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请云公子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8-09-17 12:30:31 字数:2542 阅读进度:1138/1524

“什么人!胆敢踏入我刘家的领地!”

在云尘和刘明义交谈之时,有两道遁光飞临而下,拦截在了前面。

这是刘家负责巡视警戒的族人。

“怎么?我才离开家族一段时间,你们连我都不认识了?”刘明义冷冰冰地开口。

两个刘家族人仔细看去,都是脸『色』一变。

“嗯!原来是少主你回来了。”其中一位族人脱口说道,脸上明显充斥着震惊之『色』。

“嘿嘿,现在还叫他什么少主,弄丢了族中的传承宝物,他现在是家族的罪人。”另一个刘家族人冷冷地讥讽了一句,与此同时,他取出了一块传信玉符,准备传信。

不过没等他将玉符激发。

一抹如狂风般的刀光,在虚空一闪而过。

他拿着玉符的手臂,就齐肩断去。

鲜血如瀑布般喷出。

直到这时,这位出言讥讽的族人,像是才反应过来,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是否为家族罪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种货『色』来评论。”刘明义手中握着一口长刀,消瘦的身形中,流『露』着一股惊天的凶煞之气。

“少主,你、你……”另一个刘家族人,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狂变。

在他的印象中,自家这位少主,以前可是一个非常温厚纯善的人,现在怎么会变得如此凶戾。

“你们两个现在也不用传信通知我二叔他们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去见他们,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刘明义冷声说道。

在他身后,云尘不由赞赏地点了点头。

刘明义经过这次人生大变,心态显然是历练出来了,变得比以往更加的成熟,杀伐决断,勉强算是有接掌刘家的资格了。

否则的话,若是还像以往那般『性』子,说的好听是温厚纯善,说的难听就是软弱可欺,就算他帮助刘明义坐上家主的位置,也还是白搭。

“云公子,让你见笑了。等一下,我族中族老若有不服我,届时还得请你出手。”刘明义冲着云尘躬身说道。

那态度,恭敬得犹如晚辈面对师长。

在知道了云尘有“巅峰神君”的实力后,他对云尘的态度,就变得无比的敬畏,开口闭口直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辈,是云尘觉得不习惯,他才改称云公子。

“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自然就会做到。”云尘淡淡开口。

与此同时。

在刘家的一处正殿中。

刘家如今的高层族老,还有核心族人,统统聚在一起,商议着事情。

家族中折损了作为最强战力的三个巅峰神君,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虽然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但对刘家的影响非但没有减弱,反而体现得越来越明显了。

“家主,白羽门那边说是有弟子被我们刘家的某位族人打伤了,现在要我们交出凶手,并且交出一件顶级的神君兵器作为赔罪。我这边调查了一下,此事纯属子虚乌有,你看该如何回复?”有刘家的族老,冲着如今代理刘家家主的刘阳莫禀报道。

“欺人太甚!要是换成以前,咱们刘家三位巅峰神君坐镇时,白羽门向来都恭敬有加,现在居然也敢趁火打劫,敲诈到我们头上了!和他们拼了!”

“拼?怎么拼啊!白羽门可有一位巅峰神君老祖存在。”

“哼!我们刘家祖上可是出过准帝,留下了一口准帝金刀,高阶神君持之,完全可以越级对拼巅峰神君。”

“不只是白羽门,现在王家,李家,苍叶宗这些曾经和我们刘家有过矛盾的势力,也都要落井下石,想对我们刘家出手。我们能够拼得了几个?”

“……”

刘阳莫还没有发话,刘家的一众族老就已经先争论了起来。

看到这一场景,刘阳莫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真是多事之秋啊!我们刘家传承数万载,能够延续到如今,实属不易,绝对不能热血上头,就生出玉石俱焚的想法。我觉得眼下这局面,我们家族应当忍一口气,先以退让为主。如今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刘明义那小畜生。”

说到刘明义,刘阳莫脸『色』就突然变得阴沉起来,恨声道:“都怪这小畜生,『色』『迷』心窍,被祝家的祝玉颜引诱,居然将家族传承的重宝都借了出去。那宝物,据说关系着我们刘家一个天大的秘密,虽然一直来都没有人能够参透,但我隐约有种感觉,好像我就是解开那秘密的天命之人。若是那宝物还在我刘家,我这一解开秘密,说不定就能解决这次危机了。”

刘阳莫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话一说完,四周立刻就响起了一阵附和声。

“家主说的不错,在这件事上,刘明义做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可惜,现在东西落到了祝家的手里,以我们刘家现在的实力,基本上没希望能够取回。”

“不过刘明义手中,还掌握着一个长房一脉才知道的神石矿脉的消息。只要能够问出来,我们刘家大力开采神石,卖给诸多神域的无数势力,很快就能获得足够的修行资源,为族中培养出源源不断地高手。”

“……”

一群人说得很热闹。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冷笑,突然从大殿外传来。

“什么人敢在议事大殿外发笑,找死吗?”刘阳莫顿时暴怒。

“二叔,我以为你费尽心机,要当上家主之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惊世之才,要在刘家大厦将倾之时,力挽狂澜呢,没想到是要带头当缩头乌龟。”

刘明义的身影迈步走进大殿之中。

“小畜生!你还敢自己回来!”刘阳莫看到刘明义出现,顿时又惊又喜。

“我是刘家长房一脉的唯一传人,也是族中家主之位的继承人,我为什么不敢回来?”刘明义神情平静,一步步往前,来到刘家众多高层面前。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刘阳莫身上,说道:“二叔,如今我回来了,你这个代理家主可以退位了。”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像是看待疯子一样,看着刘明义。

“哈哈哈……”刘阳莫更是狂笑起来,说道:“眀义,你是长房唯一传人是不错,可你弄丢了族中最重要的传承宝物,是整个家族的罪人,还有什么资格觊觎家主之位?”

其他刘家的高层族老,也都是冷眼相看。

不过刘明义却是不急不缓道:“我的确是弄丢了族中的传承宝物,不过我会负责将它找回来的。”

“就凭你?”刘阳莫摇头冷笑:“东西到了祝家手里,就算压上整个刘家,也休想再要回来了。你就更不用白日做梦了。”

“如果只有我,自然是不行的,不过我这次外出,请到了高人相助。”刘明义说话间,面朝殿外,躬身低头,以无比恭敬地语气说道:“有请云公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