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结婚

小说: 隐婚老公,老婆你好! 作者: 三川 更新时间:2019-03-31 22:05:24 字数:5281 阅读进度:292/372

28

没有黎晚庄打掩护的日子,尤明华现在基本上就已经见不到赵墨澜了。

乔子浩没有出院,但是让赵墨澜回家去住了。

哪里换了锁。

由彪子每天都去给她送饭。

瞿娇每天都在医院陪着乔子浩。

但是现在赵墨澜不在医院了,她心中想的事情就没法做啊。

感觉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了一样的。

她心里着急。

她还没有将赵墨澜从乔子浩的世界弄走。

又迎来了,他们第三次人工授精。

瞿娇还是跟以前每次那样都很紧张。

只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成功了。

如果成功了,那一切都平静了。

瞿娇摸了平躺的小腹,希望这次能成功了。

其实她也不想在乔子浩的心里留下一点不好的印象。

希望她不用跟电视上,小说里的那些女人一样。

需要耍手段。

赵墨澜现在每天都能收到黎晚庄的电话。

“宝贝儿,想我没有?”黎晚庄在电话里告诉她爷爷很危险,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赵墨澜还是一样跟她扯天扯地的。就是没有告诉她,她又被关起来了。

“想你了。”

只是黎晚庄也没有告诉她,慕子擎已经着手查瞿娇的事情了。

“嗯,宝贝,你来纽约住几天吧。”

赵墨澜怔了一下说:“我不想当电灯泡,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我很好的。”

好个屁啊,她又不是没见见那个瞿娇什么的跟乔子浩在一起的模样。

这时慕子擎正好叫她要出去医院看爷爷。

黎晚庄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些天,尤明华还是一样的会给她打电话。

每次都妻她,有时候那个男人会噼里啪啦的说上一个多小时。

直到电话热的烫耳朵了才会挂电话。

当当,是时钟报时的声音。

中午十二点了。

卡擦

赵墨澜嘴角勾起一抹笑。

果然这个人很准时,这几天都是他给自己送饭。

但是从来不说话。

从茶几上摸到饭盒,嗯,每天都是不同的菜色。

呵呵,这可比乔子浩在的时候生活好多了呢。

那人一直就站在哪里,等她吃了饭给她将饭盒扔出去。

或许是一个人在这里的时间太郁闷了。

赵墨澜想找个人说话。

“那谁,你吱个声,是男是女啊。”

“吱。”

“嗤。”赵墨澜一口饭给喷了出来。

“哈哈哈,你··你太逗了。”赵墨澜笑的乐不可支。

现在这个世界怎么还会有这么憨的人啊。

叫他吱还真的就吱一声了啊。

彪子脸一下就红了。

不过见她笑的这么开心,他也很开心。

笑了好一会赵墨澜才停住的。

“大哥呀,陪我说说话吧。好无聊哦,不然你带我出去走走,我一个瞎子也跑不了的。”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赵墨澜似是看开了很多。

也不再那般的伤春悲秋了。

“可以说话,不能出去。”可能是因为很久没说话,彪子粗矿的声音里带着些沙哑。

赵墨澜听着声音突然感觉有些熟悉。但是一下又想不起来。

算了,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

她才不逼着自己想呢。

“你叫什么呀?”

“彪子。”

“哎哟,彪哥呀,以后多多关照呀。”赵墨澜塞了一口饭打趣的说。

“今天出太阳了吗?”

“阴天。”

“晚上我想喝鸡汤。”

“好。”

“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

彪子从来不主动说乎,赵墨澜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问了一会赵墨澜也觉得无趣了。

就在阳台的贵妃椅上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悲伤的梦。

梦见跟自己很喜欢的人分别。

那天她站在火车站台上。听到了广播里一遍一遍的喊着她的名字。

那个人说赵墨澜别走。

她准备上车的脚僵住,心像被人捏住一样,无法呼吸。

赵墨澜从梦中惊醒。泪水已经打湿了发。

胡乱的擦掉了眼泪。

梦太真实了,就像真的发生了一样。

她清晰的记得那种难过的感觉,却不知道在广播里喊的人是谁。

使劲的想使劲的想。赵墨澜依旧还是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那种难过的感觉太清晰了太清晰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着。

