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你拼命合群的样子,显得特别孤单

小说: 我有一座冒险屋 作者: 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08-20 17:33:17 字数:2371 阅读进度:737/807

曲长林在鬼屋里工作了三年,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那张脸和他之间只有几厘米,他能清楚看到那张脸上的一切,包括微微上翘的嘴角,稀疏的胡渣,还有那双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阴冷的双眼。

“我老板想要见你。”

对方嘴唇上下开合,似乎是在说话,但是曲长林却感觉自己听不到声音,也许是传递声音的神经已经停止了工作,又或许是他的脑子丧失了全部的功能。

这些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曲长林甚至没有去思考自己身后为什么会倒吊着一个人。

他的心脏是在两秒后才恢复正常的,血在一瞬间涌上大脑,随着身体逐渐恢复控制,曲长林做出了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反应。

“谁在那里!”

声带颤抖,曲长林一头撞向前面的门板,薄薄的镜子被推开,他想要往外跑,可是第四个隔间的门却被人关上了。

困在狭小的空间里,曲长林后背贴着隔间的门,双眼盯着自己藏身的密室,漆黑狭窄的密室里什么都没有。

捂住自己胸口,曲长林可以肯定刚才自己看到了一个人,他头朝下,倒吊在自己的身后!

“他去哪了?”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已经成了曲长林的心理阴影,如果不弄清楚,他估计这辈子都不敢再一个人呆在密闭黑暗的空间里了。

鬼屋里开着空调,温度很低,但是曲长林额头却不断有汗水冒出。

“隔间门是关着的,那个人应该还在这里。”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在曲长林思考这个很严肃问题的时候,他身后的隔间门突然被人敲动。

嘭嘭的敲门声好像是催命的音符,保持着一种特殊的节奏,一下、一下,就好像是直接透过胸膛,敲在了曲长林的心房上。

他想要移动,可是小腿却不听使唤,双脚发软,支撑不住身体,他靠着隔间门缓缓坐倒在地。

太突然了,局势在瞬间发生变化,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就已经倒下。

暗室里多出来了一个人,想要往外面跑,隔间门还被关上了,无路可退,曲长林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被逼入了绝境。

他双腿蹬地,他挣扎着想要站起:“如果说隔间外面正在敲门的是游客,那我刚才看到的人是谁?”

曲长林用自己后背死死顶住房门,他把手伸进口袋,想要找到自己的手机把这里的情况汇报给老板。

可他刚拨通电话,还没开口,就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躲起来也没有用,他会跟着你回家,藏在你的影子里,趴在你的窗台上,钻进你的被子里……”

这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那个敲门人就站在门板另一边。

对方没有用很夸张的语气去故意吓唬曲长林,那人的声音很平淡,仿佛是在讲述一个事实。

曲长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电话已经打通,可他却不敢说话。

他能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在注视着他,他不敢回头,不敢乱动,身体仿佛被冻住了一样。

“我现在该怎么办?”

……

陈歌趴在第五个隔间的挡板上,正从上往下看着蜷缩成一团的曲长林,他眼中满是欣赏。

“不戴口罩还能在充满异味的厕所里呆这么久,这人不论职业操守,还是专业技能都在八十分以上。”

一手扒着隔板,陈歌另一只手抓着那具从天花板上倒吊下来的尸体模型,不断摇晃。

曲长林听到的敲门声,其实是人偶脑袋碰撞房门的声音。

头论有规律的撞击房门,当然和用手敲门传出的声音不同。

在对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陈歌对他进行了一个单方面的简易测试。

“能力强,也很敬业,就是不知道他人品怎么样。”

在陈歌思索的时候,老周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身后,手里还拿着厚厚一本关于人体构造的手册。

“这是?”

翻开手册,里面是一张张手绘的人偶图纸,有各种款式和风格。

“暗示里有盏鬼屋备用的红色台灯,这手册是在台灯下面发现的,他似乎不想让人看到这东西。”

老周和陈歌在一起呆的时间很长,他对自己的老板非常了解,所以有时候会表现的特别贴心。

听了老周的话,陈歌在脑海里脑补出了一幅画面,曲长林画着鬼怪的装扮,独自一人躲在游客很少会进来的厕所里,无聊的他借助红色台灯的光亮,自学了很多关于人偶的知识。

手册前半部分是曲长林自己画的人体图纸和笔记,后半部分则更像是他自己的日记。

“九月一日,每天来鬼屋玩的游客越来越少了,我能听见有人从门口走过,但是却没有人进来,好伤心。”

“九月三日,我改良了厕所的人偶,每具人偶只需要再多花五十元钱,就能带给游客更加逼真的感觉!大家一定会对我另眼相待!”

“九月四日,冷冷的冰雨在我脸上胡乱的拍,老板没有同意我的改造方案。算了,鬼屋不景气,他也挺难过的。”

“九月十五日,今天遇终于有游客进厕所玩了!让我想想怎么吓唬他!啊哈哈哈!”

“九月三十日,小蝶说她暂时要以事业为重,不想谈恋爱,看来我要更加努力才行。”

“十月十五日,为什么他们总说我是个无趣的人?我为了不显得那么特别已经做了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们怎么还觉得我是个怪人?”

“十月三十日,原来小蝶喜欢的是他啊。”

“十一月一日,新的一个月开始,我要做个有趣合群的人,加油!你行的!”

类似的短篇日记手册上还有很多,每一条都很乐观,但是陈歌却从中看出了浓浓的苦涩。

他放下手册,目光扫到了第五个隔间墙壁上的那些字。

和第三病栋不同,这地方的字都是员工自己手写上去的,厕所是曲长林负责的场景,墙壁上由那些字都是他亲笔书写。

厕所里的怪谈讲的是,一个叫做小林的孩子因为喜欢恶作剧,被所有人讨厌,最后所有人决定一起捉弄一下他。

很简单的剧情,但却映照出了曲长林自己。

故事中的小林,应该就是他自己。

“不是所有的鱼儿都生活在同一片海洋,又何必去强求呢?”

陈歌想了想,没有再去捉弄曲长林,他让老周将手册还回去,自己则打开了四号隔间的门。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