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着手调查

小说: 武道漫途 作者: 爱吃糖三角 更新时间:2019-05-10 21:31:00 字数:2429 阅读进度:391/672

在莱州府城之内闲逛了一天以后,直到夜幕时分降临,周言方才再次返回到莱州府的分舵府衙里面。

今天夜里,周言却是打算直接就落脚在这典刑司的分舵府衙里面了。

这到并未是说所有中州铁血卫之人就必须居住在府衙之内,例如周言白日里见过的那那五位刑吏,他们就各自居住在他们各自购买的宅院当中。

甚至是出身于莱州府华家的华明德,晚上直接就返回华家的府邸休息去了。

不过在这中州铁血卫内部,大多数高层掌权者却是几乎都居住在中州铁血卫的府衙之内。

之所以会形成如此情况,有很大的原因可能是中州铁血卫的缔造者,就始终居住在铁血卫总部之内的后堂里面。

有道是上行下效,这也就导致了中州铁血卫各地的高层强者,几乎全部都居住在他们各自府衙之内。

刑擎戈如此,慕容诩如此,现如今周言亦是准备如此。

当周言跟随着一名负责守夜的衙役来到府衙后堂以后,早就有人将周言所需要用到的一切生活物品给准备齐全了。

自从负责镇守着莱州府的提刑官身死陨落以后,这莱州府典刑司分舵的全部力量也完全流落到了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的手里面了。

不过即便如此,在周言就任这莱州府城当中开始,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就没有打算继续掌控着莱州府的权势,他们也根本没有胆子去掌控。

毕竟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也仅仅只是打算将他们五人截留赋税的事情给遮掩过去,而不是准备架空周言的权势。

妄图架空一尊武道通玄定意境界强者巨擘的权势,这种事情又岂是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区区五名罡气境界的刑吏所能够做到的?

哪怕是借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一个熊心豹子胆,他们五人也是想都不敢在脑海里面多想一下,他们五人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因此当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离开府衙正堂以后,就赶忙将周言这个新任掌律使的身份给传达了下去。

与此同时,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更是吩咐手下人绝对不能够有任何地失礼之处,否则必然严惩不贷。

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也担心稍稍有半点怠慢了周言的地方,惹得周言对他们五人生出什么不忿来。

最为重要的还是,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害怕引起了周言的注意以后,使得他们五人还没有彻底掩饰下截留赋税的事情,便被周言给出手处置了。

这就使得周言在莱州府的府衙里面,直接看到了一副尽忠尽力、毕恭毕敬的局面,仿佛是铁血卫在莱州府城内的所有力量,已然彻底臣服到了他的麾下那般。

不过即便如此,周言却是始终没有忘记他白日里心中所生出的怀疑来。

所以那名为他引路的衙役准备离开的时候,周言立刻就招手将他叫了回来:“先别急着离开,本座有些事情要问问你!”

耳中听得周言的话音,那名衙役的心里面当即便升起了一股浓浓地欣喜之意。

倘若是在其他的时候,莱州府衙里面新来了一位大人,他这种胎息境界的小衙役自然是要肯定趁机会上前去巴结一番的。

然而在面对周言这尊新任掌律使的时候,他却是根本不敢往周言的身边凑活了,武道通玄顶尖境界的强者巨擘,又岂是区区胎息境界所能够肆意靠近?

不过现如今周言既然开口将他叫住了,那么他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时机了,只见那名衙役赶忙转过身来,抱拳躬身行礼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询问,属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必多礼!”

周言挥手间呼出一道柔和劲力将那名衙役扶起以后,他声音淡然地说道:“本座问的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就给本座讲解一下这莱州府衙之内的五名刑吏,他们各自的出身来历和底细根源,以及他们五人相互之间的关系吧!”

那名衙役到也是一个心思通透之辈,他听到周言的询问声以后,当即便明白了周言这是对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生出了什么心思。

这使得那名衙役的心里面当即为之一凛,虽然这并非是什么隐秘的问题,不过事关于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那五名刑吏,他也不敢有分毫半点的疏忽懈怠。

“还请大人恕属下失礼了!”

那名衙役先是拱手向着周言行了一礼,而后他便快步起身走到了房门边上,将房门给死死地掩阖了起来。

紧接着,他这才走回周言的身前,压低着声音向着周言介绍道:“好叫大人知晓,您所询问的这五位刑吏大人,全部都是咱们莱州府地界之内的本地人。

其中华明德大人算是资格最老的存在了,早在莱州府衙建立的时候,华明德大人便加入了典刑司当中。

而且华明德大人的出身也不简单,他出自于咱们莱州府当中最大的武林世家华家。

范良骥、卢方、薛亮、高文松他们四位大人的出身到是平常的紧,要不就是实力不想的小家族,要不就直接是普通的商贾之家。

他们四位大人都是因为天赋不错而被选入了铁血卫当中,最后一步一步地晋升到了刑吏的位置上面的。

在他们这四位大人当中,又以范良骥大人的武道天赋最为出众,他的修为现如今已然是罡气境界巅峰了,与华明德大人只在伯仲之间。

至于这五位刑吏大人之间的关系,这一点属下到是并不怎么清楚。

不过属下可以肯定的是,华明德大人和范良骥大人他们两位之间的关系绝对算好不到哪里去。

当初提刑官大人在坐镇莱州府的时候,华明德大人和范良骥大人便因为意见相驳而闹过不少的矛盾。

如果不是提刑官大人压制着,华明德大人和范良骥大人有好几次都差一点打了起来。”

耳中听得这名衙役的诉说,周言不由得渐渐地皱起了没有来。

凭借白日里的情况来看,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显然是在暗地里面达成了什么共识,最终站到了同一处阵营之上。

结果听眼前这名衙役一说,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以前的关系却是并不算好,甚至华明德和范良骥之前还有着矛盾存在。

然而现如今他们五人却是共同联合在了一起,这其中要事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周言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至于究竟是因为什么,这就需要周言详细地调查一番了,只见周言轻轻地挥了挥手,对着那名衙役出声说道:“本座知晓了,你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