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脑残迷妹

小说: 邪王宠妻狠强势 作者: 浮笙 更新时间:2019-09-11 13:46:24 字数:3299 阅读进度:605/614

第六百零四章 脑残迷妹

“你今日给我的药,吃那个。”凤长惜虚弱的说完,指着留在寻礼掌心的那个药瓶。

白冉当然能看出另一个是她今天才给凤长惜的丹药瓶,只是凤长惜并不知道其实两瓶都是她炼制的,早就调换过,所以她才这般无所谓。

凤长惜却点明要后送来的药,看来心里对他父亲已经有了怀疑。

或者他一开始就知道些什么,只是现在开始不想再顺从凤元至。

白冉面无波澜,抓过另一个药瓶,倒出一粒丹药递到凤长惜面前,而后又将茶杯端过去。

凤长惜吃过药后,白冉又用火元素将他体内的寒毒消除了一部分,凤长惜的脸色才逐渐的恢复成原本的样子。

“你今日输送的灵力太多,丹田亏空,气血不足,才会导致体内寒气乱窜,以后若再有这种忍不下去的症状,吃药压一下便是。”白冉将药瓶放回到寻礼的手心,与他对视了一眼“小心别混了。”

寻礼应了一声,便将两瓶药收进怀里,退出屋子。

“今日的事情还请你不要说给其他人,父亲的事情我向来闭口不言,只是你是炼药师,我瞒不了你。”凤长惜虚着声音说道。

“凤家这么多人,能对你们父子之间事情感兴趣的也没几个,那几个不正被你们关着呢,我又能说给谁听?”白冉冷笑了一声,坐到一边。

“这几日多谢你的照顾,我听你的话修炼了些灵力,确实如你所说我的体质也不算全废,似乎还能修炼一些,只是我没刻意隐藏灵力,这回便全部被父亲拿走了去。”凤长惜淡淡道。

白冉眉梢微动,水眸半眯着打量凤长惜“你父亲行如此不义之事才得到灵圣的修为,你将此事告诉我,就不怕我说出去吗,要知道若凤家长老院的那些老头子知晓此事,可是绝不会答应你父亲上家主之位。”

凤长惜眼神暗了暗,轻轻的看向白冉。

“我此前也是来凤家见过一些场面的,你们长老院的人我也见过几位,你父亲现在的家主之位名不正言不顺,不然也不会想要什么固本升元丹或者金鳞蛟龙以正身份。”白冉也不避讳,这些事情就算她不说,凤长惜也都明白。

“我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对凤家还挺了解。”凤长惜忽的轻笑着摇了摇头“只是你已经是我的恩人,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来。”

“可若你父亲知晓我探知你们之间这么多事情,我是万万活不成,我若活不成你也就没几日的寿命,你若还想活的有些意义,我们便互相合作,谁也不说什么便是。”白冉眉眼弯起,素净的脸上闪着精明的神采。

凤长惜轻轻点头,几乎没有半分犹豫。

“凤少主情况如何?”凤长惜放下茶杯,将身上厚重的毯子也轻轻拿下,放到一边。

白冉这药确实神奇,刚吃下不过刻钟的时间,便觉得体内有一股暖流存在,寒意荡然无存,再也没有之前气短头晕的感觉。

“他……不太好。”白冉说起凤离歌,脸上顿时便挂上一副浓浓的担忧之色,那神情还不似亲近之人的担忧,仿佛是远在天边的偶像染了重病后魂牵梦萦的样子。

凤长惜一副理解的表情看向白冉,心里不由得同情白冉一腔爱意付错了人。

“凤离歌气血两亏比你都严重,最近几日还不曾进食,眼下寒冬腊月,他身体还曾被寒毒侵蚀过,体质已然很差了,若再不好生养护,怕是过不了几日便会日日发热,最差的结果大概就是成为废人或者死亡。”白冉说着语气里都带了哽咽,作势抹了两下眼角,却只摸到了几粒外面带回来的沙粒。

凤长惜被白冉的情绪带的一阵难受,浅浅的两条细眉弯着蹙在一起,半晌后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也别太担忧,我向父亲禀明此事后,便让你日日去给他看诊,这样能看顾他的身体,你也能安心一些。”

“真的吗!”白冉瞪圆了一双眼睛,水眸似是在放着光亮。

“父亲也不希望他丧命,眼下你是凤鸣山里唯一懂炼药术的人,父亲一定会同意的。”凤长惜肯定的点了点头。

“可还有个问题,凤离歌说他吃不下你们准备的饭,不如把院子里的厨房打开,你们让我带些食材进去,我做些药膳给他吃,这样也可以调理他的身体,怎么样?”白冉又愁眉苦脸的看向凤长惜。

