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独孤笑,好奇宝宝

小说: 修真万年归来 作者: 缸里有米 更新时间:2019-04-06 18:17:13 字数:3412 阅读进度:412/1109

“我信!我太相信了!骑鲸的少年!你很强大很风骚的!”姜天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

“我不是骑鲸,我是站上面的,我站了三年梅花桩呢!”独孤笑认真地纠正道。

“独孤先生,换身衣服吧,我帮你把衣服洗一洗晾干了!”石井御莲娉娉婷婷地上前,娇声道。

“不用!我自己可以来的!”

独孤笑俊脸一红,躲闪着石井御莲那勾魂摄魄的眼神,连忙摆了摆手。

他运起功法,周身顿时冒起丝丝白色的雾气,很快衣服就被蒸干了。

“你修炼的这种气息叫什么?是武者的真气吗?”姜天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总之能打架能杀人就行了,我师父说这依旧是真气,不过比一般的武者真气更加凝萃浑厚一些罢了!厉害吧!”

孤独笑四处摸了摸自己的黑袍,已经全部干了,很得意地笑了笑道。

“那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层次?”姜天拉着他进了舱房坐下,让石井御莲布置饭菜,又问道。

“不知道啊……”

“你修炼的功法叫什么?”

“不知道啊,师父教我,我就学了,我师父好像说是‘基础功法第二套’……”

独孤笑简直一问三不知,让姜天很无语。

你怎么不第三套广播体操呢。

这名字根本不霸气啊!

你想啊,别人出招什么“怒海剑诀”什么“二天一流奥义,舍身之刃”,你丫一拳轰出,高喊一声:“基础功法第二套!”,很搞笑啊!

……

“我去,这个鱼肉没熟啊,你怎么能吃呢?简直太野蛮了,不怕拉肚子?”

“这个叫生鱼片!蘸芥末酱油吃,就是这个吃法。”姜天很想一巴掌拍飞他。

“哦,这个就是芥末啊,我试试……”

独孤笑夹起一块生鱼片蘸了一大团芥末,急吼吼地塞进嘴巴里。

“你少点……”姜天想拦都没拦住,只能很同情地看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独孤笑不解地看着姜天。

忽然,他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气,眼泪鼻涕一起飚出来,还有一种呼吸困难心脏紧缩的感觉。

“妈的,这鱼有毒!姜太初,你竟然想害我,枉我对你很信任……”孤独笑怨愤地瞪着姜天道。

“你有点出息好不好,芥末就是很呛,就是这个味,你不能吃别吃那么多啊!喝点饮料!”姜天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是这样吗?”

孤独笑俊脸一红,知道没见识的自己露怯了,连忙端起果汁狂灌一气,终于好了。

他尴尬地笑了笑道:“你早说嘛,早说我不就知道了吗?真感觉很像是毒药啊!和五步断肠散差不多的味道!”

“谁知道你这么没见识啊?连芥末连生鱼片都没吃过!”姜天白了他一眼。

“你再这样说我,我和你急眼啊,不跟你玩了!”独孤笑气呼呼地站起身来,拔脚就走。

姜天也不拦着他。

那几艘渔船早就被甩出几十海里之外了,他那头蓝鲸也游走了,有种你飞过去吧。

不一会儿,独孤笑就一脸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幽怨地看着姜天道:“哼,我这次算是上了贼船了,你简直太可恨了!”

“既来之则安之,骑鲸的少年,让我们一起享受东洋之行吧!”姜天笑呵呵地道。

“我没骑,我是站着的。我怎么觉得你在嘲笑我呢,好像我在骑猪一般!那是梅花桩的步法,你有我稳么?”独孤笑气呼呼地纠正道。

“不错,不错,很稳!”

姜天笑道:“你出来几天了?你师门知道吗?要不要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我要打电话,肯定会被我师父抓回去的,而且会吊起来打一顿!”独孤笑一脸惊恐地道。

“只是报平安,你又不用告诉你的地点,他怎么抓你呢?别让家人担心嘛!”姜天说道。

“是这个道理啊,我师父说,我们师门二十年都没人下过山,而且他们一直以为我没破除山门封禁阵法的能耐,没准他们会当成我失踪了,会很担心的!”

孤独笑皱了皱眉,苦恼地道:“但是,我的手机现在已经没信号了,我一定是买了假手机!”

“不是假手机,这里没信号的……”姜天一头黑线。

“为什么没信号?在外面一直有啊,我还上过网呢!”独孤笑一脸好奇地问道。

“你知不知道一种设备叫信号基站的……”

姜天无奈地科普了十分钟。

独孤笑这才点了点头:“明白了,可那我没办法打电话了!”

“可以打,用卫星电话!”

