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九章 强大的皮膜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8-09-01 12:49:48 字数:2321 阅读进度:1102/1531

天音宗修炼的是音律之道,攻杀绝学,也体现在音律之道上。

伊谷一手托着那个比他人还要高大的战鼓,另一只手捏动印诀,瞬间千变,重重地敲击在战鼓上。

咚!

一阵巨大的震响,猛地爆发。

天地间,都是隆隆轰鸣之音。

方圆万里,都像是有无穷的响雷爆开,大地巨震,苍穹崩裂,一副灭世之态。

而且这还是伊谷已经将攻杀威力,都收束起来了。

辐射出去的,仅仅只是一些余波。

真正的威力,全部被他汇聚在了一小片区域,笼罩在古涯教的武阳身上。

他所在的那小片区域,空间湮灭,所有的一切,都瞬间破灭。

就连大道规则,空间秩序,全部碎灭。

“破灭绝域!”

百月观的一位巅峰神君发出一阵惊叹,到:“没想到几千年,没有见到伊谷出手,他的实力变得更强了。以神兵战鼓,施展破灭战曲,演化出的这片区域,堪称死亡禁区。就算是高阶神君,被其笼罩,都会瞬间破灭陨落。就算是巅峰神君,陷在里面,也绝不会好受。”

“是啊,那古涯教的武阳太托大了。居然没有在破灭绝域笼罩下来之前躲开,反而还硬生生地承受,这次我到想要看看他如何收场。”

“武阳毕竟是外域之人,不知道伊谷的厉害,这次就让他吃个苦头吧。”

断空门,昭天宗的巅峰神君,都纷纷开口。

天音宗的那些祖师,也一个个都露出笑意。

不过就在这时。

那充满毁灭气机,可以破灭一切的破灭绝域中,猛地爆发出璀璨的金光。

所有的破灭之力,都在那无边的金光排挤下,瞬间消融。

整个破灭绝域,被强行撕碎。

一道浑身笼罩在金光中雄伟身影,踏步走出,显现出了武阳的模样。

此时的武阳,原本的衣袍全部破灭,便以神力凝聚出一件法袍,披在身上。

不过,身上其他地方,如面庞,脖颈,手臂露出的皮肤,显现出一种古铜黄金般的色泽,就像是纯金打造。

无穷细密的金色符文,在他的古铜黄金皮肤上流转。

整个身体给人一种永恒不朽,万法不破的意蕴。

看到这一幕,附近所有人,都齐齐失声。

就连凤羽谷江易水,还有天音宗的几个准帝祖师,脸上都闪过震惊之色。

“怎么可能!居然硬抗了伊谷祖师那一招破灭绝域!”

鱼玄素忍不住惊呼起来,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刚才并没有运转什么厉害的防御绝学和神通,似乎是靠纯粹的肉身,抵挡下来的!”

听到她这话,附近的人惊哗更甚。

“什么!他已经将肉身修炼到这种层次了?”

“要以肉身,硬抗伊谷祖师的破灭绝域,难道他的体魄,已经强大到堪比准帝法体?”

不少人都瞪直了眼睛。

云尘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不对,他并不是肉身强大到了那种层次,真正厉害的,是他身上那层皮膜,化解了破灭绝域的所有攻击之力。”

云尘眼睛眯起,心头暗道。

他自己就是肉身淬炼到绝颠的人物,而且身具古魔神帝级的血肉结构奥妙,对于肉身之道,比起其他人洞彻得更清楚。

他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其实那武阳的血肉结构,肉身根基,并不算强大,和其他巅峰神君相比,其实也相差不大,就算有所超出,也仅仅只是超出一点而已。

对方真正强大的,是那层金色的皮肤。

这种修炼方式,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哈哈哈,你还有两招,只管再来试一试。”武阳浑身散发着金光,本就十分魁梧的躯体,更显得高大起来。

伊谷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小矮人。

“敢如此轻视与我!那好!我就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伊谷发出暴喝,身上的气势,瞬间变得狂暴起来。

在他体内,已经凝练圆满的道印,旋转起来。

无穷的道印神光涌出,汇聚他的手掌,冲着神兵战鼓,再次敲击。

咚!

战鼓震响。

这一次,除了那毁天灭地的鼓音声响之外,鼓面震动之间,竟然凝聚出了无穷的音波刀兵。

每一口音波刀兵,都强大无匹,蕴含一种极致的音律攻杀之道。

一旦被斩中,音波爆开,可以将一位高阶神君都斩杀。

此时,密密麻麻的音波刀兵,汇聚在一起,化为一条长流。

“嗯?这次威力,比起先前倒是强大一些,看来这应该是你最厉害的手段了吧。”武阳狞笑一声,面对伊谷这一击,依旧是不闪不避,正面硬抗。

他身上流转的金光,越发地浓烈。

轰!轰!轰!轰!

众多音波刀兵,伴随着神兵战鼓的鼓声冲击,落在武阳身上,接连爆开。

武阳被冲击得不断地后退,甚至就连身体都被打得横飞起来。

可是最终,他依旧没有遭受分毫损伤。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一片哗然。

伊谷更是脸色惨白。

最强攻击,居然依旧无法奈何对方。

天音宗这边的一众祖师,全部默然无声。

不过云尘却是越看眼睛越亮。

“这到底是什么绝学,仅仅淬炼皮膜就如此强大!其价值,完全可以比肩玄罗金色这种完整的神帝级炼体绝学。”云尘脑中念头转过,对于武阳的绝学起了兴趣。

不论是黑风部落的玄罗金色,还是他掌握的冥龙天书中的炼体篇,修炼的都是整体的肉身。

像武阳这种单独淬炼皮膜,强悍到这种层次的,还真是闻所未闻。

“天陵道友,我看这一场就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吧。”古涯教的天钺准帝笑吟吟地开口。

他似乎对于这一幕场景,早就预料到了。

天陵祖师阴沉着脸。

场中的局面,他自然也看到了。

武阳如此强大的防御,简直可以说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再比下去,伊谷也难以伤到武阳。

可要怎么认输,他又如何甘心。

这一场输掉,等于是失去了未来一千年对那处造化之地的使用权。

“伊谷,你怎么说?”天陵祖师看向伊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