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辨识

小说: 仙路持刀行 作者: 焚田 更新时间:2019-08-14 05:23:06 字数:2368 阅读进度:209/350

劳义豪已经明白蒲英没有意向和他们同返大镇神朝。∟★八∟★八∟★读∟★书,2▲3o︾

临走前最后道:“阴山宗我也略有了解,日后随时可以来镇虎城来找我。”

蒲英看着劳义豪离开的背影不禁猜测,阴山宗内部到底是什么模样,好似每个人都不太看好它。

收摄杂念,蒲英坐回到案几前。

广风等人背景深厚可以不在意濒临四分五裂的阴山宗,但蒲英只是一个筑基修士。

即便到时阴山宗分裂,残存的势力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庞然大物。

至于为什么不跟随劳义豪返回大镇神朝。

一是答应无藏到时助她开山;

二是阴山宗虽然前景不妙,但大镇神朝未必就是福地。

劳义豪即便对他颇为看重,也不会比无藏靠得住,起码无藏上头没有一个所谓的公子。

云儿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传音问道:“夫君,他们也是招揽你前往大镇神朝吗?”

劳义豪在殿门招揽蒲英时,云儿与无藏都颇为惊奇,毕竟大镇神朝对她们来说只存在于传闻中。

蒲英点点头道:“算是吧。”

云儿看着他道:“夫君,你若是想去,我陪夫君一起过去。”

说完云儿歉疚的看着灵松,灵松在一旁垂下头,没有说话。

蒲英笑了笑低声道:“他们不过随口一说,不过日后倒是可以去大镇神朝游历。”

蒲英能察觉到,劳义豪也许是真的对他有兴趣,但是广风却很明显是因为劳义豪的缘故才叫他上前。

云儿松了一口气,灵松也抬头继续看幻阵中的情况。¤八¤八¤读¤书,☆←o

过了约一炷香的时间,从三重城出发的修士已经追赶到山谷中。

视线内仅仅剩下寥寥几只妖兽,甚至已经有修士开始在原本坊市的位置摆设地摊。

蒲英和劳义豪以及广风公子告别后,与灵松、云儿一起走出金殿。

玉山真人一路追到大山深处,此时仍然没有回来。

虽然当时铁衣十分狼狈,但是深山藏巨妖,几人不免有些担心。

蒲英看了看周围道:“我们回去三重城,先养伤重要。”

灵松似乎想在这里继续等下去,不过最后还是点头应下。

云儿取出一辆法车直接朝三重城前去,一路上两旁仍然有大量的修士朝着坊市赶去。

放眼望去两旁处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绝大部分地方都被兽血染成各种颜色。

预计很长一段时间内,三重城周围的妖兽都会销声匿迹。

大片区域内树木几乎绝迹,地上随处可见残破的兽尸,损坏的法器,坠毁的浮空船……

一切都显示着已经接近尾声的战争极为惨烈!

这一战也是蒲英损失最大的一次,灵石耗尽、左臂被断、法身破碎、宝器被毁。

唯一庆幸的一点是云儿和灵松都完好无损。

尤其是成功救下了灵松,若是他们不去,以灵松当时的状态十有无法幸存。

蒲英端坐在法车内修行功法,同时收摄心神沉入神魂中内视。

一座高大的金身人影几乎占满了所有的神魂空间,但是神魂表面的蛮兽铠甲已经消失。

蒲英心中一寒,若是没有法身,他即便宝器再多,也不是与同阶修士的对手。

从神魂空间脱离之后,蒲英没有起身,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如何修行。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蒲英才睁开眼睛。

打定主意,若是法身无法恢复,立即返回水上城池。

同时转修一门迅速提升修为的功法,以求突破金丹期,这样起码筑基期内无敌手。

云儿走过来,问道:“夫君,伤势如何?”

蒲英没有谈及法身,笑了笑道:“没事,回去三重城找个妖兽手臂接上,你们觉得换个什么妖兽的手臂合适?”

云儿和灵松的情绪都十分低落,整个车厢显得沉闷,蒲英试图让她们放松一些。

云儿摸着断臂处的伤口道:“只要是夫君身上的,我都喜欢。”

断臂处十分平滑,表面像是被一层红色水晶覆盖,摸起来有些滚烫。

红夏蛛炼入心房后,蒲英的血液不单变得温热粘稠,而且蕴含着极为丰富的火系法力。

流出后不会像寻常修士那般凝固,而是凝结成红色水晶一般的块状。

念及此处,蒲英心想干脆直接换个火系妖兽的胳膊。

到时,即便没有法身,苦修上数十年火系道法,也可以稍微弥补一些战力。

灵松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起身走到蒲英身前,深深的低头拱手道:

“此事因我而起,日后师弟的仇敌即是我的仇敌!师弟若有召唤,灵松一定听从!“

蒲英看灵松极为认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看向云儿。

云儿起身扶起灵松,拉着她走到法车另一边不知说些什么。

回道三重城,入城之后明显感觉到城中的修士少了许多。

三人飞到顶层后,雁羽正在入口处等候,身后还站着念心、听兰二人。

即便云儿事前已经说过蒲英重伤,但是看到蒲英仅剩一臂,二人还是十分吃惊,一时之间全都愣在原地。

念心开始面色如常的站在一边,仿佛周围的事情与他无关。

不过,蒲英落下几息之后,念心突然面色大变,直接挤开身前的几人,跃到蒲英身侧。

一手探向蒲英的左侧肩头,摸索了几下之后,仰着头呆站在原地看着蒲英。

蒲英看着念心空洞的眼神,突然明白了她之前是怎么辨别自己的。

每个修士的身形或多或少都有些差别,只要能记住他细微处的每一丝轮廓,就能准确分辨出。

但是难度极大,蒲英即便是筑基期,也自问做不到这点。

看着念心泪流不止,蒲英拍了拍她的脑袋道:“这下好了,你少双眼睛,我少条胳膊,还挺搭配的。”

过了一会儿,念心才擦干眼泪,走到蒲英另一侧,拉住他的右臂站在旁边。

这时,雁羽才上前拱手道:“多谢蒲师兄出手相助!”

蒲英笑了笑问道:“不知玉山真人追击铁衣有没有得手?”

雁羽点点头道:“那鸟厮逃出二百多里又被父亲留下,没有背后的铁翅,不过盏茶时间就被拿下。如今父亲与大镇神朝修士都在坊市坐镇。”

蒲英也松了口气,若是因为他的缘故,玉山真人的大敌逃脱。

虽然玉山真人迁怒他的概率很小,但是小心起见,说不得需要赶紧离开”,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