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一章 虎头蛇尾

小说: 我不是佞臣啊 作者: 千里风云 更新时间:2019-08-13 22:58:01 字数:2737 阅读进度:411/437

“何瑾,你敢对总兵官不敬?!”

朱晖还未反应过来,身后的家将却已拔刃在手,厉声喝道:“你这是在以下犯上,动摇军心!”

然后,何瑾眼皮子一抬,就挥了挥手。

一直藏在点将台后的刘火儿和陈明达,便带着十名锦衣卫走上台前,掣出绣春刀怒声呵斥道:“放下兵刃,尔等是要zào fǎn不成!”

如今刘火儿和陈明达已是锦衣卫小旗,手下自然各有五名锦衣卫手下。这些家将看到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登时惊惧地望向了朱晖。

朱晖气得怒极反笑,扭曲着一张脸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果然如老夫所料,目光短浅、毫无大局,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何瑾敏锐地把握到了这句话的关键词,仍旧笑着说道:“大局?......你所谓的大局,是不是关外鞑靼铁骑在伺,固原城中兵无战心、人人思逃?”

这话落下,朱晖猛地面色一愕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但何瑾却未回答他,继续言道:“同时,城中的权贵武官又各有所图,处处掣肘,让你疲于应对,根本无心完成陛下所托付的守御边关重任?”

“你,你竟然连这些也知道?”朱晖震惊无比地看着何瑾,万万没想到,这少年竟然好像什么都知道!

可何瑾却谦虚地笑了一笑,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哦,纯粹都是猜的,不必太当真......不过呢,还是很感谢你这样努力配合表演。”

朱晖一愣,完全不明白何瑾到底要干什么:如此关键的点上,你却戛然而止,这是要急死人吗?

就不能跟老夫好好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想着如何解决吗?

你这样,很容易挨揍的知不知道!

可何瑾似乎就是打定主意,要憋死朱晖一样,忽然又回到了正题,展开圣旨道:“保国公,圣旨上写的很清楚,犒赏将士一事,是交由英俊潇洒的兵部职方主事来做的,你这是要抗旨不成?”

“英俊,潇洒?......”朱晖咬着牙念出这四个字,忍不住就要咆哮:圣旨上哪里提这四个字了!

你别乱加形容词行不行?

一套连击,打得朱晖很是气急败坏,扭曲的方脸上笑着笑着,忽然就......又笑得神秘了起来。

甚至,都可以说是诡异。

“好,好小子......果然初生牛犊不怕虎。”

朱晖边说边转身,笑得是愈加畅快了:“既然你都知道了老夫的难处,那老夫就让你一回,看你到底有何妙策,能解得了这宁夏一线的困局!”

言罢,他竟然就走了点将台,连头都没回。

此时点将台上的一众武官将士,也都恶狠狠地瞪了何瑾一眼,转身开始离去,明显要将何瑾晾在这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何瑾却又摆摆手,道:“别人都可以走,李都督请留步......”

李俊猛然回头,出乎何瑾意料的是,这位都督大人并未长着一副鲁莽难看的脸,也一点都不阴鸷渗人。

相反,人家面容刚毅,很有那种成熟中年男人的魅力。

甚至一双眼睛当中,还略带几分忧郁。何瑾可以保证,他走到京城的街道上,绝对会让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偷偷多看上一眼......

一下子,他顿时就感觉很不好了。

尤其,人家李俊见他唤住了自己,还愕然地笑了一下,诧异道:“不知何主事找本都督有何要事?”

妈的,连嗓音都这么有磁性,态度也如此彬彬有礼......简直不能忍啊!

一下子,何瑾就忍不住摆了一个气势雄浑的造型,并指如剑喝道:“当然是你派人截杀本官的事儿发了,留你下来是要你配合调查!”

这话一出口,整个校场顿时一片哗然。

尤其朱晖身边的一众将士,看样子更是要冲上点将台,拔刃将何瑾砍成肉泥!要不是朱晖连声呵斥,恐怕点将台上就会酿造一场喋血大案。

这样的反应,实在出乎何瑾的意料:完了,人家的魅力竟然还这么高!......

接下来,李俊的反应就更让何瑾郁闷了。

只见人家一点都不惊讶,反而主动解下了兵刃、印信,交给刘火儿后道:“何主事奉圣旨而来,有并施奖赏之权,本都督自然要配合调查。”

说着,一副不抵抗、不争辩、也不负责的态度,像极了始乱终弃的渣男。

看着锦衣卫将李俊带下点将台,何瑾敏锐地感觉到底下的兵士,看向自己的态度开始不一样了:由刚开始的兴奋激动,变成了一种压抑的愤怒!

一下子,这套恩威并施的对子牌,就让他感觉索然无味了。

原打算着,还要现场颁赐饷银、收买一波人心。可现在,何瑾却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挥手道:“行了,犒赏一事,少时由各千总来新军营领取!”

“本官麾下将士,将分散各营各寨,随时跟进。务必保证每笔饷银,都发到了将士们手中!同时,各营各寨的将士,随时可来新军营当中举报,如有贪墨军饷一事,本官替你们做主!”

言罢,他便怒气冲冲地走下了点将台。一场主动出击的好牌,莫名其妙就有些虎头蛇尾的味道。

回到新军营中,何瑾第一件事儿就是回到自己房间,想找出一面镜子。

可就在他翻找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一切要暗搓搓地来,哈?......本宫倒是觉得,你今日在点将台上挺高调的啊。”

“嗨哟......妈呀!”

本就心里有事儿的何瑾,猛然一听朱秀英的声音,顿时吓得一蹦三尺高,捂着胸口道:“你干什么啊!.......就算贪图我的美色,就不能收敛点儿吗?”

这话本就是他嘴贱的日常,自然也气得朱秀英面色含霜。可随后看着随意坐在椅子上的朱秀英,他忽然眼睛就亮了。

只见朱秀英今日穿了一件艳丽的鸳鸯战袍,一袭朱红色遮腿战裙。成熟曼妙的身子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如同一幅跌宕起伏的美丽山水。

尤其别的女兵都遮住膝盖的战裙,到她这里却只遮挡住大腿,愈加显得一双长腿惊心动魄。而那副调侃和慵懒的姿态,偏偏又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冷艳。

美貌古装美女与zhì fú yòu惑,瞬间完美地融合了在一体......这次第,怎能不让刚受了李俊打击的老司机,心湖泛起一丝丝的涟漪?

于是,下一刻何瑾就扭捏了起来,绞着手指脸红地言道:“其,其实呢,贪图我美色也没什么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反过来也一样,英俊少年,美女也好逑嘛......”

朱秀英先被何瑾那怪异的眼神儿看得心中发毛,随后又见他一副吃错药的表情,含羞带怯地说出这么一番不要脸的话。还偶尔抬起眼睛,扑闪扑闪地看向自己,一副认卿采撷的模样......

一下子,她就缓缓站了起来,俏颜上带着柔情的笑意,走向何瑾伸出芊芊玉手......然后,一巴掌就狠狠拍在了,他的后脑勺儿上!

将何瑾拍到在地后,她还不解恨,又是一脚接着一脚踩下去,边踩边骂道:“你这该死的貔貅,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本宫贪图你的美色,你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啊!......”

何瑾赶紧蜷曲起身子,捂头抱脸,保护动作反应简直堪称神速。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愤怒。可随着一脚接着一脚的摧残,反而又感到了一股kuài gǎn......

我不是佞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