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第六百八十话 大夫儒简

小说: 悬案九阕2:涅盘 作者: 妖塔塔 更新时间:2019-11-09 08:46:16 字数:2377 阅读进度:667/687

宋地。

虽然,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来到宋地了,只是权利的更迭总是会让某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在短时间内,充满不一样的魅力。一个月前,宋国的大将南宫万杀害宋闵公和大夫仇牧、太宰华督,拥立公子游为君,宋国诸公子纷纷逃亡。

如今这宋国正是人人自危之际。

我们此时来到宋地,自然是为了一件案子,不过我们的目标并非宋国都城,而是宋国境内一边缘小城。这里有位大夫叫儒简,他家中出了事,拖了关系才找到我们来帮忙的。

此大夫非彼大夫,儒简并不是什么医生郎中,大夫亦是一种官称。他原在宋都里为官,宋宫更换新主人之前,他就像是早有察觉一样,先行告病辞官躲回了家中,侥幸逃过一劫。

未见此人之前,我已经从各方打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对于他这个人,也有了些心理刻画。谨慎和小心是我对他的印象,不能说这个人胆小,毕竟一座王宫权利的变更总是会对许多无辜的人造成极大的影响,可是他能够先嗅到危险就此躲避,让我很是佩服。

我们到了儒家,儒家的家人为我们安排了休息的地方。来不及做更多的整理,我们便提出要去见一见这位儒简大人。

“......”侍者面色为难,他仅仅是看向萧珏。

萧珏了然,回身与我说道,“那你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下,我去见见儒简大人。”

“那你让廉赫陪你吧。”此次只有廉赫同行,我不放心萧珏一个人去到那边,便提出让廉赫陪着他,谁知道这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诡异,真有什么状况,有个人搭把手也是好的。

“......萧大人,我家大人只说请您一人独去,还说......”侍者道,“若是您与他人同行,那便不见了。”

“......”我心里对这位儒简更是怀疑,他为何只邀请萧珏一个人去?

“没事。”萧珏反倒劝我,“让廉赫留下来帮你打点一下吧,我们刚到,东西总是要收拾一下的。你放心,我身在儒简大人的府苑里,他自会让人照拂我的周全。”

“是啊,萧夫人请放心,我家大人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如果萧夫人有什么需要,可以同这院子里的婢人吩咐。”那侍者说道。

萧珏比我更加放心,他安慰了我两句后,就同这侍者一起离开了。我心里郁闷,不知这位儒简大人又在搞什么鬼。目送他出门以后,我向廉赫说,“这样,你先去看一下我们的车有没有安顿好,车上的东西,也都可以先搬到这里来了。”

看萧珏那大大方方的样子,想必早已经接受了儒简大人府苑里的案子。

在我们还不清楚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案子之前。

我让廉赫以这样的借口出去安顿,其实也有别的目的。自然是希望廉赫能够打听一些消息出来,以便我们更全面的了解发生在儒简大人府上的那些事情。

“好。”廉赫素来话少,应了便出了门。

毓儿和红玉留在了家里帮忙照顾微儿。

云瑛身体不太好,我们出门前,便让里翀帮忙先将云瑛送到钟离家,拜托钟离瑾帮忙照料。钟离家那么大,条件比山上更好些,云瑛在钟离家可以好好养一阵子,不必事事操心也是挺好的。而里翀会在安顿好云瑛之后,前来与我们会合。

来之前只是听说儒简大人家里发生了一些怪事,并不是一个牵连严重的案子,只需要查明一些事情就好。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打算把人都带来,有我和萧珏,有里翀有廉赫,基本上就足够了。

我松了口气,转身回房里想要先了解一下环境。

院子里立着四个婢人,看来是儒简大人安排给我们照料起居的。儒简大人家中不算是那种特别大的,比起我们以前去过的那些大户人家,他这算是小多了,四个婢人照料在这个府苑里恐怕已经是最高的待遇了。

她们很安静,就立在一旁,也不知声。

我却在无意间看向她们的时候,发现了一点东西......这院子里的石阶,似乎是新修的。然后很快,我就在院子里发现了很多不久前才刚修缮的痕迹,修补过的柱子和门,还散发着木头本来的味道,这就更加确认了我之前的猜测,这里是刚刚修缮过......

四个婢人侍候,这么高的待遇,居然用刚刚修缮过的院子来招待我们?

我们的到来肯定不是他修缮院子的原因,而且这院子,也实在不像是年久失修那种。

“这里......是怎么回事?”我向一旁站着的婢人询问道。“为何要安排我们住在这样的院子里?”

通常刚刚修缮过的房子,不会立刻安排给客人的。

“回萧夫人,请萧夫人见谅,这已经......这已经是咱们这里最好的院子了。”

“最好?”我被她一句话吸引住了,这里修缮过这么多处,居然还是最好的......“如果这里已经是最好的,那别的地方该是什么样了。”

她们没有说话。

“这都是刚刚修缮的吗?整个府苑里,一起修缮的?”很少听说,哪家会突然之间进行如此大规模的修缮工程,为何非要在不久之前一起修缮呢?这么大的动静,会是因为什么呢。

“是。”她只应了一声,作为回答。

“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吗?”我又问,她们给我的感觉,加上如果这整个府苑都在不久之前修缮过,肯定这背后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的。

“没......没有。”婢人回答说。

紧接着,我看到她身后的婢人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

“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我问向她身后的那位姑娘。

“小雀年纪小,不懂事,失了礼数,还请萧夫人见谅。”还是方才回我话的这个婢人说,她故意抢在那姑娘之前,好像很担心那个叫小雀的姑娘会说些什么似的。

“小雀......”我呢喃着她的名字,“小雀,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小雀抬起头看了看她,然后向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我说。

连方才回话那婢人身边的女孩子都忍不住了,“素儿姐姐,既然萧夫人问了,为什么不说呢,这件事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我们......也都想要活命啊。”

“活命?什么事情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