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如何选择(4000)

小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作者: 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07-14 00:38:31 字数:4591 阅读进度:647/80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座恐怖屋搜书网”查找最新章节!

店老板在算计陈歌,陈歌何尝又不是在算计店老板。

四个人里有三个人中招,店老板觉得己方占据了人数优势可以动手了,他并不知道眼前的几人里,百分之九十九的战力都在陈歌一个人身上。

陈歌进入饭店后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也是在忌惮店老板的后手,比如说警用配qiāng,还有冰箱里的红衣。

现在双方都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动,所以他们脸上全都露出了笑容。

“对方也有可能是将配qiāng给藏了起来,子弹有限,他可能不到紧要关头不会使用,所以我等会一定要先发制人,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废了他们双手,让他们无法开qiāng。”

陈歌处理问题的方式很简单,为防止意外发生,他往往是从根源上直接解决。

“放弃抵抗吧,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要让你们陪我玩个小游戏。”店老板自认为占据了绝对的主动,他表情轻松:“相信你已经意识到了,椅子有问题,上面附带的毒素会一点点让你们失去抵抗能力,然后在享受极致的痛苦后死去。”

店老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水杯,里面有血丝在涌动:“我这里只有一瓶药剂,你们四个人里,只有一人能活。”

“我又没有中毒,你的威胁对我没用。”陈歌拉开背包拉链,把手伸入其中。

“很快你就会和他们一样了,我劝你不要做无意义的事情,免得缺胳膊少腿,影响接下来的游戏体验。”店老板脸上的肥肉因为兴奋颤动起来,他似乎特别喜欢看活人自相残杀,那种把所有美好揉碎了,放在地上践踏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爽。

“游戏?你想要玩什么游戏?”陈歌对游戏很感兴趣,他的鬼屋里需要更多有意思的娱乐方式,普通的娱乐游戏和鬼屋氛围不相适应,但是从杀人狂嘴里说出来的游戏不一样。

恐怖阴森的鬼屋,配上杀人狂喜欢玩的游戏,陈歌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游客们尖叫的样子了。

“很多,比如说切蛋糕,抢椅子,捉迷藏等等。”胖老板觉得自己已经掌控全局,他很耐心的给陈歌讲述着那些游戏。

残酷的游戏规则、让人直呼变态的游戏体验,仅仅只是听着就让陈歌觉得不太舒服:“完全照搬的话,游客恐怕会把自己玩进急救室,不过有些游戏的思路还是挺不错的。”

“游客?你在说什么?”胖老板和厨子距离陈歌已经只剩下几米远了。

“抱歉,因为我随身携带的朋友比较多,所以习惯一个人自言自语。”陈歌没有跟胖老板解释,携带的朋友多和一个人自言自语之间的关系,他已经榨干了胖老板的潜在价值,准备撕下自己的伪装了。

“你们以多欺少,还拥有利器,我虽然没有太多胜算,但是也不会坐以待毙。”陈歌咬着牙,表情凶狠。

“其实相比较用毒,我们更喜欢猎杀鲜活的生命,你越是挣扎痛苦,我们就越兴奋!”胖老板止不住的笑了起来,身体颤抖,好像一座摇晃的肉山。

“受害者越挣扎,你们就越兴奋?”陈歌一直等到胖老板走到自己跟前,才突然露出笑容:“那太好了,今天我就让你们兴奋个够!”

甩开背包,陈歌双手握住宛如脊椎骨般的锤柄,高高举起,抡圆了砸向胖老板胸口。

“噗!”

陈歌已经确定胖老板是一个活人,因为对方吐出的血还是热的。

“你现在是不是很兴奋啊?!”

考虑到肥肉可能会有减震的效果,陈歌使用了全力,胖老板庞大的身躯根本顶不住,直接被锤翻。

一刻不停,在后面厨子还没反应过来时,陈歌快步向前,锤断了胖老板的双臂和一条腿。

就算占据上风,陈歌依旧不会掉以轻心,他不确定胖老板有没有私藏手qiāng,所以采用了最稳妥的方法。

双臂尽断,失去了双手,就算有警用配qiāng,他也开不了。

凶狠、果断、狡猾、谨慎,这就是陈歌留给厨子的印象,他脑子里甚至还在想要用这几个顾客做什么菜,下一刻自己老板就被锤的直接吐血!

