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十章纪元破了个洞! 下

小说: 玄天魔帝(执笔天涯) 作者: 执笔天涯 更新时间:2019-07-10 02:52:06 字数:4270 阅读进度:2711/2721

如何破开纪元规则?

陈然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

但这么多纪元后,他明白了想要真的破开纪元规则,并不是几个纪元就能做到的。

烙印在他原道中的诸天生灵想要再次出现,必须打破整个纪元规则!否则已是被纪元规则视为已死生灵的诸天苍生,一出现便会被彻底磨灭。

陈然唯一能做的,就是破开整个纪元规则!此事几乎不可能,但陈然必须做。

所以在那一刻起,陈然便是决定进入纪元十界,寻找最大的纪元规则,修行能破碎纪元规则的大道,追寻纪元的初始,规则的诞生……而要做到这一点,陈然必须要破开禁锢着他的纪元规则,而且还要避过纪元十界内的纪元规则!陈然能破开此地的纪元规则。

但纪元十界内的纪元规则凭借他自己,是万万不可能避开的!他,需要纪元十界内的强者帮助!此刻他化为原道冲入纪元十界。

但张清风等人的骨骸和意识早已在这个纪元上升时就已离开,以不会被纪元规则的方式进入了纪元十界!陈然…掌控着他们的肉身去寻找能帮助他的强者了!而为了做到这一点。

纪元的上升,不碎,佯装要破入纪元十界……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陈然的计划中不断进行!为的,就是他能以不顺纪元的姿态入纪元十界!整整十二个纪元的挣扎,是天高任鸟飞,还是堕落万丈深渊,成败在此一举!……纪元十界浩瀚。

每一界都有数不清的纪元!这是一个下界小纪元无法想象的庞大世界。

这里的纪元生生灭灭,众生都是习以为常。

就好像一个势力破灭,另一个势力新生。

只要永恒,很多事其实都可以无视,包括生命,包括尊严。

在一个信仰剑的大界。

陈然控制着他的弟子秦苍海的身影出现。

之前在下界,陈然便是将秦苍海的大道融入原道,否则他们根本无法上来。

此刻…只是陈然短暂的控制了他们的身体,为了寻找能帮助他的强者。

他走走停停,感受着这片世界的不同与浩瀚。

最终。

他停在了一座古老的剑山前。

在他的感知中,其上有一位极其古老的存在。

那位…能帮助他来到纪元十界。

陈然并没有迟疑,向着剑山走去。

这是这一界最为神圣,古老,庄严的剑山!其上住着古老的纪元界主!他统治一界,寿命以百纪元算。

纪元生生灭灭,剑山从不曾破碎。

但凡能走上剑山者,皆能成为这位纪元界主的弟子!这一界,剑山是无数生灵梦寐以求的地方,也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皆想踏上那神圣的巅峰!不过自从剑山出现的那一刻起,能踏上的寥寥无几!此山不看修为,更不看资质,只看对剑是否虔诚!“苍海,五个师兄弟中就属你最喜剑,对剑最虔诚。

为师…或许要为你再找一位师傅了。”

陈然低喃,向着剑山走去。

逆纪元之剑!秦苍海便是修此剑!陈然在此地感受到了浓浓的逆世混乱剑意!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来到纪元十界,纵使他有着信心,但难免发生意外。

在此之前,他要让这些孩子有一个归宿。

“你们修此道是你们所愿,但终归是因为我。

为师希望,你们不会因为我而悲惨落幕。”

陈然自语着,不断向上走。

这条对于无数人来说都艰难,令人绝望的道路,陈然走着却是如履平地!何为剑?

他陈然所在,便是那把最为锋利的剑!能否走上剑山,看其对剑的虔诚!陈然对剑,从不曾有一丝轻视。

他缓缓向上走去,八方剑意皆是为其开路。

剑山之上。

一个女子缓缓睁开眼眸。

她一身男子衣裳,身负两剑,一头青丝垂落大地。

她就如凡尘中最为风流潇洒的女子剑客,也如世间最为璀璨的星辰。

她有着一对剑眉,有着让男子低眉的英气与孤绝。

她双眸好似亘古的日月,一明一暗,闪烁着光辉。

她抬头间,天地皆暗。

她低头间,天地见光明。

这一刻。

女子微微低头,视线落在了陈然身上。

而此刻。

陈然已是走过最后一道阶梯,离女子仅剩千丈。

陈然停下了,对着女子深深一拜。

女子…是这一界的界主,以红尘为名。

没有多少生灵知道,这位高高在上,以剑闻名的界主是一名女子。

“你…并不是为拜师而来!”

