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九章 风中之曲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8-07-01 04:32:07 字数:2820 阅读进度:1022/1531

轰!

一团炽烈的血光爆开!

场外众人,只看到漫天血色喷涌。

等到那血色散开之后,原地早已经没有了黄天钺等人的身影。

虚空中,唯有浓郁无比的血腥气味残留,许久不散。

而云尘便沐浴在血光之中,立身在两团先天九转真火之前,抬手抓取。

“出了什么事?”

“家主他们闪避到了哪里?”

四周,有不少人全都茫然四顾,目光扫视,似乎还在找寻黄天钺等人的踪影。

只有修为高手的极少数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惨白如纸。

“不、不找了,家主他……已经去了……”

黄家的传功族老牙关颤抖,以一种无比惊恐的语气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

他一说完,立刻就有不少人惊叫起来,根本不愿意相信。

传功族老面色凄苦。

他有中阶神君的修为,刚才勉强看到了一些经过场景。

可要是可以,他宁愿自己从没有看到刚才那一瞬间的恐怖场面。

那将会是他一生的噩梦!

自家家主,还有其他三大家族的家主,在刚才那一瞬间,居然被那人以肉身,给硬生生地撞碎掉,直接爆裂成了血雾。

那种震撼,简直无法言喻。

要知道,死的那些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四个中阶神君。

而且他们都是各自以二十多条神链凝聚道印,才成就中阶神君的高手,实力之强大,就算是在天门神宗都可以算是一个人物!

可现在,一个照面,全部死无全尸。

洪天兴这些天门神宗的天才,此时也在瑟瑟发抖。

强!

太强了!

同是秩序境,他们与对方相比,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洪天兴原本还有几分想和云尘较劲的心思,现在彻底没了。

这等人物,恐怕也就只有四方神教中那些最为惊艳,以凝聚绝品道印为目标的妖孽天才,或许才可以比拟吧。

整个火神窟附近,此刻彻底失声。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

云尘将两道先天九转真火给吸入了体内。

在从火神窟出来之前,他便已经抽调了一些蛇骨本源精气,重新凝聚出了火系神链的根基之形。

此刻再炼入先天九转真火,他的火系神链顷刻圆满。

一股无形的波动,席卷四方。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体内,凝聚的诸多火系神链,或者火系道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悸动。

洪天兴远远地看着云尘,眸光复杂无比,他犹豫了一下,正想上前说些什么。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

大地突然产生了一阵轻微的震动。

散发出的热量,还有虚空中火元气的浓度,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这种提升,并不局限于火神窟附近,而是整个黑炎域范围都是如此。

其他人只是觉得惊愕,还没有太大的反应,但云尘却是脸色一变,想都不想,就冲着破空遁走。

云尘虽然知道他收走镇界石碑,可以让那中年大汉神帝,疲于应付那即将脱困的妖卵,短时间内,那中年大汉或者妖卵都出不来。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况且再留在此地,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自然是早早离开为妙。

十多天后。

云尘身形飞在虚空,俯视着身下那片熟悉的大地,目光落在一片紫竹林时,神情露出几分感慨之色。

他已经进入了天音宗的势力范围。

本来,他上次来这里时,就该蒙混入天音宗的,不过中途遇到了青叶蛇族的叶芸,从而导致计划出现了偏差。

这次他再次去天音宗,已无需再遮遮掩掩,而是以正大光明之态前往。

没过多久,天音宗山门,便出现在云尘视线中。

说起来,天音宗在众多天门神宗之内,算是属于异类。

和其他天门神宗弟子动则数十万计数不同,天音宗上下弟子,不过千数,实在少得可怜。

盖因为天音宗修炼的乃是音律之道,以音律结合修行道法,开创的传承。

所以,招收弟子,除了对修行资质有要求之外,还要求在音律上有不凡的天赋。

天音宗内,一共分为九脉,各有一位首座。

历代的天音宗宗主之位,便是从九位首座之中决出。

那位传了云尘音律之道造诣的苏河,就是九脉中听雨峰的首座,可惜竞争宗主大位失败,一气之下,离开了天音宗。

云尘来到了天音宗山门前。

耳边便突然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风声。

这风声,时急,时缓,时而狂烈,时而轻柔……

听在耳中,犹如汇聚成一首曲调,引人心神向往。

天音宗的山门前,除了云尘之外,此时还有几个年轻男女。

他们三三两两,小心翼翼地挪步,有时前进,有时后退,看得人莫名其妙。

云尘见此,嘴角微微一翘。

天音宗传承至今,从不公然对外招收弟子。

除了门中高手,外出游历,发现良才美玉带回之外,再有就是让那些自觉得在修行和音律上有不凡天赋的人来闯山。

天音宗的山门外,布置了一道音律法阵,以风成曲,只要有人可以顺利通过,走入山门里面。

那就可以在九脉之中,任选一脉拜师。

每年都会有众多自视甚高的所谓天才,陆陆续续从各方来到天音宗,可能够通过的却寥寥无几。

可即便如此,每一年前来尝试的人,依旧多不胜数。

毕竟,要是成功了,就可以加入当时前三的天门神宗,得到栽培,简直就是一步登天。

即便是失败了,也没有损失。

很显然,附近这些年轻男女,就是来碰运气。

“诸位,天音宗山门外的风中之曲,实在是太玄妙高深了。我已经在这里连听了三个月,精神心力都快枯竭了,还是没有破解之法。不知道几位有没有什么收获?”

“有一点头绪,但距离进入,还差得太远了。”

“风中之曲,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而且根据大家所处位置不同,听到的曲律也是不同的。进入山门的法门,就蕴藏在曲律之中,想要正确的解读出来,太难了。”

“这不是废话嘛,要是不难,天音内早就人满为患了。”

“我是无法坚持了,准备放弃。”

那几个年轻男女没有掩饰地交谈着。

其中,一个金袍男子看到云尘到来,当即就招呼道:“兄台,你也是来碰运气,想要拜入天音宗的吧。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不用尝试了,不可能成功的。”

云尘笑了笑,没有回应,继续往前走去。

“你……”金袍男子摇了摇头。

“许巍兄,算了吧,我等在刚来的时候,不也一样得到过别人的告诫。可没有尝试一翻,终究是不甘心的。等他碰壁碰得头破血流,就知道我等的善意了。”旁边一人百无聊赖地说道。

金袍男子点了点头,正想说些什么。

可下一刻,他眼珠子猛地瞪圆,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其他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间,身子狂震,面色惊骇无比。

只见那刚来的男子,居然就像是闲庭散步一般,直接一步步走入了天音宗的山门之内。

那音律法阵,风中之曲,似乎对他没有产生丝毫影响。

“怎么可能!”

许巍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近三十年来,成功拜入天音宗的那些天才中,就算是最出众的方云月,据说也是用了六个时辰,才成功通过风中之曲的。”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