究竟是多么卑鄙无耻的一个人,才会把那么大的一个铁锤藏进背包里随身携带!

厨子双瞳不安的跳动,手中的剁骨刀和对方的锤子比起来就像是玩具一样。

他在脑海里疯狂思考对策,抬头的时候,无意间和陈歌对视了一眼。

凶残恐怖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在他以为陈歌准备对他说些什么的时候,谁想到陈歌直接提着碎颅锤冲了过来,一句废话都没有,找不到丝毫破绽。

太快了,大脑还没有想出对策,身体已经感受到了疼痛。

手中的剁骨刀掉落在地,厨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胳膊软软垂下,手指无力的松开。

“我……”

厨子想要说话,但是陈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太谨慎了,在彻底掌控局面之前,自己不废话的同时,也不会让敌人说话来干扰自己。

又是几锤下去,厨子也被锤翻在地。

“好了,现在你可以开口说话了。告诉我,能够让他们恢复行动能力的解药在哪里?”陈歌先将胖老板手中的解药拿走,他看着里面的血丝,想到了很久以前在活棺村和怪谈协会交手时的场景,当时吴非手中也有这样一瓶血丝。

“我……”

“别被他骗了!”厨子刚想说话,胖老板立刻高声喊道。

“我还没有对你们许下什么承诺,另外我从不骗人的。”陈歌蹲在胖老板身前,开始搜身,厨子憋红了一张脸,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把这瓶药给他们用。”胖老板双臂尽断,胸口凹陷下去一块,嘴里还在不断往外吐血,看起来很是凄惨,但是他的态度却很硬气。

“为什么?”陈歌知道胖老板的底牌,对方可能还在等老人使用牙齿将红衣唤出来清场。

“敌人的话也能相信吗?其实这是一瓶毒药,我想要欣赏你们最绝望的表情,我会让你们四个人自相残杀,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再将毒药送给他,然后欣赏他慢慢死去。”胖老板语气癫狂,他声音很大,眼睛不时往一号房所在的位置瞟。

“巧了,我也喜欢欣赏活人绝望的表情。”陈歌把手伸进口袋里,从里面取出一块黑布,当着胖老板的面将其打开,里面是一枚枚打磨好的牙齿:“你老是往那个房间里看,是不是因为那房间里有这东西?”

胖老板瞬间没了声音,他想要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震惊,但是根本控制不住面部表情。

“说吧,解药在哪?”陈歌晃动着碎颅锤:“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店老板和厨子都沉默了,过了一两分钟后,店老板缓缓开口:“我可以告诉你真正的解药放在什么地方,但是你要保证放我们两个一条生路,拿了解药赶紧走。”

“没问题,坦白说我对你们两个一点兴趣都没有。”陈歌说的都是实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饭店里的红衣。

“解药存放位置特殊,我亲自带你过去吧。”店老板一脸的懊恼和不安,似乎是认栽了:“你能扶我一下吗?”

陈歌锤断了他双臂和一条腿,此时他只有一条路还能动。

“别耍花招,你先说地方,我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带你过去。”陈歌搜完胖老板和厨子二人的身后,又发现了一瓶解药,在他看来那两瓶解药应该是他们给自己准备的。

“好,我告诉你,在二楼左拐第三个房间的抽屉里。”胖老板似乎是认命了,十分配合,旁边的厨子则面无表情,好像担心自己暴露什么。

“在二楼?”陈歌回想小布游戏,对饭店二楼没什么印象,为防止出现意外,他先废掉了厨子,然后扶着胖老板来到二楼。

胖老板说的那个房间是他自己的房间,里面有很多老照片,奇怪的是这些照片全都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

“那是你母亲吗?”

