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极道之宝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06-06 18:06:05 字数:2321 阅读进度:1410/1527

神魔大世界分崩破灭,无数的道统势力湮灭于历史之中。

这些消息,对于这些化为灰色雕像的七劫帝尊而言,触动非常大。

过了许久之后。

那老者雕像中才传出一阵叹息:“老夫当年就有预感,神魔大世界将会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动荡,这才不惜拼尽一切,带领门中强者一起来争夺那机缘。没想到,唉……”

中年文士发出一阵苦笑:“这么说来,我等就算当初没有进来此地搏杀争斗,留在外面,也躲不过那惊天的浩劫。这倒是让我稍微宽慰了几分。”

剩下的俊朗青年,还有艳丽妇人也是苦笑连连。

这个说法,确实能够安慰一下他们自己。

毕竟,他们当初带着各自势力的强者,进来征战厮杀,全部葬送在了此地,导致了自家道统灭绝,心中自然是充满愧疚悔恨的。

云尘听到几人对话,心头忽然一动,问道:“几位前辈,当初你们到底是在争抢什么机缘?”

能够让这么多七劫帝尊,如此疯狂抢夺。

那等机缘该是如何逆天!

云尘想象不出。

天幻帝尊水清荷也是竖起耳朵。

“怎么?你对这机缘感兴趣?想要得到吗?”老者声音中透着几分玩味。

云尘非常干脆地摇头,说道:“几位前辈实力通天彻地,争夺机缘,尚且落得如此处境,晚辈可不敢奢望,只是怀有几分好奇罢了。”

云尘虽然喜欢冒险,但也并非利欲熏心到没有理智的程度。

十几个七劫帝尊抢夺机缘造化,死了大半,剩下四个也变成了雕塑。

他这点实力,哪里敢有什么想法。

“呵呵,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艳丽妇人传出了一阵轻笑,说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们争夺的机缘,就是我们后面的这块石碑!”

石碑?

云尘愣了一下,抬眼看去。

在这四座雕像的后面,却是屹立着一块巨大的灰色石碑。

不过上面空无一字,也没有任何的纹理和图案。

云尘之前倒是看到了这块石碑,但没有注意。

此时,他再仔细打量,可依旧没有发现有什么非凡之处,就像是普通的石碑。

不过也正是如此,才显现出它的不寻常。

要知道,此处空间世界,凶煞之气浓烈,连帝尊法体都可以侵蚀,真要是普通石碑,瞬间就会被腐蚀得一干二净了。

水清荷眼波流转,神情满是困惑。

以她的眼界,竟也分辨不出这石碑的底细。

而且有了先前的教训,她现在也不敢贸然散发出神念窥探了。

云尘眼睛微眯,暗自将神话宝镜催动起来。

不过没等镜光映照到那灰色石碑上,镜光就轰的一声,自行溃散。

神话宝镜残破的器体,也自行从云尘体内飞出,跌落在灰色石碑下方,不断地颤鸣。

它似乎在为刚才要映照石碑之冒犯举动,在赔罪忏悔。

云尘看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神话宝镜绝对是七劫帝尊的本命神兵一个层次的宝物。

就算如今器体已经破碎了,但也不该怂到这种程度。

“嗯?这是紫薇神教的镇派至宝,神话宝镜!”

看到这面残破宝镜跌出,几尊雕像中都传出了轻咦声。

“这神话宝镜,虽非以攻杀之威见长,但却具备各种匪夷所思的玄妙之用,十分了得,竟然破损成了这个样子!”

“神魔大世界破灭,看来紫薇神教也遭了大劫啊。”

“紫薇神教的天微老人,与老朽曾经论道七载……”

“……”

几尊雕像感慨叹息了一阵。

随后,那位老者雕像轻叹道:“小辈,你是紫薇神教的传人?”

云尘对于那紫薇神教一无所知,自然不会自作聪明地冒充,当即摇头道:“并不是,晚辈是无意中得到的这件宝物。”

“唉……”老者再次叹息了一声,说道:“把神话宝镜收起吧。别说此物现在已经残破了,就算是巅峰鼎盛之时,也不可能映照出这石碑的半分情况。”

“前辈,这石碑到底是什么宝物?”云尘忍不住问道。

老者犹豫了一下,吐出了四个字:“极道之宝!”

“极道之宝?”

“不错!这是一位极道帝尊的本命宝物!何为极道帝尊?那是渡过了九次神劫,将自身选定之大道走到了极致,身与大道相合的存在。

所以,此物的价值,纵使老夫不说,你们也该明白了吧。”

云尘听到这里,彻底愣住了。

九劫帝尊!极道帝尊!

这是真正无敌世间的存在!

神魔时代鼎盛时期的无上霸主!

每一位九劫帝尊,都代表了世间某一种大道的极致。

这种人物的宝物,也难怪会吸引这么多七劫帝尊争抢了。

“所以,当年那一战,是前辈几人,最后夺到了这件宝物?可是你们怎么又会……”云尘不由问道。

“告诉你也没什么,当年我们厮杀最后,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我等原本还要继续杀下去。可是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座石碑,突然爆发了,喷射出无穷的极道物质。

那些极道物质,对于和那位极道帝尊xiū liàn同一条大道的人而言,那是琼浆玉露,大补之物!而对于我们这些xiū liàn不同大道的来说,却是毒药!

极道物质喷发,瞬间充斥整个战场。

在那一战中没死的人,都沾染了极道物质,全部发生了异变而殒命。我等四人,修为高深一些,没有立刻殒命,但肉身法体却都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异变。”

重新提起这件事,老者的语气变得有些不稳定。

仿佛,记忆又重临当初那恐怖的一幕。

“好了,这些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说了。”中年文士出声打断,随即冲着云尘和水清荷,说道:“这处战场,是当年我们布置的。你们若想离开,我们四个可以帮你们,不过你们需要答应替我们做一件事。”

听到对方提起正事,云尘和水清荷都是精神一震。

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离开这个鬼地方。

“几位前辈想要我们做什么?只要我们能力所及,必然做到。”云尘说道。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