乔子浩出院了。

赵墨澜总是希望再梦见那一场梦,想看知道那个人是谁。

却再也没有梦见过。

可是每次想起的时候,却是那么的难受。

那么的难过。

时间好像又回到了曾经。

那个叫彪子的人走了,又换成了乔子浩给她送饭。

不过现在还是有一点跟以前不一样的。

她伙食好了。

今天乔子浩在给她送饭的时候,接到了瞿娇的电话。

说是人工授精失败了。

瞿娇的心情非常不好。

乔子浩心情好像也是不佳。

今天或许是赵墨澜心情好。

等乔子浩挂了电话说:“她心情不好,你就带她出去走走吧。”

乔子浩看着她,没有说话。

没有听见她说话,赵墨澜本来想让他让自己回家看看父母的想法就没有说出口了。

“有什么办法能让女人开心,觉得我一直爱她的。”乔子浩擦觉出来瞿娇的不安。

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一个挂名的未婚妻。

她一直都怀不上。

“嘿,这你算是问对人了,烛光晚餐啊,带她去看电影啊。其实或许还有一个,那就是婚姻。”赵墨澜承认自己在将乔子浩往这方面引导了。

要是他跟瞿娇结婚了,那就是太好。

婚姻?

乔子浩皱了皱眉。

“婚姻?”有些不确定的问。

“是啊,婚姻,女人都在意那张纸的,觉得有那张纸了,就放心了。”这也是女人的可悲之处吧。

其实那张纸,什么也代表不了。

婚姻的围城里困住的只有自己。

乔子浩看着她,这个主意倒是不错的。

反正他这辈子已经认定了瞿娇。

倒是可以悄悄的去领个结婚证。

暂时不公开,等他们有了孩子再办个婚礼。

乔子浩突然释怀的笑了。

“你这主意不错。”

赵墨澜听出了他心情好了。

试探的说:“我好久没看到父母了,今天我回家住一晚可好。”

其实她很想问问父亲为什么要去做那种违法的事情。

“好。”乔子浩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赵墨澜一连说了几个么么哒。

乔子浩撇了她一眼,突然想捉弄她玩。

“么么哒,只是说说的吗?”

他突然蹦跶出这么一句话,赵墨澜蒙圈了一下。

然后说:“对啊,一种卖萌。”

“赵墨澜你当我山顶洞人啊,不懂网络流行语啊。”

赵墨澜嘴角抽了抽,咋地,还想让她亲他不成。

啧啧,那她铁定是会做噩梦的。

“难道还有别的意思么?”

“别他妈给劳资装,别光说不做,过来么么哒一下。”乔子浩眼梢都是笑意的看着她。

看着她不爽的都憋红了脸。

“不去。”

“哦,那今晚就别回去了。”乔子浩不紧不慢的说。

赵墨澜在心中问候他祖宗八辈儿。

特别不愿意亲他。

但是她知道这个瘪三绝对做的出来今晚不准她回去看爸妈。

人家么么哒都是甜甜蜜蜜害害羞羞的。

但是这两人的么么哒却杀父仇人似的。

当然了,这只有赵墨澜一个人气愤。

因为她看不见,乔子浩还体贴的将脸凑到她的唇边不到五厘米的位置。

赵墨澜咬牙再咬牙,做了好久的心里建设。

告诉自己亲的一头猪。

心不甘情不愿的给他么么哒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真乖。”乔子浩大笑了几声,拍着她的头说。

赵墨澜的心中也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啊。

回到赵家。

两母女聊了一阵子。

赵墨澜跟父亲说:“爸,我们到书房去谈点事情。”

“好啊。”赵爸爸以为自己的女儿要跟自己说跟乔家婚事的事情。

欣然的去了。

坐在书房里。

赵墨澜始终不愿意相信父亲会去做那样的事情。

可是视频里的声音却是是父亲的。

其实她也怀疑过是不是乔子浩找人模仿父亲的声音。

但是乔子浩说:“要不然把东西交给警察试试。”

对的,她不敢试。

如果是以前她就这样的委曲求全的让乔子浩把事情办完了。

两人就没有了瓜葛。

但是现在有尤明华了。

这十天她想了很多。

如果父亲没有这个事情,她就不用担心乔子浩的威胁了。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尤明华。

