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震惊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01-24 04:28:16 字数:2336 阅读进度:1282/1525

噗!

鲜血从吴浩断颈处,喷溅出来,将旁边的白发老者喷得满头是血。

白发老者身子僵立在原地,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血玉大船上的那些美人,见到这一幕,更是直接吓得瘫倒在地,浑身颤抖。

就连天音宗的众人,也是呆若木鸡,像是痴傻了一般。

吴浩可是血神窟新晋培养出的绝品道印天骄,将来有望登临神帝的核心种子啊!

对方竟然说杀就杀了!

要知道,以如今血神窟在荣天神域的威势,就算是杀血神窟的一只狗,那都是大罪。

竟然有人敢这么直接杀死吴浩!

“你、你竟敢……”

白发老者声音颤抖,看着吴浩身首分离的残尸,犹自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杀了又如何?一介蝼蚁,也敢威胁我,简直是找死。”金色战车中,传出了一阵淡漠清冷的声音。

“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过!你该死!你该死啊!”

甑羿气得快要发疯了。

他负责陪同吴浩出行,守卫其安全,如今却出了这种事,他就算是回到门中,也根本无法交代。

“给我死!”

甑羿暴怒出手,身体再次化为了一道血虹,直接冲着金色撵车扑杀过去。

他这次出手,比起之前对付天陵祖师时,还要凶猛狂烈。

血虹刺破虚空,散发的光华,映照得四周天地,都是一片鲜红如血。

不过就在这道血虹,即将没入金色战车的时候。

珠帘光幕之后,伸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轻巧地往下一翻。

轰!

甑羿所化的血虹,当场溃灭,被逼显现出身形。

那白皙手掌上,涌现无边宏大的掌力,往下一压,直接就将甑羿“嘭”的一声压在地上,双膝跪地。

“啊!”

甑羿出一声狂吼,体内神力狂涌,几欲破体而出。

他已然是将自身的修为,提升至绝颠,甚至动用了激发潜力的秘法,浑身上下的血肉几乎都快燃烧起来,在这瞬间近乎爆发出了巅峰准帝的修为。

可是根本没用,他的身躯依旧被牢牢地压在了地上,腰背也弯曲了起来,最后更是像癞蛤蟆一样,被压得五体投地,趴跪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与我们血神窟为敌!”甑羿发出歇斯底里地怒吼。

金色战车中传出一阵冷笑。

里面声音传出:“你想知道我是谁,那我就满足你。你见到了我,自然也就明白原因了。”

战车上的珠帘分开,坐于里面的男子身影,终于清晰地显现在众人之前。

“云尘!”

“你没有死!”

看到里面之人,天音宗这边当先就响起一阵阵的惊呼。

鱼玄素捂着嘴唇,美眸中满是惊愕,狂喜。

“是他!真的是他回来了!”段妙青激动得拉着身旁的秦柔和元妙。

“确实是他,我就知道他福大命大,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元妙唇角扬起一丝微笑。

天音宗上下,所有人都不由地发出欢呼。

“那人就是云尘?他不是应该死了吗?”

“是啊,据说他两年多前,惹得某位神帝亲自出手,截杀了他。”

“这消息,是当时天元剑宫那边放出的,按理说应该不会错才是。”

“……”

血玉大船上,各派的美女也都惊呼连连。

她们对于云尘的威名,也早就如雷贯耳了,特别是两年多前,云尘一战斩杀了阴鬼宗的巅峰准帝,斩杀了江家老祖,闯下了神帝之下无敌的名声。

像常华天,凤九霞,水玄静这些资深的绝品道印天骄,在云尘面前,都被压制得黯淡无光。

如今云尘再度现世,那种轰动,犹如巨石投湖,在她们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被压跪在地上的甑羿,在得知云尘身份的时候,也是瞳孔一缩,继而发出惨笑:“没想到啊,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我折在你这位神帝之下无敌的天才手中,也认栽了。不过你这次居然胆敢杀了吴岳神帝之子吴浩,这代价你绝对承受不起。你,还有整个天音宗上下所有人,都会历经世间最残酷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着甑羿阴森森的话语,方才还因为云尘归来而兴奋激动的天音宗众人,全部犹如被一盆冰水浇透。

是啊!

云尘这次归来,虽然能够对付得了吴浩和甑羿。

可是相当于血神窟来,依旧还是渺小如微尘。

恐怕血神窟中,随便走出一个神帝,就不是云尘能够对付的。

“云尘,你若现在后悔害怕,可以跟我回血神窟请罪,或许可以求一个速死……”甑羿注视着云尘,还想再说些什么。

“废话连篇!”云尘冷笑着打断,手掌凭空下压。

嘭!

甑羿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整个身体就被打爆成,化为了漫天的血雾。

天音宗众人都是神色复杂,面露担忧之色,天陵祖师也是欲言又止,最后化为了一阵叹息。

“出大事了!吴浩公子和那位甑羿准帝,都被杀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血玉大船上,被吴浩收罗的各派美人,也都慌乱无比。

“这件事也不知道会不会牵连到我们。”

“还是赶快返回门派,和门中的长辈商议一下。”

“……”

一众美女见到没人关注自己这边,纷纷从血玉大船上飞出,朝着四面八方飞遁离去。

对于她们的离去,也没有人在意。

“唉,云尘,你太冲动了。这一出手,击杀了吴浩和甑羿,血神窟便绝不会罢休。我死了不要紧,可你不该折损在这里。”天陵祖师叹息连连。

在他看来,云尘这次事情,做的确实有些鲁莽了。

“祖师,现在已经不是说这些的事情。吴浩和甑羿一死,血神窟必然能够通过他们留在门中的命牌,知道他们出事,恐怕很快就会有强者降临此地。依我看,不如立刻将门派化整为零,分多批遁逃,能够逃得了多少算多少。”曹秋阳急急忙说道。

天陵祖师无力地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这次事情太大了,血神窟为了立威,也绝不会放过我们天音宗任何一个活口。不管我们逃向哪里,不超过一天,就会全部被追上斩杀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