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不速之客

小说: 武道漫途 作者: 爱吃糖三角 更新时间:2019-03-23 09:19:00 字数:2289 阅读进度:33/672

金乌东升西坠,转眼间黄昏已然降临,在淡金色落日余晖映衬之下。

但见周言游走如龙,盘蹬如飞,正步伐交错地不断穿梭在那些练功假人当中。

与此同时,那杆九寸左右长短的奇兵险刃状元笔,更是好似锦簇花团那般在他手心里面连连挥洒而出。

伴随着道道乌光的一闪即逝,那杆状元笔或是戳点,或是弹挑,宛如疾风暴雨般落在那些练功假人的要害大穴之上。

在周言那杆锋利无比的状元笔之下,那些原本由黑色硬实木制作而成的练功假人,全身上下早就已经布满了一个个清晰可见的窟窿。

整整一天的时间当中,除了徐熊前来送饭的时间以外,周言每时每刻都在凭借自身的力量,以春字指决来修炼状元笔的施展技巧。

春字指决当中拢共记载了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这八套指法,周言也不知道他自己究竟反复地施展了多少遍。

反正只要等到手臂承受不住的时候,他便开始修炼朝霞凝血真解温养手臂,精进内力。

得益于朝霞凝血真解内力与气血同修的神异效果,每当周言运转朝霞凝血真解的时候,他那酸痛无比的手臂,就会在气血的涌动之下快速恢复。

随之,手臂恢复如初的他,便重新不辞疲倦地开始修炼春字指决。

与此同时,因为修炼武技的时候,周言体内的气血亦是沸腾不已,使得他自身的内力也会缓缓精进。

他身躯当中的内力虽然精进地程度十分微弱,不过却是胜在随着他不断地修炼武技而源源不息。

这篇春字指决不愧是八品品阶的高等武道指法,其上所记载的招式当真是玄奥无比。

即便周言已经不知疲倦地修炼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竟然仅仅只是刚刚有些熟悉这篇春字指决的招式而已,甚至连贯的施展出来都十分费劲,就连入门的境界都没有达到。

虽然招式勉强能够施展出来,不过周言出手时候的每一招,每一式,到是极为的狠辣。

这一点通过那些练功假人全身的窟窿全部都在要害大穴之上,就能够清晰明了的看出来。

在周言看来武道本就是生死搏杀之术,倘若与敌人交战之际还讲究什么恭谦礼让,恐怕最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因此周言刚刚修炼兵刃的使用方法,便强迫他自己出手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直接向着对手的要害大穴而去,力求以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取得胜利。

再次通过状元笔将春字指决施展了一遍以后,但见周言右臂划出了一个半圆的弧度,当即以凤凰三点头的最后一式倦凤归巢,悄无声息的将那杆九寸多长的奇兵险刃藏匿到了长袖之内。

直到现在,周言已经修炼了整整一天的春字指决。

虽然有着朝霞凝血真解的内力修复滋养手臂,但是周言也已经感觉到手臂渐渐有些不堪重负了。

强行继续修炼下去,恐怕会使得手臂出现不可恢复的暗伤。

再加上如今天色已经彻底黯淡了下来,所以周言便结束了对于状元笔运用的修炼,准备返回房中去修行朝霞凝血真解。

以此来精进他自己身躯当中所蕴含的内力,提升他的武道境界。

回到房间之内以后,将身上的汗渍冲洗干净以后,周言便直接盘膝坐在了床榻之上,准备开始修行朝霞凝血真解。

在江湖武林当中,列数各家各派的武道功法,尤其是以道家的武道功法最为中正平和,只有遇到极端的情况下才会走火入魔。

而且越是修行道家武道功法,精气神便越发地充沛旺盛。

脱胎于上古道门秘典的朝霞凝血真解,自然同样具有这等效果,因此周言也不打算睡觉了,准备直接以修行朝霞凝血真解来代替睡眠。

既能精进自身的武道实力,又能够恢复白天所消耗的精气神。

如此一来可谓是一举两得,周言又何乐而不为呢?

但见周言双眼闭阖,五心向天,定意凝神,静静地开始运转起了朝霞凝血真解的心法秘诀。

这部《朝霞凝血真解》不愧是八品品阶的武道功法,其玄奥之处远远不是周家那劳什子磐石心法所能够媲美的!

以前修炼磐石心法的时候,不要说是衍生出内力了,周言甚至就连气感都无法察觉到。

但是朝霞凝血真解衍生而出的那缕微薄内力甫一在身躯当中流淌,周言当即便感觉到了他自身的气血,亦是随之渐渐地沸腾奔涌了起来。

除此之外,周言更是能够感觉到一缕浩然堂皇的力量,正在不断地淬炼的他自身的血液,敦实着他的武道根基。

毫无疑问,那缕浩然堂皇的力量,便是他朝阳初升之际,吞纳到身躯里面的那丝东来紫霞之气。

伴随着朝霞凝血真解的缓缓运转,不虞走火入魔之忧的周言,渐渐地将心神沉浸了下来。

皎洁的月光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桕,投射在床榻之上,将周言那眉清目秀的脸庞,照耀的格外清晰明亮。

不过周言眉心之处那时不时闪现而出的朦胧紫气,却是彰显着他并未入睡,反而是在勤恳地修行着朝霞凝血真解。

夜渐渐地深了,窗外那如同白玉盘般的皎洁明月,不知在什么时候也隐匿到了乌云的后面,整个天地间越来越发地昏暗了。

“咔嚓!”

突然之间,一道好似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传入了周言的耳中。

虽然那道声响极为的细小,不过还是将沉浸在修炼当中,半梦半醒的周言惊醒了过来。

缓缓收功散劲的周言,也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端坐在床榻之上,侧着耳朵仔细地聆听着那道声响从何处传来。

“咔嚓,咔嚓……”

伴随着周言全神贯注的聆听,原本细小的声响越来越发地清晰了。

那声响竟然是屋顶之上的瓦片,被人踩踏的时候因为碎裂摩擦而产生的声响。

显然,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位不速之客赶到了周言所居住的屋顶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