其伤亡比还如此悬殊,简直就跟大人欺负三岁小孩子一样。

而阳武侯则愣愣望着自己手下的残兵败将,脸色黑得如锅底,恨不得地上能有道缝儿,赶紧让自己钻进去......

其他不懂军事的文官们,也都一头雾水。但随即想到弘治皇帝宣布改革军制一事,不由又似乎明白了什么。

弘治皇帝此时则面色变幻莫名,欣喜到简直无以复加。可最后,他忽然又脸色一凝,厉声喝道:“何润德!”

“哎,陛下,来了来了,臣来了......”

嘚瑟中的何瑾,没听出弘治皇帝语气有些不一样,屁颠颠儿地下了马,又欢快地跑到了点将台前。

然而,面沉如水的弘治皇帝,却一句话都没说,带着一众文武百官就走向了中军大帐。

一头雾水的何瑾,则眨着无辜的眼睛愣在了原地:又不按套路出牌?......这时候,你不该夸我很英俊很有智谋,然后颁赐新军一个高大上的番号吗?

算了算了,反正你没朋友......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随朕过来!”看到何瑾那副模样,弘治皇帝还特意停步,催促了一句。

到了中军大帐,弘治皇帝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主位。待文武百官站定之后,他猛然一拍面前的案几,喝道:“何润德,你还不速速说来!”

一下子,何瑾都傻眼了:我,我该说什么啊?......

这时候,朱厚照也分不清到底什么情况,赶紧上前问道:“父皇,何千户训练有方,指挥若定。如此打赢了京营的将士,难道也要受罚?”

“当然......不是!”

弘治皇帝明显有些激动上头,道:“他如此懂得练兵,朕自是欣喜不已!只是,朕恨他这么长时间,竟从未言过此事,实在......”

说到这里,他随即也尴尬了:是呀,人家何瑾能怎么办?难道应该气势十足地跑到自己面前,拍着胸脯说他是个练兵奇才?

自己不一脚踹飞了他才怪!

然而见识了刚才一幕的弘治皇帝,又迫不及待想知道,这小子肚子里到底还有多少货,干脆就耍赖道:“怀才不告,亦是欺君!”

何瑾一下就愣了:低,低调一些都不行?......可问题是,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优秀啊。

算了算了,反正不打算跟你做朋友了,你说啥就是啥吧。

想到这里,他就叹了一口气,道:“嗯......微臣虽然英俊潇洒,学究天人、才富五车,但知识也都学杂了。陛下到底要臣说哪方面,不知可否给个明示?”

听着何瑾如此恬不知耻自夸,弘治皇帝嘴角不由一抽抽儿。可没办法,自己酿的苦酒,含着泪也要喝下去......

“就,就说一下你练兵的心得!还有,朕听说你还要创建军校,不知这个跟军营又有何关联?”

“练兵的心得啊......”何瑾想了想,只能摊手道:“之前都跟陛下说了啊,就是先从一举一行、衣食起卧练起,制定相应的考核评选机制,同时还要树立大明军士的自尊和荣誉感之类的。”

“至于军校嘛,自然就是中低层武将的培育基地。”说起这个,他倒还有些话题,道:“军营在微臣看来,就是训练合格士卒的地方。”

“身为大明军士,首要在军营当中锤炼,先第一步从衣食住行方面,习得军士的标准,能读书识字,心中树立起大明军士的军容军貌和荣誉感。”

“其次第二步,就当练习马步箭及qiāng、刀、剑、戟、拳搏、击刺等法,还有营阵、地雷、huǒ yào、战车等项,成为一位能上场杀敌的勇士。”

“达到这两点后,战场上再立两功,至少也会是把总一类的底层武官了。而这样的武官,便应送入军校继续深造。”

“深造什么?”一番话句句说到了弘治皇帝的心坎儿上,见何瑾这时候忽然停顿了,不由催促道:“速速道来!”

“呃......这个深造嘛,也是要从衣食住行做起的。”

这会儿何瑾却好似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有些扭捏:“这衣食住行啊,衣是排在首位的,陛下请看臣设计的新军服......”

这话一落下,满帐皆惊:好小子,故意卡这个点儿上,不忘推销军服......你真是挣钱不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