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辱我师尊者,死!

小说: 修真万年归来 作者: 缸里有米 更新时间:2019-07-29 06:37:27 字数:3245 阅读进度:1096/1109

“情况,与我们搜集的情报不同,要重新评估才行!何必急于一时呢!”

兽蟒脸色微变,心中为难。

兰黛仙子的提醒,很委婉。

但事实上,兽蟒明白,情况比兰黛说的还要严重十倍,百倍!此前,姜天杀了兽如海的孙子兽雷,在上山之际,又击溃兽如海的神魂分身,大肆羞辱!长生教的门规,强者和高职位的成员,无权挑战底层,兽如海没办法出手!但兽如海对屡屡折辱他的姜天可谓是恨之入骨,是下了死命令的,他杀不掉姜天,必受重责!气势汹汹趾高气扬地过来挑战,结果连姜天的弟子都杀不掉,这无异于一记记重重地耳光抽在兽如海脸上,左边扇完扇右边,连续暴击!兽如海能忍?

恐怕非把他生吞活剥了来泄愤不可!“不行,打是打不过的,等会我找个理由就撤,隐姓埋名,拉肚子这个理由怎么样呢……”兽蟒很自然地收起缠山蟒异象,越想越怕,萌生退意,打定主意,不愿意与唐玲珑一战。

可在此时,他忽然有一种被绝世凶兽盯着的感觉,心中一阵阵发毛。

“兽蟒!”

此时,一位长老院的执事排空绝气,脚踩虚空,飞射而来,口中一声低喝。

“在!”

兽蟒暗暗叫苦,摆明了,兽如海一直关注着这里啊,想跑都没机会了!此执事来到近前,递过来一件甲胄,目光森寒,警告的意味十足,道:“黄蛟甲,如海长老珍藏的宝贝,现在赐予你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感谢长老赐宝,弟子,一定奋勇杀敌!”

兽蟒一惊,连忙将黄蛟甲胄穿在身上。

“黄蛟甲啊!”

“兽如海这次真是下了血本,连自己的护身法宝都拿出来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兽如海手下,其他人都职务太高,无法挑战星屠。

只能让兽蟒顶上了!”

在场的诸多长生教门徒,都惊叹起来,认为唐玲珑乃至姜天,这次都死得不能再死了这黄蛟甲,乃是五百年前,兽如海斩杀的一头金丹实力的强大异兽黄色蛟龙后,抽筋剥皮炼骨凝血所制。

此后,兽如海一直将之当成至宝,日日祭炼,已有五百年之功,传说此宝坚不可摧,能挡金丹后期强者连续暴击。

如此灵宝,再加上他丹田中蕴生的缠山蟒法相,想杀唐玲珑,岂不是探囊取物一般吗?

“星屠,玲珑,你们怕了吧?

若怕,就跪在地上,引颈就戮吧!”

甲胄上身,兽蟒顿时感觉力量充盈得要爆炸般,无法发泄,似乎他一脚就能踩碎大地,一掌就能撕裂苍穹,忍不住仰天长啸。

事实上,这不是他的错觉,这黄蛟甲胄,是攻守兼备之物,内蕴黄蛟百年精血,能够渗入他肌肤、血脉,就好像兴奋剂于运动员般,能够短暂极尽提高战力与气血。

“我很仁慈,会给你们留一具全尸!”

刹那间,兽蟒周身筋肉膨胀暴凸,血管如粗大的蚯蚓般高高隆起,周身血气沸腾,充斥一片天空,双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妖异残暴之极!此时,极寒太子就冷笑一声,摇头道:“这一次,这玲珑仙子,必死无疑了!”

而兰黛仙子也后退一步,冷哼道:“兽蟒现在的战力,恐怕直追金丹后期,一人,杀他二人如杀鸡!”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已经没出手的必要了。

那就不必手刃仇人,在一边欣赏姜天和唐玲珑被踩成烂泥的样子,岂不快哉。

“让我师父下跪,你好大的胆子?

辱我师尊者,死!”

击杀风傲,唐玲珑信心倍增,三千青丝飞扬,眸光一片坚定,冰寒的杀气流露,寒声道:“今天,我必斩你!还有,那什么兰黛仙子,你,不要后退,一起上啊!”

“疯了!此女完全是疯了!”

在场不少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此女实力不俗,但两尊金丹中期,岂是那么容易对付呢?

这是在找死啊!“臭丫头,你找死?

那就成全你!先把你大卸八块,再把那星屠挫骨扬灰!”

兰黛仙子冷喝一声,宝剑从剑鞘中自动跳出,森寒一片。

“杀!”

但一声暴喝之下,兽蟒已经先她一步出手,丹田嘶嘶鸣叫,缠山蟒异象,一冲而出。

此缠山蟒,端的不凡,长约百丈,如五彩斑斓的一道匹练,妖异竖瞳闪烁着慑人的花光,头颅如一座别墅,两扇磨盘般的大口张开,牙齿森森如铁钩,蛇芯子如成年人的手臂粗细。

“剑覆山河!”

