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在不在?(4000字)

小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作者: 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03-06 22:47:18 字数:4767 阅读进度:271/807

简单将锁头安装好,陈歌和小顾拖着怪谈协会成员回到一楼,将他们锁进了化妆间里。

“老板,就这样关进去安全吗?”小顾晃了晃门锁:“我的意思是用不用拿绳子给他们捆上?”

陈歌明显感觉到了顾飞宇的进步,他将身上的碎颅医生zhì fú脱下递给小顾:“不用管了,你穿上zhì fú回三楼的场景里,游客该等急了。”

“没问题,交给我吧。”

这一次小顾没怎么拒绝就换上了碎颅医生zhì fú,表现的很积极,跟早上过来时判若两人。弄得陈歌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被怪谈协会的鬼怪附体了。

“奇怪,你之前进鬼屋场景就跟上刑场一样,怎么现在变化这么大?”

“有吗?”小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穿着碎颅医生套装,做出这样的动作,带给陈歌一种严重的违和感:“其实我一开始认为鬼屋就是往死里吓唬人,觉得靠这样挣钱很不好,但后来看到你劝和那对情侣后,我突然觉得咱们鬼屋有时候也挺温馨的。”

“看来你一直对鬼屋存在误解,恐惧能让人卸下平日里厚厚的伪装,在这里只需要放开顾虑,尽情尖叫就可以了。”陈歌一本正经的说道:“快节奏的生活,各种不得不面对的压力,在这座城市里,总要有一个地方可以供人肆无忌惮的宣泄才行。你以为我们是在靠吓人赚钱,其实不然,我们只是在为他们麻木的心灵增添活力。”

拍了拍顾飞宇的肩膀,陈歌脸上露出宛如初阳般温暖的笑容:“用尽全力去带给游客惊吓吧,刚才那对情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轻易得到的没有人会去珍惜,所以只有在最深的绝望当中,才有可能遇到最美的意外。”

“恩!”听完陈歌的话,顾飞宇重重的点了几下头,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十分神圣:“我一定会认真扮演好自己角色!”

“加油。”看着顾飞宇充满干劲的样子,陈歌颇为欣慰:“年轻人就是比较热血,对了,你把我的号码设置成一键拨号,在鬼屋里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立刻向我汇报。”

“好。”

情侣吵架对陈歌来说只是一个插曲,让他没想到的是通过这个小插曲,竟然让顾飞宇彻底认同了鬼屋。

当然,小顾认同的是陈老板为他“描绘”出的那个鬼屋。

掀开厚厚的门帘,陈歌走出恐怖屋,休息厅里坐满了等待的游客,宣传效果好的令人吃惊。

很多等不及的游客也开始参观其他项目,人来人往,虽然还无法和新世纪乐园巅峰时候相比,但已经让乐园的工作人员们很满意了。

大家久违的忙碌了起来,这座修建了十年的乐园重新焕发出活力。

再次失去了两名成员以后,怪谈协会也没有继续去试探陈歌,可能他们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这样试探下去,要不了几天,估计整个协会就没有会员了。

晚上六点半,鬼屋门口的游客数量依旧很多,但是考虑到安全原因,陈歌停止接待游客。

乐园开始清场,七点钟游客们才陆陆续续的离开。

今天的游客量破了新世纪乐园近半年来的记录,中午的时候徐叔就被罗董叫走,他们似乎开始商讨下一步的宣传计划。

“辛苦了两位!”

关上防护栏,陈歌清点了一下今天收入,网上支付和现金加在一起将近一万五千元。

这个数字比想象中少了一点,主要原因是陈歌为了保证游客体验限制了每次进入的参观人数。

冥婚场景一次最多只能进去四个人,午夜逃杀的人数上限是七个,暮阳中学场景最后由于游客呼声太高,同批次进入的人数上限调高到了十二人。

前两个场景二十分钟一场,反倒是暮阳中学因为场地太大,一次进入游客数量多,参观时长平均下来需要四十分钟。

赚钱的效率低了一点,但是好评率却持续走高,越来越多人开始主动帮助陈歌宣传,发动态和微博,向身边的朋友和家人安利恐怖屋。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普通的鬼屋因为场景有限,新鲜感一过,游客数量会逐渐下滑,但是陈歌的鬼屋因为恐怖场景分级zhì fú存在,只要他能不断保证有更恐怖的场景出现,来他鬼屋参观的游客只会是越来越多。