姜天把手插进口袋,装着掏摸的样子,从储物戒指中祭出一个卫星电话,递了过去。

“初哥,卫星电话为什么可以打通?”独孤笑再次一脸好奇地问道。

“不要叫我初哥,我不是初哥……”姜天一头黑线,再次科普了十分钟。

“原来如此啊,初哥,你真博学!”独孤笑竖起大拇指,一脸认真地赞叹道。

看来,独孤笑也不是完全的不通世故,有时候也会拍一拍马屁什么的。

姜天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摆手道:“行了,你赶紧给你师父打电话吧!”

片刻后,电话接通了,独孤笑和师父嬉皮笑脸地扯了一阵子,深刻反省了自己不经允许离开师门的错误行为,然后就笑道:“师父,你放心吧,我和姜太初一起呢!现在准备去东洋刷一刷,干掉东洋剑神宫本源一!”

“姜太初?”

他师父的语气有点凝重起来道:“你把电话交给姜大师,我和他通话!”

姜天接过电话,忙道:“前辈,您这是有何指示?”

“不敢不敢。姜先生号称神榜第一宗师,是世俗界的顶尖高手,在下琅琊书院独孤青木,别人都叫我青木道长,呵呵……”对方自报家门

,很谦逊的样子。

“哦,原来是青木道长,久仰久仰!”

姜天从来不知道琅琊书院是啥玩意,但还是客气了一句,礼多人不怪嘛。

孤独青木呵呵笑了笑,道:“你真的没死啊,我还以为你死掉了呢!我在暗网上看到一些消息……”

“哦……那个啊……我晃点东洋人的,主要是让他们发出声明,说大山号事件与华夏官方无关。”姜天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姜大师,独孤笑这孩子,还是第一次去世俗界,他人很单纯,还请您多多指点和照顾了!”独孤青木很客气地道。

“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其实他修为还不错,我也是很欣赏的!”姜天客气道。

“哦,您把电话交给独孤笑吧!”独孤青木说道。

姜天把电话交给独孤笑。

独孤青木肃然地说道:“阿笑,这位姜大师可是高人哦。虽然是世俗界的,但修为远超大部分的隐门中人了!你要很尊重他,不得无礼哦!”

“师父,我明白!”独孤笑嘴上答应着,却不服气地瞪了姜天一眼。

您老人家不是说咱们在隐门中能排前十,世俗界最强者也不是我的对手吗?

“阿笑,外面的世界好玩吗?”独孤青木的声音变得和蔼可亲了一些。

“师父,好玩是好玩,但还是不像书院里师兄弟之间相亲相爱,那么单纯。我还遇见了抢劫犯和捕鲸船,人很坏的……”

独孤笑忽然眼圈红了,或许有点想家。

“嗯,到东洋玩一趟,就赶紧回来吧。限期一个月,超过的话,回来后,我会揍你哦!”

独孤青木语气依旧很和蔼,但却把独孤笑吓得浑身一哆嗦。

“一定不敢逾期,您老就放心吧!”独孤笑连忙保证道。

“姜大师在世俗界很有威名的,人也很好。对他,你不必设防,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且,他若横推东洋,对华夏武道界乃至隐门都是大有裨益的,你要助他一臂之力,不要只知道吃喝玩乐,堕了我们琅琊书院的威名哦!”

独孤青木又是不放心地嘱托了一句:

“你爷爷其实就是宫本源一杀掉的哦!你父亲也曾身受重伤哦!”

“师父,放心吧。我也想和东洋的高手切磋一番,听说他们有忍者什么的,很厉害的……”

独孤笑顿时来了兴致,胸脯拍得啪啪响,眉飞色舞地道,但却发现师父已经挂断了电话,搞得独孤笑有点失落。

不过他毕竟是少年心性,很快把这点情绪抛到脑后。

这小子好奇宝宝一样,拉着姜天问东问西,“初哥”“初哥”地叫个不停,搞得姜天很无奈。

……

金陵,伏龙山别墅。

“主母,我从暗网上看到消息,说姜先生已经陨落,这是真的吗?”

霍擎天、赵元坤、韦飞龙等诸多武道和术法高人齐聚,看向上首的赵雪晴,紧锁眉头,脸

色无比凝重。

和姜天相识以来,众人得逢造化,修为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可以说,姜天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恩人,神灵,而今听闻这个消息,他们都慌了神。

“这是假消息。因为我夫君的一位故友在钓鱼岛周围摧毁了大山号等几艘东洋巡逻舰,引起东洋举国哗然,需要有人承担责任,姜天才替她出头,被押解到东洋!”

赵雪晴已经接到姜天的卫星电话,不疾不徐地说道。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