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又跪一个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07-13 16:30:19 字数:2490 阅读进度:1457/1531

范家宴客的正殿中。

几处宴宾区的宾客,目光全部都焦注在了云尘这边。

看到范惊龙这位范家少主,进被人打得双臂折断,满身鲜血的跪在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

大家怎么都无法想象,在范家这种喜庆的日子里,竟然有人敢这么干!这已经不是在打脸范家了。

根本是踩在范家头顶拉屎拉尿!“畜生!是谁给你的胆子,在我范家放肆!”

轰!一位身躯硕壮的老者,缩地成寸,瞬间出现在云尘这片宴宾区。

看着范惊龙如今凄惨狼狈的模样,老者目呲欲裂,恨不得立刻将云尘撕碎。

“范尧总管!”

看到这老者,不少人都是眼皮一跳。

这老者虽然并非范家那几位渡劫境老祖,但在范家地位极其特殊。

要知道,范家那几位渡劫境的老祖,都是高高在上,平日里都是不管事的。

当代家主范仲天,也只会负责决断一些大事。

至于其他事物,便都是由这位老总管的负责,甚至范家在各处的产业,也是由他在总理。

在范家执掌这么大的权利,没有点实力,自然是镇不住其他人的。

传闻,范尧比起家主范仲天还要更早踏入半步渡劫境。

只不过一直没有去渡神劫。

“尧总管,刚才事出突然,本夫人没能及时阻止……”春夫人轻叹了口气,不由解释了一句。

范尧摇了摇头,道“春风人说笑了,你是我范家的贵客,有狂徒作乱,自然有我范家处理,岂能劳动你的大驾。

这个小畜生,便让老夫一力毙杀吧。”

春夫人提醒道“尧总管小心,此人实力不弱。”

云尘能够一招便将范惊龙打跪在地,这份实力,最少都是半步渡劫境,而且得是半步渡劫境中的强者才行。

她觉得范尧未必收拾得了云尘。

范尧笑了笑,也不答话,已经脚步迈出,冲着云尘逼近过去。

若是在其他地方,他还没有其他把握。

可现在是在范家府邸。

这里可是有着范家几位渡劫老祖苦心布置的家族大阵,他身为范家总管,可以暗中借取阵势之力,加持己身。

可以说,渡劫境大佬不出,他完全可以镇压任何人。

范尧一连往前走出七步,每一步落下,就有一股股大阵之力,地底涌出,融入他体内,让他的气势在增强。

七步之后,范尧的气机强盛到了极致。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

云尘又是一巴掌拍出。

轰!加持在范尧身边的阵势之力,直接崩溃。

范尧这位范家总管,也如范惊龙一般,被直接拍跪在了地上。

而且他看着比范惊龙还要凄惨,小半个身躯都被拍烂了,剩下的残躯不断地抽搐着。

“老东西,你就这么点实力,也配在我面前叽叽歪歪。”

云尘伸手一提,将范尧抓到了范惊龙的身边。

一老一少并排跪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春夫人瞳孔骤然收缩。

其他人也是脸色狂变。

“渡劫境强者!”

“他竟然是渡劫境强者!”

周淮南几人惊得大呼小叫。

不是渡劫境强者,又岂能将阵势加身的范尧,一巴掌拍得半死!春风人自付就算是自己出手,也绝对做不到。

毕竟她可并不是擅于战斗方面的。

想到这,春风人脚步往后退了退。

折天心脸色凝重,也退了两步。

他手掌不自觉地握着了腰间悬挂的一块佩玉上面。

其他几处宴宾区中,前来范家做客的几个渡劫境大佬,也不由自主地站起了身子,一个个神情怪异。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有渡劫境强者和范家干上。

这下事情,倒是有些意思了。

有些人眼中还闪过幸灾乐祸的神色,想看看范家会如何处理今天这事。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要到我范家闹事!”

这时,一个气态威严的中年男子,踏入了场内。

看到范惊龙和范尧的惨状,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抹森然杀意。

“父亲!”

范惊龙又羞有愧。

这中年男子赫然便是今日方家庆典的主角,方家当代家主,范仲天。

范仲天看都没看范惊龙,而是目光盯着云尘,沉声说道“我范家与阁下无冤无仇,你却挑我范家今天庆宴上门闹事。

不知道阁下有什么要跟我范家交待的吗?”

“交待?”

云尘撇了撇嘴,双手负后,淡漠道“我昨日便来你范家拜访,却被你范家守门之人轻视,拒于门外。

今日再来,又被你儿子范惊龙多次挑衅,我没有当场毙杀他们,已经算是仁慈了。

这件事,该是你范家给我一个交待吧。”

此话一出,饶是以范仲天的城府,此时也是气得脸色发青。

在范家庆典,宾客齐聚之际,你上门闹事,把我儿子和家族总管打伤,还将他们逼跪在地上,让范家遭受此等大辱,居然还有脸要范家给出交待!范家立族青雷域这么多年来,何曾遇到过这种事情。

“好!好啊!那不知道,你想要我范家给出什么交待!”

范仲天咬着牙开口,话语中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纵使对方是渡劫境,今天范家也杀定了!“我听说你们范家手里有风云令,交一枚给我,今天这件事就算揭过了。

要是拿不出来,范家今天这庆宴也不必办了,这两位改办丧事吧。”

云尘一脸淡漠地说道。

要知道,他可是连渡劫境都杀过好几位。

又岂容范惊龙这种货色挑衅羞辱?

若非为了风云令,他早就将其毙杀了。

至于范尧,张口闭口喊他小畜生,也算是活到头了。

整个范家正殿,所有宾客都是看得目瞪口呆。

见过嚣张的,可没见过嚣张到这种程度。

当着四方宾客的面,范家要是不将这小子给宰了,今天的庆宴,恐怕就会成为一桩笑话了。

“仲天!你还和这小子啰嗦什么!此人今日必须死!”

这时,又一道身影踏入场内。

这是一个黑袍老者,头发花白,一身气势却是比范仲天还要强盛得多。

范崔山,范家的渡劫境老祖之一。

“仲天,今天是你的大日子,你就不必出手了,还是让老夫料理了他吧!老夫已经许多年没有出手了,今天便杀一个渡劫境立威!”

范崔山脚步一踏。

轰!整个范家府邸所在,都猛地抖了抖。

一片片阵纹浮现,交织成的禁制大阵,将范家彻底封锁,显然是不准备让云尘有逃命的机会。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