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4章 天庙协查

小说: 造化之王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8-02-05 08:30:07 字数:3044 阅读进度:2272/3206

烈日权杖令,这可是祖神殿内最权威的命令。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在这条命令之下,无论你身负什么样的任务,或者是在办什么事,都必须要在限定时间内赶到。

哪怕是大周的仁尊皇的圣命,也无法干预这条命令。

如果说,犯了大周的律法,还会有容情或者求情甚至法外开恩的可能。

但是,烈日权杖令之下,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理由,都逃不过‘殿法森严’这四个字。

一时间,祖神殿当世的另外八大权祭,在祖神殿或者在洛邑附近的还好,但是远离洛邑,甚至不在洪荒大陆的几位权祭,可就懵逼了。

不过,懵也仅仅是一瞬间的反应,烈日权杖令,百年难得一见,谁敢不遵。

一时间,远在其它几个世界的大权祭们,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不过,能够在祖神殿那么多高手之中,成为大权祭,一个个也不是易与之辈,都有重宝在身。

此时烈日权杖令之下,一个就豁了出来,也顾不得消耗。

最郁闷的是第八大权祭葛俨,正在混沌虚空中寻找一个未知的小世界,突然间就接到了来自祖神殿内秘法传来的命令。

瞬息间就傻眼了。

“柏相,我入你八辈子祖宗,要是回去没什么大事,老子跟你没完。”

恨恨的一咬牙,足足上千块阵盘就同时从葛俨手中飞出,瞬息间落在葛俨周身,在葛俨的神秘控制下,叮当作响的拼成了一副玄奥无比的阵盘。

十万块极品灵石雨点一般落下,随后,葛俨眉头一抽,又从元灵神念中凝化出一具分身,注入一丝本能的意志。

然后由这分身控制催动这阵盘,葛俨自己却踏到了阵盘最中央。

灵光自混沌中升起,愈升愈烈,当浓烈到极致的时候,灵光陡地一颤,混沌虚空莫名的震颤了一下,葛俨立时就凭空消失。

葛俨消失的刹那,这上千块阵盘拼成的阵法就剧烈的颤抖起来,一道道裂纹飞速的扩大,在突破承受的临界点之后,阵盘陡地爆开。

恐怖的灵力风暴,不仅催毁了阵盘本身,还将葛俨的分身也直接湮灭。

正在挪移中的葛俨的元灵猛地一震,嘴角浮现了一丝痛惜。

“入他祖宗的,老子的一套珍贵无比有灵石也买不到的可以混沌空间挪移的阵盘,还有相当于老子十年苦功的元灵分身,这可是出了大血了。

要是赶回去没什么大事,老子不拆了你的大首祭殿!”

一刻钟之后,葛俨出现在了洛邑城外的一座民间私宅中,一出现,众多仆役立时跪迎。

“更衣,权祭袍!”

轻喝一声,葛俨只是伸平了双手,立时就有六位侍女上前,拿着各色衣饰玉器,飞快的上前更换服侍。

半刻钟不到,换上朱色权祭袍的葛俨,在一身玉饰叮当作响中,瞬息消失。

当葛俨出现在大周洛邑皇城乾坤殿时,仁尊皇姬隆、内监大总管鱼朝恩,大司天伍预,军部尚书班棣,祖神殿大首祭柏相,以及另外七位大权祭,已经到场。

大首祭柏相看了一眼沙漏,计数尚未完,便示意第八大权祭葛俨入座。

这一眼,就看到葛俨心惊肉跳的。

他明白,他要是真晚到了,殿法,可真还不是摆设。

由于叶真这一次禀报的事情,主要由祖神殿管辖,所以,这一次的内部会议,只召集了必要的众臣。

像八大议政亲王都没有通知。

八大议政亲王中,有人的屁股倒几天庙,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所以无论是大首祭柏相,还是仁尊皇姬隆,都决定暂不通知八大议政亲王。

“众卿都到了。”

