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拍跪在地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07-12 13:08:12 字数:2342 阅读进度:1456/1524

许素听完后,气得身子发颤,再也忍不住了,怒斥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听不懂吗?

没关系,传话到许家,你们许家的家主和高层自然能听懂。”

范惊龙淡淡道:“还有,你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再敢和我这么说话,小心你许家鸡犬不留!”

“你!”

许素心中愤怒无比,但还真不敢在发作。

毕竟,以范家的能力,想要灭掉许家,实在太轻松了。

“还有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立刻滚回去给许家传信!少在这里给本公子碍眼!”

范惊龙看到云尘还坐在一旁,无动于衷的样子,眼中浮现一丝冷意。

云尘坐在位置上,抬眼看了一下范惊龙,淡淡道:“你确定你是在跟我说话?”

范惊龙一听,不由一阵发笑,道:“不是和你说话,难道还是本公子在自言自语不成!你们许家,怎么会派你这种脑子不清醒的人出门?”

云尘手指轻轻地扣动着桌子,不急不缓道:“第一,我并不是许家的人。

第二,你这般口无遮拦,挑衅我,可知道会付出什么代价吗?”

此话一出,不仅范惊龙哈哈大笑。

旁边,那各大势力的公子小姐也是抱肚狂笑。

他们还真没想到,今天还能碰上这么一个浑人,在范家对范家少主说这种可笑的话语。

简直是失心疯了!“范惊龙,其实我也很好奇,这小子会让你付出什么代价?”

旁边,大胖子周淮南看热闹不嫌事大。

一张肥脸上,满是戏虐的笑容。

“是啊,这小子语气说的这么吓人,连我都差点被唬住。”

在周淮南身边的刘**,冲着云尘挤眉弄眼,还伸出了一根手指,勾了勾,嘲讽道:“小子,我现在也挑衅你了,你又准备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看到他这搞怪的动作,登时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就连正殿中,其他几处宴宾区,也有人目光张望了过来。

春夫人这等渡劫境的大佬,此时也是摇头失笑,看着云尘的目光,带着几分怜悯。

这个年轻人,怕是刚来青雷域,还不知道范家的可怕吧。

今天怕是别想全须全尾地离开了。

果然!这个时候,范惊龙已经阴测测地开口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许家的人,就凭你刚才说的话,就足够你死十次了!不过今天是我父亲的庆宴,我便饶你一命,只将你废掉好了。”

说话间,范惊龙身上猛地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气势。

他整个人犹如瞬间化身成了古老的蛮荒巨兽,光光散发的凶煞之气,就足以让寻常神帝肝胆欲裂。

轰!他一拳打出,拳劲凝练,力量之强大,简直比得上两三个寻常巅峰神帝的总和。

“好霸道的一拳!”

附近一众世家公子小姐,感受到范惊龙这一拳的威势,都是不由变色。

范惊龙作为范家这代的领军人物,得到范家倾力栽培,自身资质也颇为不俗,修为已经达到了巅峰神帝的层次。

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

可大家没想到的是,范惊龙根底锤炼得如此雄浑,光光力量方面,就足以碾压同阶了。

曾经的角蛮神帝,司徒席,混君老道这些人,与之比起来,甚至都要逊色一丝。

众人中,也唯有折天心,脸上还保持着淡然之色。

“范惊龙果然不俗啊,恐怕最多五百年内,他领悟的大道层次再高一些,便能踏入半步渡劫境。

再有一千年打磨,做好渡神劫的准备,范家极可能再出一个渡劫境强者。”

风夫人暗自点头道。

“范惊龙还说只教训一下那小子,出手这么凶猛,分明是没准备给对方留活路啊。

等一下,恐怕那人会直接被打爆。”

周淮南脸上的肥肉抖了抖,笑得就像只肥鸭子。

不过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徒然僵住。

只见在范惊龙那一拳即将打中云尘的时候,云尘悠然地往前踏出一步,手掌随意伸出,一巴掌拍下。

那姿态,就犹如是在挥赶苍蝇蚊子那般随意,可是掌势笼罩而下时,却犹如魔手遮天!无形的气势,压得范惊龙如同身陷沼泽的凡人,动弹一下都十分艰难。

“不好!”

范惊龙脸色狂变,发出野兽一样的怒吼,竭尽全力,也只能将收拳横臂,架在自己头顶,去迎接云尘的那一掌。

轰!下一刻,范惊龙整个人都被云尘一掌拍跪在了地上。

两条手臂更是呈现不规则的扭曲,一截截白森森的断骨,从血肉中刺出。

他双膝所跪的地面,更是呈现蛛网一般的裂缝。

看到这一幕,周淮南,刘**等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范惊龙在他们这一辈人中,那绝对是数得着的强者啊,甚至很多老辈高手,也不及范惊龙。

可现在,竟然被人随手一巴掌拍跪在了地上。

就连折天心亦是瞳孔收缩了一下。

“好胆!竟然敢在本夫人面前行凶!”

春夫人又惊又怒,刚才变故出现的太突然,让她连出手救援的时间都没有。

要知道,在这片宴宾区中,可就只有她这么一个渡劫境大佬在场。

范惊龙在她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伤,要是让范家误会是她袖手旁观,那就不好了。

“呵呵,你这老妖婆说话倒也有趣,没看见是范惊龙主动冲我出手的吗?

他对付我的时候,你视而不见,我出手反击,你就立马跳了出来。

怎么着?

这小子是你的姘头?”

云尘笑容玩味,说话的同时,一只手还按在范惊龙头顶,让其死死地跪在自己面前。

“嘶!”

等时间,场内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春夫人可是渡劫一重的强者,身后更是有红坊商盟这尊庞然大物作为靠山。

别说是他们这些小辈了,就算是自家的渡劫境高人,也不敢这么羞辱春夫人。

“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春夫人气得脸庞发青,她作为红方商盟在青雷域分舵的主事人,何曾有人敢骂她老妖婆。

“这里出了什么事?”

这时,正殿中其他几处宴宾区的宾客,一个个目光也都投视了过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