红尘界主幽幽开口,双眸审视陈然,似乎已经看穿陈然。

“纪元规则已是破开一个缺口,但十个纪元之内必然能弥补!现在下界有一大道欲冲入纪元十界,望界主一助!”

陈然再次一拜。

“逆纪元规则,我必然缩减纪元寿命,此事于我不值。”

红尘界主道。

“我选界主而来,自然懂得界主背后之剑何意。

若能劈开纪元规则,界主当仁不让。”

陈然轻声开口:“同为剑者,请道友助一臂之力!”

红尘界主沉默许久,才再次道:“你是谁,此次纪元规则动荡,是否与你有关?”

“我本一浮尘,纪元笑我如蝼蚁,我笑它不知苍生人人如龙!”

陈然低语。

听到这话,红尘界主站起。

“你附身的孩子交给我,我替你出一剑。”

她开口。

“请善待他,逆纪元不死,他未来有望超越界主。”

陈然沉重道。

“你当真如此认为?”

红尘界主挑眉。

“整整一纪元,他剑意不染丝毫尘埃。”

陈然骄傲道。

“好,我为你出两剑。”

陈然再次深深一拜,意散天地。

秦苍海一阵恍惚,随后泪流满面。

此次一别,不知是否还有相见之日?

秦苍海只能持着剑,等待着那个男人某一天会突然笑着出现在他面前…………与此同时。

在遥远的另一界。

二月天冷,大雪纷飞。

平和的小城,万家灯火。

一个老人缩在墙角,手中拿着一只烧鸡,吃的满嘴流油。

他穿着单薄,但却没有表露一丝寒冷。

他嘿嘿笑着,看着远处的灯火,以及灯火下温馨的人影。

这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老乞丐。

这是新年。

对于他而言,手中有一只烧鸡便是最美妙的事情。

“待到来年,希望还能吃鸡……”他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而这时。

一个青年出现在他边上。

老人脸上顿时流露厌恶:“滚,滚,纪元与我何干,老头子混吃等死还要管?”

陈然看着老人,只是看着。

这是他第四个弟子陆皓月的身子。

春天来了,夏天也快到了。

陈然一直跟着老人。

但很快。

老人莫名消失了,再没见到。

来年二月。

老人又是出现在那疙瘩地,吃着烧鸡,看着万家灯火。

只不过他脸上并没有之前的笑容,而是满脸不耐。

“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管了!”

他怒道。

“真不管了么?”

陈然轻声问。

“真的!”

“那…为何还要望着头顶?”

陈然一指天穹。

老人一滞。

“老头子看什么要你管?”

老人恼羞成怒,整个大界都是轰然一震。

“说到底,你还是不甘心的。”

陈然却是在老人身边坐下。

“来年这孩子依旧会在这。

每一年你出现在哪,这孩子就会在哪。

他会陪你走过一个又一个四月,让你在人间至少不孤独。”

陈然轻说了句,意识便是渐渐散去。

老人眼眸颤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手中烧鸡掉落都不知道。

他于二月现人间,六月归冥。

他是人间最强的一道魂,却只能在人间存在四月,被封四月尊主…………另一界。

陈然控制着三弟子赵星河的身体。

他在这里找着一个人,一个…本该见过的人。

这是一片新生的大界。

小纪元不多,不曾染上苍茫,却依旧磅礴。

这里的界主,刚诞生没多久。

陈然…来此就是为了寻找此地界主。

不过这位年轻的界主似乎不愿待在一个地方,陈然兜兜转转间,不曾找到。

陈然眼中有失望。

那是一个他很想见的人。

因她,陈然才能走到这一步。

一处古城。

陈然坐于一座酒楼窗边。

他望着远方烟雨,感受着这份平和。

纪元之下,有纷乱,也有平和。

陈然不知这纪元规则对不对,对苍生是否是好事。

但于他而言,纪元规则是他一生的枷锁,若不打开,死了应该斗无法瞑目。

“世间纷扰,万事对对错错谁又分得清?

我,只是走在我自认为对的道路。”

陈然仰头将杯中酒喝完,准备离开了。

既然寻不到,那便不再强求。

不过也就在此刻。

在他对面出现了一个女子。

她一身青衣,超凡脱俗。

眼眸如他陈然,沧桑却固执。

这是一个看了一眼,便会毕生难忘的女子。

不过…人间却极少有人能见到她。

就连此刻,也独独只有陈然一人能见到她。

因她,已是此界之主。

女子拿过桌上杯子,仰头喝了一杯。

随后她看向陈然,露出与界主身份不符的苦笑:“道友,我从不曾想到会以这种方式与你再见。”

她…正是当年陈然梦回过往,法则纪元中的那个女子!也正是她,为陈然指明了破纪元规则之法。

而现在她已是一界之主,封斗战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