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大结局

小说: 邪王独宠一品狂妃 作者: 暮色清歌 更新时间:2019-09-11 13:34:31 字数:5989 阅读进度:327/327

第327章 大结局

“那云霏中了灵觉散又是怎么回事!”

冷月一愣,更加惊讶道:“灵觉散?太子妃中了灵觉散?”

“冷月公主难道也不知道?”

冷月为难的看着李承宇,心里有些打鼓,为何这一切和自己原本的计划不太一样。

“太子殿下,冷月实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让云袖让沈云霏出事早产,好让你们全部都去关注她,而我们趁机偷取布兵图。”

冷月边说,边拿出布兵图,本想将其带走,可眼下似乎不说实话不行了。

“不是你命令云袖如此做的?”

“云袖是我楼兰国的情报员,她经常到处走,也的确听从皇室吩咐,但一向不会擅自做主,这事我也很奇怪。”

“那七夕之夜,你可派人来到了京华?”

“我的确派人来过京华,不过是在七夕之后。”

李承宇的心里更加预感不好,这一切的事情似乎不太对劲,若不是冷月,那会是谁,掳走那么多人到底为了什么?而且云袖加害沈云霏到底是不是这个女人主使,是她在装,还是……

“既然如此,还请冷月公主带路,我先接回妻儿,此事从长计议,我也会去质问云袖这件事。”

李承宇觉得眼下先把沈云霏和公主带回来比较好,云霏身体还未好,公主也才出生,他看不到始终不放心。

冷月带着李承宇前去了和云袖约好的郊外山神庙,然而山神庙里却什么人都没有,甚至连有人来过的痕迹为未找到。

“冷月公主,你是在耍我吗?人呢?”

冷月和使者都很慌乱,明明是约好在这里的,到底怎么回事?

“冷月公主,我想你是不是该老实交代,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要的承诺我都可以给你,可你必须把人给我送回来!不然我李承宇就算是倾尽所有也和你没完。”

“太子殿下,您别急,我们公主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先前约好的计划和现在不一样了,本来我们的目的就是盗取布兵图,防止和大禹王朝开战有劣势,若是太子殿下能够许下承诺,我们便偷偷带走图纸,以防万一,从未想过会谋害太子妃,而且太子妃还有伤,我们公主在送她走的时候还特别让人把她抬走,给她上了名贵的伤药,生怕她有什么不测,请您相信公主。”

李承宇此时不知该不该相信她,眼下他只希望能快点找到沈云霏,经历这么多,他不要再分开。

冷月自知有责任,立刻请罪:“太子殿下,此事是冷月不好,这事定当查清楚。”

“我不需要你查清楚,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你妹妹云袖把人带到哪里去了?”

冷月实在没想到云袖竟然会背叛自己,思来想去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她一定在那里。”

“哪里?”

“岐山。”

此时的沈云霏躺在马车里,因为颠簸导致伤口有些疼痛,慢慢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眼前的女子已经换了衣服,再不是丫鬟的打扮,而是和冷月公主一样的装束。

“云袖?为什么是你?”

云袖看着醒来的沈云霏,立刻封住了她的穴道,让她无法动弹。

“你最好老实呆着。”

“你要带我去哪儿?我女儿呢?”

“你放心,你女儿很好,我让人照顾着,只要你乖乖听话,她就会平安,你九死一生把她生下来,我想也不会想让她出事吧。”

沈云霏目光紧紧盯着云袖,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做?”

“我是楼兰国云袖公主,冷月的妹妹,不过我和我那个自以为聪明的傻姐姐不同罢了。”

“你是下的灵觉散对不对?”

云袖并不否认,“没错。”

“为什么?我不曾害过你。”

“你是没害过我,但你的身份特殊,是我需要的最重要的棋子。”

沈云霏苦笑道:“若是重要棋子,为何你差点把我害死。”

“因为我本就想让你死,只有你死了,他才能活。”

沈云霏不理解,“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是重生而来的。”

沈云霏被吓了一跳,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会知道她是重生而来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云袖笑道:“太子妃还要装下去?我可是拥有最好的情报系统,甚至和骆老的香魂殿不差分毫,你确定你能瞒得住我?”

沈云霏面色泛白,心里始终觉得不可能,她从21世纪而来的消息她从未和别人讲过,除了祁王,可祁王已经死了?

“看你表情便知道你的心里想什么,没错,就是祁王那次醉酒我听到的,后来你跌落悬崖当真是觉得自己命大吗?若不是我把你救了,你早就成了水鬼。”

沈云霏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继续反问道:“若是如此,你为何等到现在才动手,你不是希望我死吗?”

“因为是时间。”

“时间?”

