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沈特使来访,医治袁雷

小说: 修真万年归来 作者: 缸里有米 更新时间:2019-04-10 06:26:48 字数:3512 阅读进度:538/1109

见此一幕,刘雅婷瞳孔一缩地看着姜天,心中满是狐疑。

难道姜天在燕京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张虎臣这种燕京大少,桀骜不驯,最看重面子,让他低头服软,比杀了他还难受呢。

如果不是姜天有天大的能耐,有压得住他的实力,他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呢?

“天天就和这些狐朋狗友胡混?你能不能有点长进啊?”

姜天淡淡地道:“要是张靖华在的时候,我不管你!但现在四舅掌权,你不要给四舅惹麻烦。否则,你就给我滚出华夏!去非洲历练几天去!”

“是是是,我再也不敢了。我肯定会好好收拾他们,深刻反思自己的错误,彻底改正!”

张虎臣吓得浑身一机灵,点头如小鸡啄米般。

“走吧!别哭了,我又不嫌你臭。找个酒店给你洗洗澡,换衣服!”

姜天才没心情在这帮蝼蚁跟前炫耀什么,拉起姜婉儿的手起身,刘雅婷买完单,三人就在众人满是忌惮和敬畏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走到葛金豪跟前的时候。

姜婉儿冷冷一笑道:“你以为你是上流社会吗?你以为你很高贵吗?”

“姑奶奶——啊——!”

葛金豪哪敢得罪,跪在地上求饶。

却被满脸嘲讽的姜婉儿一脚踩踏他的小腿上,喀嚓一声,小腿瞬间骨折。

“小恶魔啊!”

那女伴吓得浑身颤抖犹如筛糠般,见此一幕,双眸一阵翻白,竟然是晕了过去。

……

“虎臣,一个外地来的暴发户,您有必要这么低三下气吗?瞧豪哥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龙宇有点不满地道。

啪!

回应他的是一个脆响的耳光。

张虎臣气急败坏地骂道:“妈的,老子要被你们害死了!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就敢这么造次,你们俩立刻给我滚出燕京!”

一群人都爆发雷霆震怒的被张虎臣给吓傻了,葛金豪更是满脸绝望之色,后悔不跌。

“一顿西餐引发的血案啊!”

……

美若天成的总部以及最大的实体店就在郡王府步行街不远。

到了那里,姜婉儿洗了洗澡,换了一身新衣服。

刘雅婷又让下属给她买来全套的水果产品,小丫头才破涕为笑。

刘雅婷就拉着姜天在会客厅喝茶,姜天笑了笑道:“搞得有模有样有声有色嘛!”

“和你相比,我不是小打小闹!”

刘雅婷浅浅一笑,然后问道:“姜天,你和张家有关系啊,之前在大学时候,你好像没说过!好像是亲戚,但张虎臣为什么那么怕你呢?”

“嗯,张靖华是我大伯,张忠国是我大舅……”

姜天淡淡一笑道:“不过此前关系不太好,至于他为什么那么怕我,可能怕被张家收拾吧!”

“呵呵,姜天,你当我是傻子么?”

刘雅婷饶有趣味地看着姜天道:“张虎臣嚣张跋扈又不是一天两天,如果怕家族惩

罚的话,他原来就不会乱来了。姜天,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底牌。”

“好歹也是企业估值几十亿的大老板了,你怎么还好奇宝宝一样啊,虹猫蓝兔三千问吗?”

姜天无奈笑道:“有些秘辛,你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不过你放心,在燕京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告诉我。我说过,我要保你一世平安。”

“好,我不问了!”

刘雅婷心底涌起一股暖流,感动地道:

“姜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无论如何……谢谢你!”

喝了一会儿茶。

刘雅婷又问道:“晴儿也来燕京了吧,你们的感情应该很好吧……”

“没错。我们感情很好,很幸福!”姜天抿着茶水,一脸满足地笑道。

“夫唱妇随,同舟共济!真是令人羡慕!”

刘雅婷由衷地感叹,美眸闪过一丝复杂,不知在羡慕晴儿还是在羡慕姜天。

“怎么?你和老公相处不好吗?”

姜天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知道刘雅婷结婚了,但从未见过他的老公。

“别提了,早两年就离婚了!”

刘雅婷美眸中闪过一丝黯然,笑道:

“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了。对了,咱们仁德学院的同学,在燕京有个小小的联谊会,最近打算聚会一次,你来吧?”

“算了吧,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热闹的!”姜天轻轻摇了摇头。

“陈龙盛回国了,而且就在燕京!”