这回凤长惜也犹豫了,吞吞吐吐的道“父亲防他防的严,开厨房可以,但送食材应该不太行。”

“那我也给你每日做些药膳,多余的食材我偷偷拿去给凤离歌如何?”白冉眨了眨眼,紧接着补充“我看凤离歌的院子里并没有人看守,只有院外的侍卫守门,应该无人能看见我在里面做什么。”

凤长惜闻言仔细想了想,最后轻轻点头“如此也好,只是你要提防凤少主此人,你对他的情义他未必会还给你,若为了拉你我下水搅乱凤家,将此事告知父亲,我是没什么,你便会有dà má烦。”

“好的好的好的!你说的我都记下了,凤少爷果然大善人!”白冉拍了下手,然后亲手倒满了茶杯,放在手心里用火元素烧过后,讨好似的递到凤长惜面前。

若有镜子,白冉现在一定会给她自己一巴掌。

俨然一副追星成功的花痴女粉丝的样子。

凤长惜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半晌后轻轻的叹了一声,接过茶杯抿了口里面滚烫的热水,迎上白冉光彩熠熠的双眸,勉强跟着笑了一下。

只是因为能日日见面便高兴成这样的女子,为何却在他面前冷静的如同一个运作机器。

凤长惜忽的垂下了眼帘,一双眸子落在茶杯里面的水面上,不再看白冉。

白冉与凤长惜告辞后便回到屋子里,而后寻礼趁着送晚膳的时机溜进来,一进门便直勾勾的盯着白冉。

“看我做什么?”白冉挑着盘子里的青菜,一口一个。

“你该不会和少主串通起来哄骗主子吧?我可告诉你,我站在你这边是因为你做了对主子有利的事情,可若你敢对他不利,我就算不要我自己的命也得把这些事情全告诉家主!”

白冉睨了他一眼,筷子一横,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先坐,怎么这么紧张呢!”

寻礼扯了扯嘴角,往椅子上一坐,双眼紧盯着白冉。

“你想太多了,退一步讲我就算和凤离歌有什么计划,那也害不到你主子身上去啊,最多就是害你的家主,凤长惜与凤离歌关系一直不冷不热,害他做什么。”白冉慢悠悠的解释道。

“那可说不准,主子今日还说你这人可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说你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大概没有一个字是一样的,我仔细想了想你也确实是这样的人,我怕你背着我害了主子。”寻礼挠了挠头,眼神盯着自己的双手。

“你不了解我,那你了解凤离歌吗?他不是一贯不与人亲近,我又何德何能与他攀扯上,这回若不是他生病,我怕连他的房门都进不去,你有什么可担心的。”白冉撅了撅嘴,摇头道“凤离歌一个因为饭菜不精致便一口也不碰,宁愿病倒也不放弃自己那些破烂规矩的人,又怎会为了害人就和我多说两句话?”

白冉说着,搅了搅饭碗里的米粒,眼神有些黯淡,一副被人甩了的失意神情。

她可太会演戏了,白冉在心里无比佩服自己,也佩服凤离歌与凤家主,要不是这两人从不在凤家其他人面前提起自己,她又怎么接着演绎一个被凤家少主提过一嘴却丝毫不得重视的花痴女呢?

“唉,你别这样啊,我可不会哄人,少主就那种人,若不是之前说要娶你还在家中闹起过一点风波,我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娶亲的想法呢。”寻礼伸了伸手,在空气里动了动手指,有些手足无措。

“凤家知道这件事呀,那凤离歌可解释什么吗?”白冉立刻吐出嘴里的筷子,目光炯炯的看向寻礼。

“别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少主回来后便被前家主叫走,两人说了些什么,后来对外就只说你毫无根基,与各大势力间盘旋,是个有潜力的人,若能借你的名义让凤家跃步尘世,也算是个好办法。”寻礼说着说着,便不再说下去,担忧的额看向白冉。

白冉已经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自闭似的双手垂在腿上,垂头丧气的一阵冷笑“原来我只是个工具,亏我还以为他就算没那么喜欢我,也是真心想娶我,没想到只是借个名义,若凤家入世的目的达到,我便再不会入他的眼了吧……”

说到最后,白冉的声音虚的就只剩喘气声,低语呢喃着极为委屈。

“别这么说啊,我……我不是故意惹你不高兴的,只是让你知道少主他一直是这样的人,你别抱有期望了。”寻礼连连摆手,一脸头疼的盯着白冉的脸色,生怕她下一秒哭出来。

主子说不能惹女子落泪,这是天大的过错,且若想挽救这个过错,付出的代价可是不可估计的。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