“没错,本体沈云霏已死,可你却能借尸还魂,在楼兰国的史册里记载过,九星连珠之日千人之心,加上一重生之人的命,就可以换取已故之人的命。”

沈云霏突然觉得很可笑,这是哪里来的理论,“荒谬,已经死了的人,就是死了,怎么可能复活。”

“可你就复活了不是吗?为了找到你,我可是刹费了苦心,起初我也不信,可现在我觉得或许史册里的是真的。”

“千人之心,你去哪里找这么多人。”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找齐了,现在就差你了,我还想着如何把你带出皇宫,正好我的傻姐姐想要你换取大禹王朝的承诺,哈哈,若是你死了,这个锅是她来背,要怪你也怪她好了。”

“你为何如此对待你姐姐,你杀了我,就不怕大禹王朝灭了楼兰国,还有那些无辜的人,你当真是心狠手辣了吗?”

“成大事不拘小节,更何况我要的只有他,只要他活着,能陪着我,其他的我不在乎。”

沈云霏自觉多说无益,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只是没想到她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可眼下她该如何通知李承宇自己所在的地方,李承宇会不会来救自己呢。

马车颠簸一路,沈云霏的伤口十分疼痛,不过似乎伤口被抹了药,不然她会被疼死。

云袖毫不在乎她丝毫,似乎并不在乎她的死活,因为她的命就是希望。

沈云霏此时更加担心自己女儿,不过现在女儿应该是平安的,只是这云袖丧心病狂,不知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马车一路到了一座荒山,四面都是悬崖峭壁,沈云霏一路虽然躺着却还是因为颠簸有些难受,云袖派人把她抬了下来,一路带进了山脚下的一个山洞里。

沈云霏不忘四周打量,这里似乎是岐山。

沈云霏被人带进山洞,山洞里并不是漆黑一片,而是灯火通明,看的出来,这里一直有人看管。

一路进入山洞内部,映入眼帘的是山洞最中央的一口水晶棺木,棺木内躺着一个男人,男人穿着铠甲,看样子是一位将军。

“这就是你要救得人?”

“没错,只要用你的命换取,他就能活过来。”

云袖边说边笑着,同时看向山洞的顶端,顶端并不是封闭的,而是有一个小洞口,洞口看到的天空刚好可见到九颗行星正在靠拢。

“放了我的女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云袖看了看仆人手里睡着的小公主,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我保证你的女儿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只是你若是和我斗心眼,那你女儿的生死,我就不能保证了。”

沈云霏看了一眼女儿,心中有些不知所措,看着九星连珠即将开始,她不知该如何面对,难道死亡的结局是注定的吗?因为她并不属于这个世间,而她和李承宇只是黄粱一梦,梦醒了,她就要回到现实,可她不想,她不想就这样离开,哪怕给她一个告别的时间,她想亲自告诉他,她并不属于这个世间,如果她离开,请他不要悲伤。

腹部的剧痛让她脸色惨白,而此时的云袖直接让手下将她粗鲁的绑到了石床之上。

“你最好说话算数,如果你不放过我的女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云袖轻笑道:“我要的只是你,你的女儿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死了,他也不能活该如何?”

“不可能!”

云袖激动的情绪瞬间让她的笑容消失,一股慌张让她险些失了神,“他一定可以活过来,只要你死了。”

“即便是活了,他知道你用一千个人的心来救他,他可还愿意接受你?”

“住口!”

云袖不想在听,捂住耳朵吩咐道:“去把剩余的人给我带来,我要让沈云霏亲自看着他们死!”

手下的人立刻听从吩咐将人全部带来,其中一个人让沈云霏十分错愕,因为她看到了喜鹊。

“喜鹊?”

“太子妃!”

喜鹊刚要挣扎却被云袖的手下给按在了地上,云袖一步步走过去,手里的刀子明晃晃的在她面前晃悠,“还真是忠心的仆人,你放心,等你死后一样可以到地府下面伺候你家主子。”

云袖一刀直接刺入喜鹊的胸膛,鲜血流淌,喜鹊几乎整个人失去了任何挣扎的能力。

沈云霏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因为她被绑在了石床之上。

“云袖,你一定要这样滥杀无辜吗?”

“哼,他们无辜吗?他们应该觉得荣幸,只要救了我夫君,他们就是功臣。”

云袖拿着匕首走向了沈云霏,抬起头看看天空九星连珠的痕迹,笑道:“时间差不多了,下面该你了。”

云袖用匕首在沈云霏的手腕上用力一划,鲜血立刻流淌,滴落在地上的血池渠道里,血液顺着渠道一点点的流向了棺木内。

九星连珠的微光已经开始了,顺着顶端的洞口照耀在石床上,沈云霏此时感觉不到疼痛,仿佛自己即将消失一般虚无。

“住手!”

一只穿云箭横空飞来,直接射在云袖的手臂之上,匕首瞬间对掉落,一下子洞口出现了很多将士,纷纷跑进来将他们包围。

冷月公主随后跑进来,看到受伤的云袖以及躺在是床上脸色惨白的沈云霏,愤怒的吼道:“云袖,你竟然利用我!”