唐玲珑一声娇喝之下,又是十道骨剑爆发。

众人听得这话,都是一愣,哭笑不得:“又是这一招,难道他只会这一招吗?”

唐玲珑毕竟刚刚踏入筑基不久,太玄十三剑诸多招式太过精妙与浩大,并非她能驾驭。

不过,一招鲜,吃遍天!这第一式,剑覆山河,她却早已经练得纯熟,收发自如,此时以不变应万变!“废物!你就这一招吗?”

兽蟒羞辱,眼中的鄙夷,浓郁到极点。

他丹田喷薄血光。

顿时,巨蟒横天,犹如一辆钢铁动车,似能碾碎巨石,缠崩山石,快若闪电,朝着唐玲珑缠绕过去。

“杀你,还用得着第二招吗?

!”

瞧得巨蟒异象缠来,唐玲珑十道炽燎飞剑,全部变成一座座火焰山峰拔地而起,越来越高,足有百米之高,将她牢牢护住。

巨蟒身躯一卷,将十座山峰牢牢地缠住,想要将之勒得崩碎,将唐玲珑活活挤爆在里面。

喀嚓,喀嚓!震耳欲聋的爆裂声响起,诸多火焰山峰出现裂痕。

但巨蟒也不好受,被烧得鳞片大片大片脱落,发出刺鼻的焦臭味。

这并不是幻觉。

此巨蟒异象,是缠山蟒的精魂为骨架,灌注的却是兽蟒那实实在在的精血与真元,被高温焚烧,会发出味道。

砰砰砰!三座山峰崩碎,露出骨剑本体。

唐玲珑脸色微变,目光冷冽中,暴喝连连。

顿时,一把把炽燎骨剑从剑匣中飞出,化为火焰山河,上上下下,护住周身。

最终,二十四把炽燎骨剑,全部爆出,才堪堪抵挡住兽蟒的攻击。

“她没有法宝武器了,趁她病要她命!”

兰黛仙子清澈的双眸森寒,手中宝剑轻轻飘飘地挥出,不含一丝烟火气。

但,只有金丹强者才能感知到,一股浩瀚的精神力,从其剑上爆发,化为万剑,朝着唐玲珑的脑海激发。

“兰心蕙质剑!意乱情迷斩!”

这一刹那间,唐玲珑瞬间紊乱,脑海中,出现一幅幅令他心悸的画面。

“第一斩!亲情断,心枯寂!”

一声犹如魔语般的低喝之下。

唐玲珑忽然看到爷爷唐国柱容颜苍老,天人五衰,眼含热泪,满脸慈爱与不舍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跌跌撞撞,驾鹤西去。

“爷爷!”

唐玲珑美眸迷乱,嘶吼出声。

与此同时,篷!爆响中,一座骨剑山峰在缠山蟒粗大的身躯压制之下,崩碎开来。

她被狂暴的气流撞得如一片枯叶般在风中飘摇。

“第二斩!爱人离,风波起!”

剑光一闪,嘹亮的咒语,在唐玲珑脑海深处响起。

“师父,师娘……”唐玲珑眼睛圆睁,她清晰地看到,姜天揽着晴儿满脸铁青地走来。

“孽徒,你胆敢觊觎我夫君的美色,不配当我们的弟子!你,滚出师门!”

晴儿在姜天怀里,婉转承欢,当转过头来,俏脸却是森寒冰冷如万载不融的寒冰,厉声呵斥。

“逐出师门,太便宜她了!杀了干净!”

姜天眼神满是鄙视、嫌恶、不屑和讥诮,一剑当胸刺来,犀利的宝剑穿胸,带着一篷鲜血,从背后冒出。

“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唐玲珑娇躯狂颤,双眸一片猩红,沁出道道血泪,仰天悲呼。

砰砰砰!骨剑火山,再碎三座!“哼哼哼,终究是凡俗蝼蚁,不懂得断情绝欲!本仙子,一语,能让你入魔!”

兰黛仙子俏丽的脸庞满是森寒,扭曲狰狞着,充满复仇的快意和兴奋!虽然不是斩杀姜天,但杀了他最宠爱的弟子,他的心,一定很疼吧!“前辈,还不出手啊你!你看看玲珑都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武妖娘都急得跳脚。

“她心性太柔,道心不够坚韧。

该遭此劫难。

若不撑过此劫难,难成大器!”

姜天脸色一片淡定,目光如注。

姜天要把每个弟子都打造成绝世的强者,温室里的花朵,又怎么抵御狂风暴雨呢?

唐玲珑,必须接受磨砺!此次自己在场,能出手相救,但若自己不在场呢,他们如何独当一面?

“第三斩!友情崩,万箭穿心!”

见姜天依旧脸色平静,兰黛仙子不屑地冷哼一声,第三道咒语随同剑势,爆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