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章 一指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8-06-23 12:34:59 字数:2130 阅读进度:1013/1524

整个极乐楼境内。

在这一刻,气氛都变得凝滞起来。

黄玄蕃等黑炎城诸多家族势力的天才,都感觉到一阵阵的压抑。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以我的名义邀请,就算是天音宗的辛雨石,也都会给几分面子。没想到一个无名之辈,居然如此托大。”忽然,洪天兴咧嘴一笑。

但那笑容中,却是充斥着浓浓的寒意。

“我看那小子根本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天兴兄,要不要由我再去一趟,将他‘请’过来。”火心宗的司徒明开口道,在说到那个“请”字的时候,语气加重。

他所谓的请,自然不可能是邀请。

洪天兴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他既然为了先天九转真火而来,那很快就会见上。到时候,大家都正好向他讨教讨教天音宗的绝学。”

黄玄蕃坐在一旁,听到这话,心中暗暗窃喜。

黄玄夜被云尘废掉了一半的秩序神链,黄家是不敢报复,但若是有其他人找云尘麻烦,他们自然也很高兴,乐得看戏。

时间很快,又过了五天。

火神窟底下,地火潮汐涌荡得越来越厉害,已经酝酿到了极致。

一种无比狂烈的气机波动,即将喷涌爆发。

“地火潮汐,终于要喷涌了。”云尘终于从那如雕像般静坐的状态中醒来。

双眸睁开,目光宛若已经望穿了一些的阻隔,可以看到地火中蕴含的那一道道先天九转真火。

而这个时候。

越来越多的人,都来到了火神窟。

黑炎城中的各大世家高层,卫队,将火神窟附近的范围,重重封锁。

那些天门神宗的天才,也来了。

“你就是云尘?”

在洪天兴身旁,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目光扫视了一眼云尘,轻蔑道:“你天音宗不修火道,这里的先天九转真火你就不要奢望了,给你个机会,自己离开。”

这青年说话语气中,充满了一种颐指气使的味道,根本就是在以命令的口气,吩咐云尘。

见到这一幕,四周众人的反应各异。

大部分人,都是神情玩味地看着热闹。

黄家家族黄天钺,以及一众黄家高层族老,表面上没表露什么,但心中一个个都暗自狂喜。

就连原本跟随在云尘身边的黄飞宇,黄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地退开了。

“你是谁?”

云尘抬头看了一眼,就又将目光落回到火神窟中。

“冥火教,阮平河。”

魁梧青年一脸傲然地开口。

他这个名字,在各大天门神宗的天才中,也算是排得上号。

寻常人听到他的名号,立刻就要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甚至就算是一些二三流势力的门主掌教,见到他也得忌惮三分。

不过云尘这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漠然道:“没听过。”

嗯?

阮平河脸色猛地一沉。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都是狂吸了一口冷气。

“阮平河公子,不仅仅是冥火教的顶尖天才,还是冥火教主的关门弟子,荣天神域谁人不知,这小子居然说没听过?”

“是啊,阮公子当年成名一战,可是一举焚烧死了四个神君高手。”

“这是在蔑视阮公子啊。”

“就算是天音宗那几位顶尖的天才,也不敢这么狂妄吧。”

黑炎城中,众多家族势力的人,纷纷看着云尘,摇头叹息。

他们偏安一隅,栖居在黑炎域中,尚且都知道阮平河的威名,而云尘既然自称是天音宗弟子,怎么可能没有听过阮平河的名号?

“云尘公子实力虽然强大,但性子确实太嚣张了一些。之前凭借着天音宗的背景,在我们黄家逞一逞威风也就罢了。可是面对阮公子还是如此,今天的事情,怕是不能善了啊。”

已经退回到黄家阵营中的黄飞宇,小声地冲着黄颖嘀咕道。

黄颖柳眉微挑,询问道:“你不看好云公子?”

黄飞宇笑而不语,冲着某个方向使了个眼色。

黄颖美眸望去,只见在阮平河后方,洪天兴被几位天门神宗的天才,如众星拱月般围着,顿时心头恍然过来。

是啊!

有这尊定海神针在这里,云尘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今天也翻不了天。

天音宗内,也唯有那位第一天才辛雨石亲临,才有资格和洪天兴争锋一下。

“哈哈哈,阮平河,你听到了没有,人家说没听过你的名号。看样子,你说的话,在被人看来,是没有半点威慑力咯。”火心宗的司徒明突然狂笑了起来,冲着阮平河调侃了一句。

随即,他目光也落到云尘身上,带着一种猫戏老鼠的戏虐。

他们对云尘都本能地没有好感。

他们都是修炼火道的,才齐聚这里,争夺先天九转真火。

可天音宗的家伙,以音律之道立派,也来横插一脚,争夺机缘,算怎么回事?

别说是云尘这个声名不显的家伙,就算是辛雨石来了,他们也要逼出去。

“哼!”

阮平河冷冷一哼,眼中满是凶戾之气,迈步往前走出。

“小子,你以前没听说我过没关系,不过我可以保证,从今以后,你后半辈子,都会牢牢记住我的名字的。”

阮平河每走出一步,身上的气势,就炽烈一分。

就当他气势提升到极点,真要出手的时候。

云尘忽然弹出一指。

嘭!

虚空中爆发出一阵闷响,整个空间,似乎都在震荡。

凝练而狂暴的气劲,如空绝世剑气,瞬间刺过虚空,射杀到阮平河身前。

“啊!”

阮平河发出一阵惨叫。

胸口有血花喷溅,整个人横飞而起,随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