云袖冷笑着:“利用你,哼,你何尝不是利用我,你我同为姐妹,同为公主,可待遇却从不相同,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可他却为了你们而死。”她的目光看向天空,大笑起来:“不过没关系,他马上就要活了。”

李承宇快步跑向沈云霏,然而此时的沈云霏已经虚弱的几乎没了呼吸。

“云霏,你醒醒,你不能离开我,我们说好的要一辈子在一起,你醒醒!”

被星光包围的沈云霏缓缓睁开了眼,用尽全力伸手去抚摸李承宇的脸,嘴角露出安心的微笑:“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只是这次我可能真的……不行了。”

“不,我带你回去,你一定会没事的。”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不属于这个世间,或者这就是我注定的结局,李承宇,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生在和你同一个时代。”沈云霏从怀里拿出曾经在月老庙求的结发福袋交给了李承宇,“今生如果不能在一起,那么来生我一定陪你。”

“不,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是因为你的到来才让我有了今天,你不可以就这样走,我求求你,你不要走。”

沈云霏忍不住咳嗽几声,嘴角吐出鲜血,但却依旧对李承宇保持着微笑,“李承宇,重活一世我从未后悔,我很庆幸能够遇到你。”

李承宇紧紧抓着沈云霏的手,此时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挽留沈云霏,“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好好照顾启儿和霜儿,我不能为你留下什么,他们是我唯一能够给你的。”

“云霏,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天下,江山,我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

沈云霏笑着,脸上挂满了幸福,此时天空的星辰亮起,九星连珠的光将沈云霏直接包围,在这层星光中,沈云霏手里紧紧攥着结发的福袋在李承宇怀里失去了生命。

云袖放生大笑,“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将军要活过来了。”

然而过了许久,棺木里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让云袖十分恼怒,一脸的不敢置信,她被冷月抓了起来。

“云袖,你残害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如今你的丈夫也嫌弃你,不愿意活过来,你明白吗?”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云袖拼命的挣扎开侍卫的手,一下子冲到棺木旁,然而地上的一具尸体却将她绊倒,她整个人撞在了棺木之上,鲜血顺着棺木留下,云袖一直到死亡的前一刻依旧还在说着不可能。

冷月看着妹妹,心里不是滋味,只因嫡庶有别,两个公主的命运就是这样的截然不同,如果他们对她的关爱多一些,就不会如此。

两年后,皇上退位,选择和皇后一起游历天下,太子李承宇继承皇位,封儿子李天启为太子。

登基大典之上,李承宇牵着沈云霏的手一步步的走向了大殿之上,这一路他们走了好远,也让李承宇明白了一个道理,是自己的终究还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强求终究也得不到。

沈云霏披着皇后的凤冠和凤装跟随李承宇坐在大殿之上,两年前她已经失去了生命,是九星连珠再次给她了一次重生的机会,在那长久的梦里,她梦到了一个时光老人,他让自己做出了抉择,是回到现代还是留下,她的选择便是后者。

朝臣朝拜新皇,新后,同时各国使臣也前来祝贺,如今的大禹王朝统一在即,已经是必然的趋势。

李承宇看着身边的沈云霏,心里一直在感谢上苍,感谢它并未将她带走,让他们能够继续守着一辈子的诺言。

拾一,乌苏,鹰王,黑羽等人带着孩子前来祝贺,同时也为了签订统一的条款。

朱越和几个兄弟如今都成了婚,尤其朱颢和飞雪,如今也有了儿子,一岁了。

冷月回到楼兰国后也经历的国内的内乱,和哥哥想开了一切,愿意统一,俯首称臣。

花园里,大家赏花和畅谈,孩子们满地奔跑,一片祥和。

“皇后娘娘,茶水和点心,请慢用。”喜鹊端着茶盘一脸的兴奋。

沈云霏十分庆幸,喜鹊并未死,如今也到了适婚的年纪,决定帮她找户好人家。

雀儿认了她做妹妹,也决定帮忙。

“真是可惜,露秋国的老国王似乎病了,秋莎公主不能来。”拾一边喝茶边惋惜。

沈云霏一边给女儿拿着糖果,一边笑着,“老国王生病是假,其实还不是为了给秋莎公主择婿,如今天下即将统一,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地封王,可秋莎公主终究是女儿身,老国王自然是着急。”

“这倒也是,可择婿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成的,这事急不来。”

“那可不一定,人家秋莎公主搞不好已经有心上人了。”沈云霏看向李承宇,笑道:“我听说你的登基大典,亦枫也没来,还听说他出了城,往南边去了。”

李承宇喝了一半的茶水差点呛到,他本以为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想到沈云霏这眼线比他还厉害。

“若是这事定了,我便把封地给他们,还省心呢,就怕亦枫那性格待不住。”

“男人啊,一旦对女人动了心,在倔强的性格都得改,我看你就等着喝喜酒吧。”

自那三个月后,大禹王朝实现了统一的梦想,同时秋莎公主和亦枫也即将大婚,大禹王朝的喜事连连……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