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四章 这你都有法子?

小说: 我不是佞臣啊 作者: 千里风云 更新时间:2019-08-15 10:13:17 字数:2986 阅读进度:414/485

“真相竟然是这样?......”听闻李俊的叙述,朱厚照不由一脸茫然,道:“竟然这样简单荒谬?”

周围众人听了这话,不由深有同感:来此之前,他们都忍不住猜测,宁夏一线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会不会是将官权贵们贪婪无度、丧心病狂,只为一己私利,便置大明边关于不顾,弄出了这等弥天大谎。

那一个月的路程上,他们都下定了为国除奸的决心。甚至想着就算牺牲性命,也要将真相大白于天下!

可想不到,真相就在何瑾的一番巧妙引诱下,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一时间,他们都感觉有些虎头蛇尾,还有种欲求不满和进退两难的感觉——这样的真相,实在太恶心人了啊!

最主要的是,这怎么向弘治皇帝汇报?

说那个中官太监苗逵贪功谎报,是罪魁祸首?......可人家刚开始就没谎报军功,不过交代了一场小捷。且身为中官监军,人家是有权上奏战报的。

说右都御史史琳不辨是非,引发了谎报乱报的开端?......可人家也只是心忧战事,闻讯而喜。纵然奏报中稍微夸大了一点,但也没到谎报乱报的地步。

说勋贵武官们欺瞒谎报朝廷,罪大恶极?......可人家要是不那样做,本就低糜的士气就会更加低糜。而且生生截下那些受赏名单,将他们定为罪人,满营将士不哗变才怪!

说满营将士目无忠义,枉愧朝廷恩养?......可人家当兵就是为了能吃粮活着,最好还能养活一家子。连这点要求都达不到,凭啥豁出性命去跟边关外的鞑靼铁骑拼?

每个人都有错,但每个人又都好像没错。

一下子,房间里陷入了长久的寂静,只留呼吸之声,清晰可闻。

李俊环顾周围之人,不由苦笑了一声:“诸位,现在知道本都督,为何不肯说出实情了吧?只因这实情就是个泥潭,你们一旦踏足,就深陷了下去,无法挣脱!”

“少来这一套!”

朱厚照当即就急眼了,道:“我等可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我等只是奉父皇之命,前来调查此事的。现在真相大白,赶回京城复命便是!”

这话说完,一直没吭声的何瑾,不由嗤笑了一声,道:“太子殿下,你这不是在坑爹吗?这一摊子倒灶的事儿,好意思扔给陛下处置?”

说完,不待朱厚照反驳,何瑾又苦笑了一声,继续道:“再说,你们真以为陛下和大学士派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调查此事?”

“难道不是?......”朱厚照疑惑了。

“当然不是!”何瑾当即开口,情绪一下激动起来了,道:“假如只是调查此事,派一个孟文达就够了,还用得着我?”

“假如只是调查此事,陛下会在派我之前,特意入新军营检阅我会不会带兵?”

“假如只是调查此事,会钦赐王命旗牌、还有尚方剑这等大杀器?”

“假如只是调查此事,我会在没来之前,足足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甚至都想着如何扬帆出海?”

这一刻,朱秀英也忍不住了,愕然不已地问道:“你是说?......来此之前,父皇和内阁大学士们,已大概猜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们真当陛下和内阁大学士,是吃干饭的啊?”

说到这里,何瑾不由又苦笑了一声,道:“中官太监、右都御史、还有勋贵武官的奏折一张接着一张,还一张比一张夸张。”

“随后又是京城里传言四起,各地liú wáng灾民不断。只要前后认真一对照,陛下和内阁大学士哪能猜不出个七七八八?”

“大哥,那你的意思是?......”这下子,朱厚照可算明白了:“父皇派你来调查此事,不过是个幌子,真实目的是让你来这里力挽狂澜的?”

“阴险,实在太阴险了......这等帝王心术和手段,我可要好好记下。”说着,这倒霉孩子还真拿起了纸笔,写下了一行字贴心藏好。

“什么力挽狂澜,无非宁夏一线的情况,已濒临崩坏。陛下和大学士们,干脆死马当活马医,把我扔这里来瞎折腾一番......”

