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一招即破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7-12-26 01:55:55 字数:2492 阅读进度:91/1529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摇头冷笑。

“这云尘,也就是嘴巴厉害,袁月峰真的全力出手,他也就只能等死了。”

“死鸭子嘴硬啊!希望袁月峰能够一击就打死他,如果被抓起来慢慢玩弄,我们鬼王宗就颜面无光了。”

“一个前路断绝的废物,却要去叫板七品元灵的天才,可笑之极。”

“……”

各种讥讽嘲弄的声音传来。

云尘丝毫不为所动,眼睛闭着,嘴角勾起了一丝冷森的弧度。

就在袁月峰即将打中他的瞬间,他终于动了!

刹那间!

双眸睁开,五指齐张,化为一击掌刀,猛地划出。

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每一根手指中,都有一座山岳虚影,浓缩其中。

厚土刀域,凝聚方寸之间!

这一击掌刀劈出,虚空轰鸣,宛若古老的神山镇压。

刀光一闪,袁月峰的攻击瞬间崩溃,而然更可怕的是,掌刀继续横斩,一往无前,瞬间斩杀到袁月峰的面前。

“什么?!”袁月峰脸色大变,体外的龟甲,剧烈的旋转,要化解攻击。

可是当龟甲接触到云尘的这一击掌刀时,立刻就发出“咔咔”怪响,不堪重负。

龟甲上的玄纹急速闪烁了几下,“轰”地破碎。

“啊——”

袁月峰一阵惨叫,鲜血喷飞,啪地一声,撞击在了禁制光幕上。

他的胸口位置,血肉模糊,骨骼几乎全断。

而擂台中间,云尘随意收回手掌,负手而立,神情仍旧是无比的淡然,似乎仅仅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整个竞技场,在这一刻,变得死寂一片。

刚才还叫嚷着让云尘自杀,省得丢人的那些弟子,集体失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撼!

无论是凌霄等长老,还是在场的一些执事,弟子,都万万没有想到,运转了龙龟元灵,威压当场的袁月峰,竟然被云尘一招,打破了防御,瞬间重伤!

刚才那可怕的一幕,虽然短暂,但却像刀子,深深地刻进了众人的脑海中。

啪!

突然,擂台边上,一个弟子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疼!真疼!

这个弟子面庞抽搐,颤声道:“刚才我看到的是真的!不是做梦!”

他这一下举动,终于让其他人都震惊过来,整个竞技场,立刻炸开了锅!

“嘶!败得人竟然是袁月峰!他可是最顶尖的七品防御元灵啊!”

“天狼师兄,拼上老命都无法破开袁月峰的防御,可竟然在云尘手中,一击便破!他的实力,强到什么程度!”

“天呐!简直无法想象!”

“……”

一众弟子大呼小叫,似乎不如此,无法发泄出心中的惊骇。

李天狼,何氏兄弟等人,一个个面色阴沉。

他们几个,是新入门这批弟子中的翘楚人物,风光无限,在从凝聚元灵之后,他们早就不将云尘放在眼里。

可今天,他们全部被袁月峰踩在脚下,羞辱至极,而云尘却碾压了袁月峰。

两相比较,这种落差,让他们难以接受。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云尘豁然转身,看向了乐正凡,淡淡道:“乐长老,你是否还认为我云尘今天上台,是丢人现眼,给门派抹黑?”

乐正凡铁青着脸,听到这句话,如遭雷击,身子晃了一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没想到云尘的战力,会如此强!

不过他不说话,云尘却没有准备罢休,进一步逼问道:“乐长老,你是否要还认为我该立刻自杀,免得给门派丢脸?”

乐正凡脸色越发丢难看,心中怒火滔天,但却发作不得。

“乐长老,你是否应该给我当众道歉了?”

又一声质问,像是在打乐正凡的脸。

“云尘,你放肆了!”

乐正凡终于忍不住了,呵斥道:“我乃是长老,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和我说话?”

他也是恼羞成怒了。

成为长老以来,还从来没有被弟子这么当面一句句的质问过。

“好了!”

凌霄长老摆了摆手,“云尘,让长老当众给你道歉,这成什么体统?!此事就此作罢。”

“还有,你这次和袁月峰交手,主要是因为你透支未来潜力,这才赢了袁月峰这位天才。实在胜之不武。靠这种方式得来的胜利,我鬼王宗没脸皮要。我建议你,就以平局收场吧。”

凌霄长老声音很冷淡,对于云尘的态度,依旧如最初般厌恶。

“嗯?”云尘听到这话,心头一寒。

此事作罢?

胜之不武?

平局收场?

这个凌霄长老说的每一个字,在他看来都非常的可笑。

之前,是乐正凡主动说只要他云尘能够击败袁月峰,就主动道歉。而他如今只是让乐正凡履行约定,却被呵斥不成体统,要求事情作罢!

明明靠自己实力,赢了袁月峰,却被说胜之不武,要求平局收场!

云尘心中一股怒火在燃烧!

“不好意思!凌霄长老,你的建议我不接受!既然是生死斗,那就分出生死吧。该属于我的胜利和奖品,我不会放弃。”云尘冷冷说道。

此话一出,场内的所有人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什么情况?

云尘竟然敢驳斥凌霄长老的提议!

要知道,凌霄长老可是在长老会都排名前三的强悍存在,他一发话,乐正凡这种普通的长老都不敢反驳。

他的提议,宗主掌门都要郑重对待。

可云尘,竟然当面驳斥!

在这一刻,众人终于明白什么叫胆大包天!

不!

根本就是无法无天!

凌霄长老瞳孔骤然一缩,眼神变得一片森冷,不过他没有发作。

因为云尘现在一切都是按照规矩来,他没有动手的理由。

强行动手,影响太恶劣了。

唰!

云尘转身,冲着袁月峰走去,只要干掉袁月峰,分出生死,他就可以得到战利品。

“你、你要干什么?”

已经身受重伤,瘫在地上的袁月峰慌了,再没有之前的嚣张。

“不干什么,既然你提出生死斗,那我当然要满足你,分出生死,送你上路。”云尘面无表情地说道。

话音落下,他扬起手掌。

“畜生!你敢!”

暴怒的声音,如雷霆炸响,袁塑终于无法再按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