毕竟两人在一起就吵架。

但是这样尤明华又不愿意死心。

也许对他的感情谈不上爱。

但是还是希望尤明华能过的好。

好歹在她流落街头的时候对她伸出了一把手。

赵宜坐在哪里,看着女儿脸色比上次见面好多了。有些欣慰。

一直提着的一颗心就放下了。

只要女儿跟乔子浩结婚了,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

他在撑撑就好了。

赵墨澜眼睛看不见,所以也看不见父亲脸上的疲惫。

还有那才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满头的银丝。

“爸,你最近在做些什么?”赵墨澜没法那么直截了当的就问出口。

“还做什么,天天在公司瞎忙活呗。”赵宜将疲惫掩藏了起来。不想让女儿发现什么。

“爸,你别骗我了。你是不是贩毒了。”说道贩毒两个字,赵墨澜的嘴唇都在颤抖。

赵宜也惊讶的看着女儿。心一下子就慌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赵宜呵斥道。

也许做贼的人总是会心虚的。

所以赵宜的心慌的不得了,连手都在抖。

他庆幸这一刻女儿是看不见的。

“爸,别骗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贩毒。”赵墨澜歇斯底里的吼道,几乎已经泣不成声了。

赵宜猛的抱住女儿。

“澜澜,你从哪里听说的,没有的事情,爸爸怎么会去干那种违法的事情”

“爸,你告诉我,别骗我了,我求求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赵墨澜紧紧的抱住父亲。

“澜澜,你别哭,你别哭,哭多了对眼睛不好,你别哭。”赵宜松开女儿,有些枯瘦的手指给女儿抹着眼泪。

“爸,你告诉我真话。”

“你别哭,爸爸告诉你,都是爸爸的错。”赵宜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赵墨澜。

公司前阵子将银行的贷款还上之后,银行就不再给贷款了。

这点,很多公司都吃了这个亏。

那时候,赵墨澜正好跟乔家有联姻的可能。

赵宜想着不能再这个时候宣布破产了。

他想再撑一阵子,等赵家跟乔家的婚事定下来。

以后女儿有个好的归宿。

机缘巧合之下就有了这个事情。

听完之后,赵墨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说父亲。

因为父亲都是因为她,想要她以后不跟着他们吃苦。

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

赵墨澜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怜天下父母心

赵宜抱着女儿说:“你原谅爸爸,真的只有那一次,后来我就没干了,真的就那一次。”

赵墨澜紧紧的抱住爸爸,就那么一次就被人抓住把柄了。

爸爸,你知道吗?

乔子浩不是我的良人。

可是她现在承受的这一切不会告诉父亲。

也许世间真的是有报应这个事情。

毒品那个东西害了多少人。

父亲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就报应到了她的身上吧。

她只希望自己受的能给父亲赎罪。

第二日,赵墨澜回到乔子浩买的房子。

给尤明华打了个电话:“大种马,别等我了。我想的很清楚了,我对你没有感觉,我们的关系只是炮|友关系。”

尤明华沉默了一下说:“公交车,我已经投币刷卡示证上车了,不到终点站是不会下车的。”

赵墨澜紧紧的闭着眼眸不让自己哭出来。

“那你就等吧,我这辆公交车永远不会再走你那条路线了。”

啪的将电话挂掉。

也将两人的关系做了最后的道别。

尤明华,你终是我生命里一个难忘的过客。

赵墨澜躺在天台的贵妃椅上闭目,冬日里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她的身上。

她真想就这样一睡不醒。

那天,她又做了那一个悲伤的梦。

只是还是没有看清楚那个让她悲伤的人是谁。

今天一大早。

“娇娇,快准备一下,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乔子浩笑着说,此时他已经西装革履的穿好了。

“去哪里啊/”瞿娇看他这么慎重的打扮,有些好奇的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乔子浩神秘的说。

车子一直行驶着,瞿娇怎么问他,乔子浩就是不说去哪里。

“到了。”突然乔子浩将车停住。

乔子浩给瞿娇开门下车。瞿娇看到眼前的建筑上写着民政局三个字的时候。转头看着乔子浩。

“娇娇,我们结婚吧。”

···

五千字哈,晚上11点半左右还有五千哈,么么哒亲们。src="/。(https://www.x.jrxs.com/book/633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jr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j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