说着,何瑾还忍不住又笑了一下,道:“万一折腾好了,自然皆大欢喜;就算折腾坏了,无非提前挑破毒瘤罢了。”

“如此说来,你无论成与不成,父皇岂不是都不会怪你?”朱秀英娥眉一蹙,不知为何又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何瑾同样一蹙眉,不解地道:“你们女人的关注点,怎那么新奇?......我何时说过,陛下会怪我了?”

“那你为何死活......”

“死活不肯来这地方?......”何瑾一下就明白了,忽然又气愤不已地说道:“因为假如我要干好这件事儿,中官太监苗逵要杀我,右都御史史琳会嫉恨我。”

“还有那些上中下层的武官也想干掉我,更别提边关外的鞑靼铁骑,同样会不由分说就做掉我!”

说着,他就郁闷地一抱头,幽怨道:“陛下当然不会怪我,他明明是要弄死我啊!......”

一听这话,朱厚照忽然就紧张了,道:“所以大哥你就拐骗了我来这个地方,这算是......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嗯......”何瑾很诚实,点头应道。

当下朱厚照就炸了,叫嚷起来道:“好你个何瑾,我将你当大哥,你却要拉我垫背?......我跟你拼了啊!”

“我何曾不将陛下视作叔父,可陛下只因我英俊貌美、卓尔不凡,就把我扔到了这里?他这样对我,我就拐骗他的儿子,又有什么不对?”

“你,你目无朝廷、狂悖无礼!......父皇为君,你为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懂不懂?你敢拿自己同父皇相提并论,其心可诛!”

“反正你都来了,怎么,现在想当缩头乌龟了?”

“......”

就在两人吵得天翻地覆时,众人都不知怎么劝解时,一旁脑路新奇的朱秀英,这次却抓住了重点:“何瑾,你刚才说解决此事,才会招惹杀身之祸。言下之意,就是你有解决此事的法子?”

这话一出口,整个房间所有人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何瑾,包括朱厚照也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谁都不得不承认,何瑾很厉害,很是有些手段。可再厉害,他们也不觉得何瑾能解决此事。

整整宁夏一线,如此攸关大明边关安危的一个困局,就连手握至高quán bǐng的当朝天子,和久历宦海、精于权谋的内阁大学士都束手无策,一个区区十五岁的六品钦差,就能搞定?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故而,李俊便哀伤地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有的......本都督与保国公就此事,已不知商议了多少回,仍一筹莫展。”

“我虽然承认何主事有些手段,可......”

话还没说完,就被何瑾一个鄙视的眼神儿瞪回去了:“李都督,你是个武将好不好?......如此多愁善感、哀伤悲悯的,怎么不去写两首诗词儿?”

“陛下和内阁大学士想不出办法,是因为他们远在千里之外,根本不知如何下手。你们办不到,除却身在局中的次因外,就是......本身比较笨。”

“可我大概已经了解了情况,又没深陷其中。而且还英俊貌美、卓尔不凡,你凭啥觉得我办不到?”

李俊看着眼前少年自信的眼神儿,知道他不是在说谎。只是......卓尔不凡也就罢了,英俊貌美跟办成这事儿,有啥子的因果关系?

但朱厚照却不管这些,急忙问道:“大哥你真有法子?”

“有五成左右的把握。主要取决这段日子,鞑靼铁骑会不会突然来插一脚。”何瑾这下就认真了许多,回道:“假如没有干扰的话,说不定我还可以让太子殿下统御千军万军,跟鞑靼铁骑好好干上一仗。”

说罢,他就惋惜地看了朱厚照一眼,摇头道:“可惜,太子殿下就要当逃兵,准备回京城了......”

“回什么京城!谁说我要回去了?......”

朱厚照立时改口,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大言不惭道:“孤乃大明太子,岂能临阵脱逃?......孤要在此坚守最后一刻,与固原城共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