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各方反应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01-25 09:22:55 字数:2542 阅读进度:1283/1524

荣天神域,天元剑宫。

石竹,墨归,尧辰三大神帝,在一处隐秘的洞天结界中修行。

在他们四周,一股无比恐怖的剑意涌动着。

周边元气都受到影响,竟然也化为了无形剑气,穿梭不定。

在上次,云尘将一种帝道极致意境的部分精要,融于剑法,传给他们之后,他们便一直在苦苦参悟。

虽然他们不像云尘有神话宝镜帮助,能够很容易就参透帝道极致意境,但也有不少收获。

凭着那些领悟,他们的战力,比起先前,至少增长了五成以上。

突然,这处洞天结界的门户,急剧闪烁了一下。

只见常华天和凤九霞两人,神情急切地出现在了里面。

“你们两个如今也是成就了准帝的人物,怎么还是如此冒失!”石竹神帝皱了皱眉头。

其他两位神帝也都停下了修行。

常华天顾不得解释,连忙说道:“云尘回来了!”

“嗯?你说什么!”石竹神帝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不由面露喜色,兴奋道:“好极了!上一次,云尘已经答应加入我天元剑宫,却因为意外,下落不明。这次回来,一定要将他尽快接入门内。”

墨归和尧辰神帝脸色也浮现了笑意。

像云尘这种绝世天才,一旦拉拢过来,对于门派将来的发展,好处太大了。

不过常华天神情却有些复杂,沉声道:“只怕这事有些麻烦。我刚刚得到消息,就在不久前,云尘回到天音宗,正好遇到血神窟的人凌虐天音宗的人,于是他出手斩杀了对方。”

石竹神帝三人一听,脸色也不由凝重了下来。

“杀了血神窟的人?”石竹神帝皱着眉头。

“而且不是普通人,杀的是血神窟新晋的绝品道印天才,吴岳神帝之子吴浩,还有一位血神窟的高阶准帝。”常华天苦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石竹神帝三人脸色彻底变了。

三大神帝陷入了沉默,久久不语。

最终,石竹神帝还是心怀期冀,追问道:“这消息,确实吗?”

常华天点了点头,说道:“这消息,乃是我们在很多年前,埋在血神窟的暗子传出的,应该确切无疑。而且他还说,血神窟那边现在已经派出了高手,前往天音宗了。”

三大神帝听到这里,皆是发出一阵叹息,再没有多说什么。

凤九霞忍不住道:“三位神帝大人,能不能救一救云尘?这次若能保下他,那他一定会感念这份恩情,以后对我们天元剑宫,死心塌地。”

三大神帝相互对眼了一眼,神情都透着几分无奈。

“如果云尘杀的只是血神窟的一个普通弟子,我们三人或许还可以保一保他。可是他这次惹下的祸太大了,我们就算出面,怕也没用了。”石竹神帝摇了摇头。

“是啊,云尘是必死无疑了。血神窟折了一个神帝子嗣,一个高阶准帝,必定要以血腥手段报复,以震慑天下。谁敢阻拦,都会遭受血神窟最为酷烈的报复。”

“你们也知道,如今的血神窟有多强大。我们天元剑宫,和天鬼道,枯寂山加在一起,面对血神窟都处在下风。我们纵是想救,也无能为力。”

墨归神帝和尧辰神帝也都相继出言。

常华天和凤九霞虽然心中早有所料,可听到这里,也依旧还是叹了口气。

“我自修行以来,还从未对哪个人服气过。唯独这云尘,令我不得不心服。”常华天感慨了一声,说道:“三位神帝大人,我想前去天音宗一趟,见证他这位绝世惊艳的天才最后的落幕。”

“我也去。”凤九霞也说道。

“去吧!记住,只能遥遥观望,不得插手!”石竹神帝郑重地告诫了一声。

天鬼道。

水玄静此时也接到了消息。

她神情复杂,轻语道:“云兄,我所能做的不多,只能在你身陨之地,祭奠一壶美酒。”

随即,她亦动身,前往天音宗。

“我门也去看看吧,虽没什么交情,但毕竟是光耀一代的天骄,值得我们走一趟,为其送葬。”枯寂山的裴氏兄妹也走出了山门。

天音宗,玄极峰。

各脉祖师,所有的长老弟子,尽皆聚集于此。

整个山门中,透着一种惨烈悲壮的气氛。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整个门派都将会灭门。

现在,大家都像是等待被行刑的死囚,那种等死亡来临的感觉,简直要将人逼疯。

有些弟子,甚至是长老,都承受不住那种压力,或者不甘于等死,竟然咬了咬牙,直接遁逃离去。

对于这一幕,天陵祖师还有各脉的祖师,无动于衷,并没有阻拦什么。

他们很清楚,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从容赴死的勇气。

云尘亦是冷眼旁观。

他知道这种生死一线之间的煎熬,才是最磨砺心境的。

只要能够经受住这一遭,对于大家心灵意志的修行有巨大的好处。

所以他才没有安抚众人。

而且,在这种关头,也愈加能够分辨一个人的品性。

有些人畏惧死亡,最后关头,脱离门派,选择了遁逃,而有些人虽然同样怕死,但依旧选择留下。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本就人丁稀少的天音宗,遁逃出去的长老和弟子,竟然占到了一小半。

甚至,还有两位巅峰神君级的祖师,都溜走了。

“唉,郑阳和王晖糊涂啊!他们应该知道纵使现在遁走,亦难逃血神窟的追杀,还不如留下,和门派共存亡,尚可保留一分体面。可他们,却抵不住心中的恐惧。”天陵祖师痛苦地闭上眼睛。

逃走的那两位巅峰神君,出自玄极峰一脉,甚至还得到过他不少指点。

“有些人,注定可共富贵,却难同生死。他们走了也好,去芜存菁,以后门派发展才会更好。”云尘淡淡地说道。

听到这话,天陵祖师差点生生地被气笑。

其他人也是无语至极。

门派马上就要被灭门了,你还扯什么去芜存菁,以后发展。

若不是云尘实力太强,而且多次为门派力挽狂澜,很多人都快直接开骂了。

“云尘,这个时候,你就别开玩笑了。”鱼玄素幽幽地说道:“而且你这次也确实轻率了一些。”

云尘笑了笑,打量着鱼玄素身上的大红盛装,问道:“怎么?你是怪我出手鲁莽,破坏了你的喜事?”

鱼玄素气得够呛,没好气地白了云尘一眼。

“好了,不说笑了。其实大家不必如此悲观,我既然敢出手杀人,自然就有能力摆平此事。”云尘说道。

众人闻言,却是不信。

虽然云尘的实力确实厉害,之前就有斩杀巅峰准帝的惊人战绩,可是相比于血神窟,那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们只当这是云尘安抚大家的谎话,让大家在等死的过程,不必那么煎熬。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