对他来说,好的口碑,要比一时的利益重要许多。

营业一整天,只有一队人找到了十八个校牌,这一队人里包括九江医学院与杨辰一起来的学生,还有之前尝试过的路人。

陈歌询问他们是否继续挑战下一个场景,那一队被摧残的不成样的游客都很果断的拒绝了。

一天的营业圆满结束,等徐婉和小顾离开后,陈歌又用手机给他俩转账了两笔奖金。

处理完所有琐事,陈歌打开了化妆间的门,魏五和孔祥明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共生的鬼怪消失后,他们的神智也受到重创,看起来痴痴傻傻,好像什么都记不清了。

将两人弄出鬼屋,陈歌带着他们亲自去市分局寻找颜队。

……

小顾在马路上溜达,不时摸摸自己的脸,戴了一整天的面具,现在就算取了下来,还是感觉脸上好像贴着什么东西一样。

“晚上住哪呢?跟黄主管闹翻了,再回保安宿舍不太好,陈哥帮了我那么多,找人家预付工资又实在张不开嘴。”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正在苦恼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条转账信息。

“陈哥给我的奖金?我这才来第一天。”小顾看着手机上的八百元转账信息,这个钱足够在九江西郊租一个还算不错的房子。

他想起了自己刚到保安队的遭遇,有了对比后,小顾心里更加感动。

“陈老板真是一个好人!”

收起手机,小顾朝着芳华苑小区保安宿舍走去,他准备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搬出去住。

晚上八点小顾才回到芳华苑保安租住的宿舍楼,一进门就看到黄主管摆着张臭脸站在屋子里。

“跑哪去了?”穿着西装,皮鞋擦的锃亮,黄主管好像从一开始就有点看不起顾飞宇。

“我正想找你呢,我已经找到新工作了,明天就从这里搬走。”顾飞宇本身脾气就犟,说话也很直接。

老王也在寝室里,他赶紧走过来,拽住了顾飞宇,低声对黄主管赔不是:“你别往心里去,小顾不懂事。”

他瞪了顾飞宇一眼:“你这个脾气怎么就不知道改一改?”

“不用改,我这庙小,容不下这尊大佛。”黄主管把手里的一张纸放在桌子上:“你就是不出去找工作,我也不会留你了,填完这张表,明天就给我滚蛋。”

推开老王,黄主管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还有件事要通知一下,老王,他是你介绍来的。这小子私自旷工扣的钱,还有去医院急救室的治疗费用,全部要从你的工资里扣。”

“这跟王叔有什么关系?你扣我工资就行了。”小顾强忍着说道。

“扣你的工资?你来的时候签的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满一个月才算转正,现在你不够时间就擅自离职,真当合同就是一张废纸吗?你再算算你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闯了多少祸?”黄主管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还想要工资?做梦呢?”

顾飞宇转过身,他想要狠狠的揍黄主管一顿,但是被老王拦住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叔,他不给我工资真的没事,我气的是他把那些罚的钱让你出!”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冲动。”老王让顾飞宇坐下,自己去把寝室门关上:“现在挣钱不容易,给叔说说你找到什么工作了?要是待遇好,叔也过去帮忙。”

老王是放心不下顾飞宇,怕他被骗,所以婉转的想要探探顾飞宇的情况。

提到新工作,小顾的气才慢慢消去:“我在鬼屋里给人当演员,就是扮鬼吓唬人,老板特别好,今天第一天上班就给我发了红包。”

“是吗?”老王有些疑惑:“你这孩子老实,去人家那里工作最好留个心眼,不要给人家惹麻烦,也要小心遇到骗子。”

“不会的。”

老王不放心的说了很多,快八点半时才换上保安zhì fú,准备出门。

“叔,我记得今天白天就是你上班啊?晚上你咋还去?”