面色肃然的仁尊皇姬隆,轻轻提起御桌上的镇国乾坤玺,微微的向虚空中一按,一股莫名的力量陡地降临,令在场的大首祭和大权祭们纷纷露出了不舒服的神情。

镇国乾坤玺本身乃是先天灵宝,经大周国运、历代人皇数十万年温养,又蕴含人道气运,催动时无需太多的力量就能发挥威力。

哪怕是造化境的强者在镇国乾坤玺面前也不敢放肆。

尤其是这镇国乾坤玺镇压空间之力,更是一绝,再在这自成一界的乾坤殿内,再由镇国乾坤玺镇压之后,更由混淆天机之能。

别说是造化境强者,就是几位道祖,也无法预知或者窥测到此时此刻乾坤殿内发生的半点事情。

见仁尊皇姬隆请出镇国乾坤玺,第八大权祭葛俨心头就是一颤,他知道他那点让他肉疼无比的损失,恐怕是找不回来了。

“众卿,这是今天朕收到的北海天浪军统帅叶真送来的十万火急的急报,众卿先看一下,再发表意见。”

叶真之前送来的诸般玉简情报,包括留影玉简,统统下发下去传阅。

不过,此时叶真送来的玉简情报,已经被加持了特殊的禁法,只能看,不能神录,而且是一个接一个的传阅。

每一个看完的重臣,看完之后,神情都变得无比的凝重。

乾坤殿内的气氛,越来越浓闷,越来越凝重。

这一次传阅,足足传阅了大半个时辰,可见诸人之慎重。

“众卿,你们看完之后,可有什么想法?”

第一个上前开口的,乃是军部尚书班棣,“敢问陛下,这吸收尸体内的血气、负面力量的神秘阵法,范围有多大?

是只限于血河要塞周边,还是涉及到人魔战场其它战区?”

“班尚书,叶真所发现,只是血河要塞周边,但是,就在之前,巡天司和秘监的人马,都已经在人魔战场各处挖尸感觉。

得到的结果是,人魔战场四大战区内,均有这种现像。

因为时间短暂的原因,暂时还无法确定具体范围。但是,就目前的发现来推测,这个神秘阵法,涉及的范围,可能遍及整个人魔战场。”大司天伍预说道。

这个回答,立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仅仅是事涉血河要塞一地,那还好说。

要是事涉整个人魔战场,那可就关系国本了,堪称前所未有的大事。

“陛下,臣想知道,这影响遍及人魔战场的神秘阵法,它的阵法主体,是只有血河要塞一个呢,还是数个?”第八大权祭葛俨主动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知!按老夫方才与陛下推测,这阵法主体,可能不止一个。

血河要塞处发现的神秘阵法,可能只是其中一个。

毕竟从古至今,笼罩方圆百里的阵法有,笼罩方圆千里的阵法有,笼罩方圆万里的阵法亦有,但是笼罩方圆百万里以上的阵法,无任何纪录。

更遑论,整个人魔战场所涉范围,广大千万里。”大首祭柏相答道。

“那可曾查到其它阵法主体?”葛俨再问。

“正在全力查探,但按血河要塞下方发现的神秘阵法而言,极其隐秘,等闲难以发现。”

经此数问,有关这神秘阵法的详情,基本上就清晰了,但是,哪怕以大首祭和诸多大权祭,还有皇宫秘档的记录之海,也没有这神秘阵法的一丝半毫的记录。

这让众多大权祭商议了一个多时辰一筹莫展。

突然间,第七大权祭图门长音上前道,“陛下,要想解决此阵法,必要先知道此阵法的来历。

天庙那边的传承,素和我们祖神殿不是一脉,而且传承更加久远。陛下,可以考虑向天庙咨询此事。”

此言一出,一众重臣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奥妙起来。

仁尊皇姬隆的脸色也带上了几分尴尬,。

之所以尴尬,主要还是因为天庙算是大周的一份子甚至是半个臣子,但是天庙有异心这件事,大家伙心里都明白,但却不能宣诸于口。

淡淡的瞥了一眼第七大权祭图门长音,大首祭柏相道,“暂时还不宜于让天庙协查。

我等只是商议,还没有接触这神秘阵法研究,就要让天庙帮忙,岂不是凭空坠了我们祖神殿的名头,此事,暂不可提。”

“是!”轻应了一声,第七大权祭图门长音退回了班列。

“陛下,既然情况不明,臣建议,派一支可以信任又有经验的联合调查组,入驻血河要塞,先实地暗查,再图后议。”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