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这种人最可耻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07-07 04:21:19 字数:2814 阅读进度:1438/1531

就在许素感伤的时候,殿内众人已经重新落座。【≤,.▽.o√

许长青冲着云尘介绍道:“这位是角蛮神帝,走的是以力称雄之道,曾经力斩过同阶巅峰神帝。旁边那位是与他性命交修的青冥牛帝,力量强横,与角蛮神帝契合,联手之下,曾经与四位巅峰神帝一战,战而胜之。”

听到许长青在讲述自己的战绩,角蛮神帝得意大笑。

“这位是混君道人,是我们沧浪地域一位非常有名的老前辈,巅峰神帝境界,而且极其精于阵法一道。”

“这位边度飞公子,并不是我们沧浪地域的人,而是墨江域玄金剑派的天骄,剑法绝世。”

许长青又将邋遢老道人和御剑华服青年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微辰界,虽然在神魔残界一百零八界中疆土极小,但内里也分出成千上万的地域,每一块地域,都有外边一处上等神域那么大。

许家所在的沧浪地域如此,边度飞所在的墨江域也是如此。

关于这其中的一些情况,云尘在浏览许氏族史的时候,也了解了不少。

“云公子,不知道你是……”许长青委婉地问起云尘的情况。

“我?一介无名之辈罢了,不值一提。”云尘淡淡笑道。

许长青只当云尘不愿意表明来了,也不好追问。

倒是魁梧大汉角蛮神帝冷冷一笑,讥讽道:“藏头露尾,连身份来历都不敢说,也配与我等同列一席。”

许长青脸色一变,正要打圆场。

角蛮神帝就有已经摆手道:“罢了,我可没工夫陪你们应酬客套。许家主,你许诺谁能解决你许家这次为难,你愿意拿出三件贵族渡劫境神帝留下的三件宝物。可现在来了这么多人,这宝物只有三件,该如何分?”

“这个……”许长青和许家一众高层,脸色都不太好看。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角蛮神帝竟然如此无礼,连许家这边的危难都没化解,就已经开始想分配起宝物了。》,.∞.o◎

而且现在来了四方人马,那三件宝物确实也不好分,角蛮神帝这么一问,等于是将许家给逼到墙角了。

“你们也不用再想了,这次我和青冥兄,一同来了你们许家,一件宝物可是打发不过去的。我们这边,就占两件宝物好了。”这时,角蛮神帝又闷声开口。

旁边,那位青冥神牛化形的男子,拍手道:“角蛮兄,此言妥当!”

这下子,许家上下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角蛮神帝这意思,是准备让混君道人,边度飞,还有云尘三个人,去分剩下的一件宝物了。

这么个分配方案,许长青担心没等大家合力破局,就得自己人先打起来。

邋遢老道人自顾自地喝着佳酿,吃着菜肴,这时抬头说道:“老道这次过来的目的,对那宝物还在其次,主要是想来见识一下那血脉禁制大阵。这种阵术之法,老道以前可少有接触,值得研究一下。

当然了,除此之外,老道也不能白白出力,自然也是要一件宝物的。”

说完之后,邋遢老道人一脸玩味地看向旁边的边度飞。

边度飞并没有动怒,神情依旧是那般冷峻,淡漠道:“我对你们许家的那三件宝物,并不感兴趣,又不是渡劫境神帝蕴养的本命神兵,我还不放在眼里。我这次过来,助你们许家,要求只有一个,那便是你们许家那两块关于剑道的传道玉璧。”

此话一出,许家上下所有人,不管是高层神帝,还是核心嫡系小辈,全部脸色大变。

这两块传道玉璧,乃是许家传承大道的核心根本,是许家族人修行的指路明灯。

若是没有了这两块传道玉璧,许家后人修行效果都可能要折上一半。

“边公子,此事……”许长青沉着脸开口。

边度飞打断道:“放心好了,本公子出自玄金剑派,还是要脸面。若是许家主请的其他帮手,就能化解此次危机,我转身便走,不会收取任何报酬。

若是其他人都无法救下许家,最后只能靠本公子手中之剑破局,那么两块传承玉璧的报酬,本公子就一定要收。”

许长青听到这里,脸色倒是缓和了几分。

他和其他几位家族神帝高层对视了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如果角蛮神帝和混君道人几个,若是能解决此事,他们可以留住玉璧,若是最后只能靠边度飞,那交出传道玉璧,那也不是不可以。

否则整个许家都被灭了,再留着传承玉璧,又有何用。

许长青最后将目光看向云尘,问道:“不知道云公子你是……”

他是真担心云尘也会提出什么非分要求。

云尘笑了笑,道:“我对报酬比较随意,许家主看着给好了。”

其实云尘根本没想过在许家收取好处。

他对许家那点家底也实在看不上,这次准备插一手,那也是偿还一分人情罢了。

毕竟,他是借用了许家的血脉传送阵才能到这里。

如果不是担心许长青他们怀疑他别有企图,他直接就说不想要任何报酬了。

大殿内,气氛突然安静了一下。

看到云尘如此“好说话”,角蛮神帝几人脸上冷笑连连,就连许家这边的高层,神情也透着几分古怪。

倒是许家那些核心嫡系小辈,对云尘感官非常好。

“这位云公子倒是个厚道人。”许素微微颔首,轻语道。

“姐姐说的对,这个云公子还真是好人,到时候家族危机化解,父亲肯定会令给他一份满意的报答。”许璐也在一旁点了点头。

旁边,一位神帝族老听到两姐妹的话,不由面露苦笑,欲言又止。

许素注意到这一点,不由道:“五叔祖,有什么不妥吗?”

那位五叔祖冲着两姐妹传音道:“你们啊,想得都太简单了。这世道,敢狮子大开口的,那都是有真本事的。那位云公子,之所以如此好说话,恐怕是见到了角蛮神帝等人的威势,心中底气不足,这才如此。”

许璐瞪大了眼睛,说道:“可那云公子,不是避过了外面歹人的阻截,成功到了我们许家了嘛,这实力应该极强吧。”

五叔祖叹息道:“刚刚我已经问过领他进来的许茂,他说这位云公子,掌握着一门极为玄妙的隐迹藏形的秘法。此人估计就是靠着这秘法的特殊,才能避过耳目,偷偷溜到我们许家。在真正的战力方面,恐怕不会如何厉害,对于我们许家此次危难,怕是没什么帮助的。”

许璐眼睛瞪得更大了,不解道:“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还要来我们许家。”

许青对于人情世故,知道的比许璐要更清楚一些,此时俏丽的面庞浮现一丝冷笑,讥讽道:“这种人,最是可耻!恐怕他一开始,就是想趁着我们许家大难临头,无暇计较其他,过来蒙混一点好处。到时候好处到手,他仗着掌握的隐匿之法,便能偷偷离开,至于我许家灭不灭,他又不会关心。”

许璐听闻这话,登时气得小脸通红,气鼓鼓地瞪向云尘。

许青也冲着云尘的方向,冷冷地扫视了一眼。

这件事,最恶心的地方,在于明明猜到了对方的龌龊打算,许家却偏偏不好说什么。

毕竟,在外人看来,对方可是冒着危险赶来许家援助,而且在报酬方面也极好说话,许家总不能凭着对人心的揣度和猜测,就和对方翻脸吧。

“嗯?”云尘生出感应,扭头看去,正好看到隔壁桌,有一大一小两姑娘对自己摆脸色。

他之前倒没想那么多,现在察觉到殿内众人的古怪反应,心头一琢磨,也反应过来,不由觉得有些好笑。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