“对,我和父亲关系很差,所以只有跟母亲的合影。”胖老板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我母亲很美很美,有机会可以带你去见见她。”

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前提是不知道胖老板的母亲到底长什么样子。

“这就是解药。”胖老板让陈歌打开抽屉,里面装着三个密封的玻璃杯,里面装着一些灰黑色的沉积物。

“你确定?”陈歌将所有密封的玻璃杯装进背包,然后带着胖老板回到一楼。

他走到餐桌旁边,将三个密封的玻璃杯放在餐桌上:“你们能听清我说话吗?”

“没问题,我现在很清醒,只是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身体。”醉汉目睹了刚才陈歌以一敌二之后,态度好了很多。

“这三个玻璃杯是从老板屋里取出来的,他说这就是解药,但是在我看来没那么简单。”陈歌又把老板说是毒药的那两个瓶子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我觉得老板是在撒谎,这两个瓶子里装的才是解药。可惜老板屋子里只有三瓶,用一瓶少一瓶,如果拿出一瓶做试验,最后解药会不够。”

说完,陈歌将躲在远处看热闹的白猫抱了过来,他托着白猫的小脑袋:“在活棺村里你吞服过类似的血丝,我等会把这两种不同的‘药剂’打开,你来帮助他们分辨一下。”

陈歌也不管白猫有没有听懂,他先是将装有灰黑色沉积物的玻璃杯打开,放在白猫身前。

一股淡淡的异味从杯内传出,白猫挣扎着想要离开。

盖上杯盖,陈歌接着又将装有血丝的杯子打开。

刚将杯盖拧松,白猫就好像闻到了什么气味,耳朵竖起,漂亮的眼珠子盯着陈歌手中的杯子。

当陈歌完全将杯子打开的时候,哭嚎声从杯内传出,里面的血丝全部活了过来,想要逃离出去。

白猫的眼睛也瞬间变得通红,就好像血管深处的某种东西被激活,它直接扑向陈歌的手。

陈歌赶紧拧上盖子,白猫这才平静下来。

“这血丝能引起白猫的反应,很不寻常,有可能和怪谈协会从门后世界弄到的血丝一样。”陈歌把盖子盖好,将所有杯子放在一起:“我的猫对装有血丝的瓶子反应强烈,就我个人而言,觉得这血丝才是真正的解药,老板很有可能在撒谎。”

陈歌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其余三位乘客反应各不相同,这些他都看在眼中:“选择权在你们自己,我不会干涉,但我希望你们能够慎重。”

“我信你。”第一个做出选择的是剪刀,他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抓住了一瓶装满血丝的杯子。

“越鲜艳越不安全,这是自然界的常识,我学过一些药理方面的东西,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去服用活着的血丝。”医生犹豫再三,将其中一瓶黑色沉积物推到自己身前。

两名乘客做出了选择,只剩下醉汉一个人,医生和陈歌都是他信任的人,现在这两个人产生分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择了。

心理上他更倾向于选择灰黑色药剂,可是感觉店老板也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将解药做的和毒药一样。

一直过去了三分钟,房门外面女鬼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门扉随时都可能被撞倒的时候,醉汉终于做出了选择,他将另外一瓶血丝拿起。

谁先尝试,这又是一个考验人性的问题。

第一个尝试的人,几乎是在拿命探路。

“我先来吧。”剪刀强撑着坐起:“能帮我把盖子打开吗?”

“好的。”陈歌走到他身边准备帮他拧开盖子的时候,剪刀突然对陈歌说道:“我的手机在裤子左侧口袋,里面有我哥哥的全部信息,要是我选择错了,希望你在遇到他的时候,可以拉他一把,如果没有遇到,也不必刻意去寻找。”

“恩。”陈歌是越来越欣赏剪刀了,真正有勇气的人,并不是说什么都不怕,而是在怕的要死的情况下,还毅然决然的做出决定。

“谢谢。”剪刀将水杯凑到嘴边,他只是做了一个倾倒的动作,水杯里的血丝就主动带着哭喊声涌入他嘴中。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地址: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地址:我有一座恐怖屋txt下载地址:我有一座恐怖屋手机: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喜欢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