“小区里最近刚混进来过杀人犯,现在人心惶惶的,夜班一个人不太够。”

“要不我替你一个晚上吧!”小顾心里很是愧疚,如果不是他,老王也不会被罚钱。

“你好好休息,明天上班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老王拿着保温杯出门了,走到一半又跑回来交代了一句:“新工作要是干着不习惯,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在这片还是有些人脉的。”

“放心吧,那工作再累,也比当保安强几万倍。”

“臭小子。”

老王摇了摇头,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他慢慢悠悠的来到芳华苑小区后门,跟交班的保安聊了几句,然后一个人守在后门的保安亭里。

值夜班的保安有两个,前后门各一个,互相也碰不上面。

夜色越来越深,本来就很少有人经过的后门,现在变得更加冷清了。

最近刚出现过杀人犯混进小区的事情,老王不敢松懈,坐在窗边,不时抬头看着小区后门。

上了一白天班,再加上年龄也大了,没过多久老王就趴在了桌上。

晚上十一点左右,木桌上的手机突然发出声响,老王一下从梦中惊醒,他拿着仿制警棍朝四周看了看,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都没有。

“吓我一跳。”

老王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热水,看向自己手机,微信上收到了一条信息。

“在不在?”

他年龄比较大,平时也不怎么玩微信:“这是谁给我发的信息?”

对方的动态禁止外人浏览,老王看了看那人的名字和头像,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微信好友是谁:“我微信里除了家人、一块出来的工友,好像就剩下小区里几个比较熟悉的业主了。”

双手捧着手机,老王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对方是谁,总觉得应该是熟人。

他把手机放在桌上,想用语音输入,但又觉得大晚上不太礼貌,干脆两只手齐上慢吞吞的给对方回了一句。

“在,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等了几秒钟,对方发来了新信息。

“我是三号楼二十三层的住户,我对门那家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家里孩子一直在哭,但是却没听见大人的声音,你快叫人来看看。”

孩子在哭?三号楼二十三层?

老王一看见这几个词,觉得应该是业主发来的信息,因为之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

“好,我马上就到。”

出于谨慎,老王给正在前门值班的保安发了信息,然后又给黄主管打了电话,不过黄主管并没有接听。

“又是三号楼,这楼怎么这么多事?”

老王拿起仿制警棍跑到三号楼里,他听说过关于三号楼电梯的传说,不过信息上说出事的是二十三层,时间紧迫,走楼梯肯定来不及。

“还是等等和老魏一起坐电梯上去。”

老王站在电梯口等前门保安过来,可这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在不在?”

“在。”

“那小孩哭的更厉害了,真可能出事了!你们人呢?”

看着手机,老王按动电梯按钮,电梯正好停在一楼。

“别急,我马上到。”

进入电梯,看着银灰色的电梯门慢慢合上,老王心跳越来越快,处于密闭的环境当中,他感觉呼吸都变得有一些困难。

显示屏上的数字很快变成了“23”,电梯门朝两边缓缓打开。

漆黑的楼道里异常安静,老王小心翼翼的走出电梯。

他打开手电筒,光亮非但没有带给他安全感,反而让他觉得更加不安。

“我已经到二十三层了,你报下房间号吧。”

“3239。”

壮着胆子,老王一点点挪入黑暗当中,他借助手电筒的亮光扫过一个个房间,感觉往里走了很远才找到3239房。

“没有哭声啊?”

他贴在门上听了一会,3239房内非常安静,根本没有孩子的声音。

“恶作剧?还是已经出事了?”

老王不是太确定,他拿出手机,正要去询问对方,结果那个人又给他发来了信息。

“在不在?”

“我已经到3239房,你是不是搞错了?”打字太慢,老王直接发了语音。

可是他这边语音刚发出去没多久,他自己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

“有人?”

慢慢转身,老王看到3239对面房间的门打开了一半,有一个惨白的身影拿着手机蹲在门口。

……

十一点十五,小顾正准备睡觉,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他打开一看是老王发来的信息,内容很简单,只有三个字。

“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