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沆瀣一气

小说: 武道漫途 作者: 爱吃糖三角 更新时间:2019-05-10 21:30:59 字数:2181 阅读进度:390/672

周言的询问声虽然并没有多么洪亮,不过落入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位刑吏的耳朵里面以后,却是好似平地一声旱雷炸响那般,使得他们五人的眼眸深处尽数都泛起了一抹惊骇之色。

好在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的心性都还算镇定,并没有在表面上显露出什么来。

倘若是要问莱州府在这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的话,那自然要数他们五人私底下截留莱州府赋税一事最为重要了。

然而在这中州铁血卫的地界当中,暗自截留赋税可是有可能掉脑袋的重罪,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又怎么可能告予周言知晓?

只见华明德缓缓上前一步,拱手抱拳对着周言说道:“回禀大人,虽然莱州府这段时间里面缺少提刑官的坐镇,不过得益于咱们中州铁血卫的强大声势,莱州府内却是一直风平浪静,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产生。”

眼下截留赋税的后续尚且还没有处理妥善,华明德自然是不愿意引起周言的注意力,他现如今却是打着暂时搪塞住周言的想法,先暂时拖延过去再说。

初来乍到之下,周言对于这莱州府地界之内的情况也没有多少的了解,因此他对于华明德的回答倒也没有生出什么怀疑。

不过这莱州府的治下的范围毕竟也不小,华明德也仅仅只是掌管着其中的一部分地界罢了。

剩余的却是分别划分在了范良骥他们四位刑吏的手里面掌控着,所以周言却是还需要问一问他们四人治下的情况才是。

目光缓缓流转,周言逐个地打量了一番范良骥他们四人以后,他声音淡然地开口说道:“你们四位呢?这段时间里面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耳中听得周言的询问声,范良骥他们四人先是稍稍地犹豫了一下,而后他们四人便齐齐拱手禀报道:“回大人的话,属下这里也同样是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范良骥他们四位刑吏和华明德之间,原本就同流合污地一起截留下了莱州府部分赋税,而且他们五人刚刚也全部达成了共识,现在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因此在听到华明德的禀报以后,范良骥他们四人亦是同华明德站在了同一个阵营当中,共同选择了搪塞周言的询问。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这却是使得周言的心里面暗自泛起了些许的怀疑来。

这莱州府处于两国三地之间,其中来往于齐晋两国和中州之地的商队可谓是络绎不绝,这也就使得莱州府的地界里面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人士一应俱全。

即便是因为中州铁血卫那强横的实力,将这些人震慑地不敢在莱州府内胡乱生出些什么祸端来,但是那些小摩擦却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然而此时此刻,这莱州府之内都已经整整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周天境界的提刑官坐镇了,莱州府境界又怎么可能分毫半点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这又让周言怎么可能相信?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眼前这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让周言感觉到有一点太过团结了。

身为上位者,倘若是麾下的人太过团结,那其实也并非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那容易造成手下人沆瀣一气、欺上瞒下的情况发生,甚至还有可能被手下人彻底地架空权势。

当然,对于周言来说,那种被架空的事情却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武道修为臻至通玄定意境界的周言,如果能够被区区五名罡气境界的刑吏架空,他还有什么颜面担任这个掌律使,趁早找个偏僻的地方隐居山林去吧。

而且周言的心里面同时也十分地清楚,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既然能够做到典刑司刑吏的位置上,那么他们五人绝对不是什么愚笨之辈。

妄图架空一尊武道通玄定意境界强者巨擘的权势,这种事情哪怕是借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一个熊心豹子胆,他们五人也是想都不敢想的。

不过既然现如今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既然如此默契地联合在了一起,那么在周言开来,这其中必然有一个关联存在,既有可能是共同的利益,也有可能是互相的把柄。

思及此处,周言的眼眸深处不由得泛起了一抹无人可查地寒芒,然而他的表面上却是没有任何的显露。

虽然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但是周言的手头上面毕竟没有什么证据,因此他也不好直接对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发作。

只见周言的嘴角缓缓地泛起了一抹似笑非笑地弧度,他意味寻常地看了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一眼,而后声音淡然地说道:“风平浪静好啊,这样一来本座也不用收拾什么烂摊子了,本座倒也能够轻松上不少!

行了,本座这也没什么事情了,诸位自便吧!”

耳中听得周言的话音,华明德的心里面不由得为之一喜,不过他表面上的神色仍旧是十分地恭敬,他拱手抱拳深深地向着周言行了一礼:“如果大人您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么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倘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来看,说不准还会将华明德当做极为忠诚周言的手下呢。

“下去吧!”

目光缓缓地流转到华明德的身躯之上,周言随手摆了一摆,声音平淡地说道。

“属下告退!”

再次躬身向着周言行了一礼以后,华明德便躬着身子慢慢地退出了这莱州府典刑司分舵的正厅大堂。

至于范良骥、卢方、薛亮、高文松他们四人在看到华明德退身离开的时候,他们四人先是不由得相互对视了一眼,紧接着亦是不约而同地拱手告辞了。

眼见得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以后,周言的眼眸深处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异色,只听他微声喃喃自语地低吟道:“本座倒是要好好地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们五个如此地沆瀣一气!”

说着,他便起身朝着莱州府衙之外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