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真的是他!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8-11-16 17:26:50 字数:2297 阅读进度:1199/1531

“还有谁要拦我?”

楚塑一拳几乎将孙千秋打得半死,凶威盖世,目光扫视出来而过,惊得场内众人全部都魂飞天外。

有了孙千秋的教训在前,谁还又敢再出头?

就连林雪汐也被这么酷烈的手段给吓到了,俏丽的面庞,惨白一片。

“妙儿,雪汐,你们还有什么好想的,甘明公子乃是人中龙凤,身份高贵,你们能够成为他的道侣,可谓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林霸峰急急地喊道。

黑水三族的其他高层,也恨不得能够立刻代替林妙儿和林雪汐答应下来。

现在主动答应下来,还算为时不晚,自己黑水三族照样可以和九炎宗攀上关系。

可如果真被对方强行将人掳走,那就是撕破脸了。

“让我成为这种人的道侣?休想!”林妙儿眼眶通红,扶着孙千秋,一脸的倔强。

“我”

林雪汐也一时难以下定决心。

她真的有些不甘心。

“嘿嘿,看样子你们似乎还对你们那位师尊,有所幻象啊。也罢,我就让你们认清现实好了。”楚塑发出喋喋怪笑,目光忽然扫视向虚空某处,说道:“阳泽,你既然已经到了,又何必藏匿身形,莫非你觉得你能瞒得过我?”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大吃一惊。

空羽门那位阳泽老祖难道已经来人?

众人顺着楚塑所注视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里的虚空扭曲了一下,显现出了一个黑袍老者的身影。

这黑袍老者身材高大,显得很有精神,不过此时他的面容,却透着一丝苦涩。

“师尊!”

林妙儿和林雪汐看到来人,都齐齐喊了一声。

黑袍老者点了点头,来到孙千秋身旁,注入一股元气,替其稳固伤势。

“老祖,我”孙千秋张了张嘴。

“不必说了,我都知道了。”

黑袍老者轻叹了一口气,看向楚塑,说道:“楚塑道友,我空羽门对你们九炎宗向来恭敬有加,你为何对我门中之人施以如此辣手?”

楚塑轻蔑道:“哼,我家明少主要挑选这破落帝族后裔的天才女子作为道侣,这是甘天准帝的意思,贵派区区一个高阶神君居然胆敢阻拦,我留他一条命,已经算是仁慈了。怎么?莫非你阳泽也要出面拦我?”

黑袍老者脸色一变,随即叹道:“既然是甘天准帝大人的意思,我又岂敢违逆。不过我空羽门发展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在挖掘出了两个不错的苗子,能否给我留下一个?”

楚塑目光和甘明对视了一下,眼神一阵交流后,说道:“既然你如此识相,那我便成全了你,甘明公子同意,只带走这一位。”

楚塑指向了林妙儿。

虽然林雪汐也很优秀,以三十六条秩序神链凝聚上品道印,晋升神君,就算是在最顶级的天门神宗内,都十分罕见。

可是和林妙儿相比起来,就差得太多了。

“师尊!”林妙儿花容失色,忍不住看向黑袍老者,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唉,妙儿,你以后跟了甘天公子,进入九炎宗,还能有机会得到甘天准帝的指点,这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黑袍老者宽慰着林妙儿。

他虽然也很舍不得放手这个天才弟子,可是他更清楚,胳膊扭不过大腿,自己空羽门这点实力,如何能够抵挡准帝威严?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我也懒得再留下,楚老,将人带走吧。”甘明早就已经不耐烦了。

楚塑点了点头,真要出手,将林妙儿再度擒拿。

场内,寂静一片,没人敢再多说半句。

不过就在这时,人群wài wéi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们想要把人带走,有没有问过我?”

这个声音不大,可是在本就安静的场内,显得无比的刺耳。

楚塑眯起眼睛,眸中寒芒迸现。

甘明更是暴怒,他没想到这种时候,还有人敢不知死活的阻拦。

看来是刚才只击伤孙千秋,没有形成足够的威慑。

必须得以血腥和杀戮才能立威!

“是谁在说话?滚出来!”

甘明冷冰冰地说道:“楚老,不管是谁,找出来直接杀死!”

楚塑点了点头,冰冷的视线,已经顺着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扫视过去。

被他注视的方向,人群大震,连忙往两边避开。

最后,一个年轻男子显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妈的!是这个小子!他这蠢货是要害死我们黑水三族啊!”

林霸峰看清目标,掐死云尘的心思都有了。

九炎宗的人要带走林妙儿,自己这本族之人都没意见,你一个外人闹腾什么!

“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闭嘴!”

“甘明公子,这小子和我们黑水三族完全没有关系。”

“要杀要剐随便你处置。”

“”

黑水三族的高层,一个个群情激昂,生怕被甘明误会自己和云尘有什么关系。

林妙儿一脸的惊慌,拉扯着阳泽,哀求道:“师尊,这人是我的恩人,你可以不可以出面保住他,我、我愿意去九炎宗。”

阳泽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难!这次甘明公子杀意已决,当众放话,恐怕谁都救不了这人了。看着吧,他很快就会死在楚塑手中。”

不过他在说完之后,却看到楚塑迟迟没有动作,只是站在原地。

不仅如此,楚塑看着云尘,神情惊疑不定,满脸的不可置信。

“楚老?”甘明皱了皱眉头。

他也是没有料到楚塑会有这么异常的反应。

楚塑没有理会甘明,他深吸了一口气,躬着身子走到云尘勉强,颤颤惊惊地问道:“在下九炎宗太上长老楚塑,未请教公子是”

短短一句话,楚塑说的磕磕绊绊,声音都带着颤音。

希望是我认错人了

根据得到的消息,那个人应该已经死了才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楚塑心中不停地在安慰自己。

云尘头也不抬,淡淡地说了自己的名字:“云尘。”

简简单单两个字,没有门派来历,没有身份介绍,只有简单的一个名字。

可是听在楚塑耳中,却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真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