刘雅婷说出这句话后。

姜天顿时一动,微微动容:“什么?他竟然回来了?他会参加这次聚会”

如果说当年仁德学院只是一个镀金的三流烂校的话,其中也有一两个妖孽。刘雅婷是一个,而陈龙盛则是另外一个。

陈龙盛在大学时,是姜天的室友,和姜天玩得不错,学业非常优秀。

而且,他的兴趣根本不在药学上,而在经济学上,大一时能通读英文原版的论文集,各种数据和学科术语信手拈来。

他在大三时就在顶级经济学期刊发表了几篇分量很重的论文,金陵大学经济学院的几个老教授都惊为天人,经常以吃饭喝茶为名请教他问题。

上一世,也就在姜天被退婚的那年,陈龙盛又突然通过雅思考试,中途退学,离开金陵,到伦敦商学院就读。姜天自杀前,他还在继续深造。

不过,此人为人特别低调,背景也很神秘。

姜天只知道他隐约知道他是燕京人,家里颇有权柄,至于到底做什么的,姜天就不得而知了。

“是的。”

刘雅婷点头道:“听说他目前刚刚从伦敦商学院毕业,现在在政务院政策研究室当研究员!”

“那好,同学聚会的时候,你记得叫我!”姜天看了看时间,也就起身告辞。

……

回到玉华山庄,姜天却见到一个令他有点意外的客人——沈特使。

旁边,陈子凡、沈蔓歌陪着。

有一位虎背熊腰,气势彪悍,拥有化境巅峰修为的戎装老者。

“姜大师,您终于回来了!”

沈特使一身毛呢中山装,英挺不凡,起身相迎,与姜天热情地握手。

“沈特使,这几天太忙了,还没感谢你多次帮忙呢!恕罪恕罪!”

姜天对沈特使的印象不错。

在星洲他出面帮自己镇压叶启德家族。

前段时间能顺利拿到玉华山庄、白家的世俗产业,其实也离不开他的帮忙。

“住的舒心就好!大首长说了,您是国之重器,玉华山庄落在你的手中,名至实归!”

沈特使哈哈一笑,然后右手向上虚指那老者道:“容我介绍下,这位是红墙内卫团团长袁雷!”

袁雷毕恭毕敬地躬身抱拳,脸色微凛地道:

“晚辈袁雷拜见姜大师!久仰姜大师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他已六十来岁,而且是红墙内卫首领,旗下高手如云。

身为大首长跟前的近臣,他非常受大首长赏识,可谓位高权重,地位甚至比沈特使还要高一点。

但武道上,讲究的是修为实力和名望,他与姜天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袁老客气了,不必客套!”

姜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一片闲定地道:“袁先生,您身体似乎有点不太好啊!”

“姜大师,果然是术法武道医道兼修,法眼如炬,惊才绝艳!”

袁雷脸色一喜,再次躬身道:

“实不相瞒,老朽三十年前,行走江湖时,曾被仇敌打伤,就此留下了老伤!”

“可是一到月圆之夜,尤其是子时时分,就浑身发冷,且有一种嗜血的冲动?”

姜天知道他如此语焉不详,是在考校自己,于是淡淡一笑,一字一顿地道:“你是被血族所伤!”

“姜大师,请救我一命!您曾斩杀血族,一定有破解之法的对不对?”

袁雷闻听此言,震惊得不行。

可以说姜天是一语中的,医术太高超了,他也满心期待,姜天理应有破解之法。

“袁团长请起!”

姜天将他搀扶起来,祭出一瓶丹药道:

“这是一枚化血融气丹,可熔炼万种异种气血。你吞服,运转本体功法炼化,一个小时内,可痊愈!”

“能治好?真的能治好……谢姜大师赐药!”

袁雷满脸狂喜之色,立刻接过药瓶,被沈蔓歌引入一间客房,吞服与炼化起来。

“来,沈特使,坐坐!”

姜天让沈特使以及沈蔓歌在客厅里坐下,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沈特使抿了口茶水,笑道:“呵呵,姜大师见谅,我也是唐突了,我们俩一文一武,共事二十多年,感情很不错。我实在看不得老袁那么痛苦着急!”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姜天淡淡一笑道。

沈特使脸色微微凛然道:“姜大师,白家被您击溃了,倒台了。你们是武道者之间的杀伐,高层

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韩俊才被杀,在燕京还是引起不小的波澜啊,不瞒你说,世俗界的各大政商家族,都很不平静啊。”

“不平静?”姜天淡淡一笑道。

“是啊,无论白家,还是燕京其他六大武道家族,当年大体上还是遵守武道者公约,不敢随便镇压世俗政商家族的的!”

沈特使无奈地摇头道:

“现在您杀了韩俊才,就有一些风言风语,说裁决者出世,是曹老引狼入室。无论是曹世雄还是大首长,压力都很大,燕京毕竟是首善之都,吸引全世界的目光,您行事最好收敛一点,不要让首长们为难啊!”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