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4章 孝心?

小说: 造化之王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9-04-06 17:57:36 字数:2245 阅读进度:2785/3206

桓王府中,前来传口谕的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与桓王姬骜进入静室没多久就出来了,带着一干随从悄无声息的离开。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桓王府的一众人等,躬身送行的同时,看着这一幕,既觉的怪异,又十分的好奇。

这个时辰,陛下特令内监大总管鱼朝恩来传口谕,还是秘旨口谕,多半有些不寻常。

最近,随着仁尊皇姬隆病重的消息渐渐传开,朝野请立太子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虽然说仁尊皇姬隆还没有立太子,但所有人知道,太子归属,恐怕也就在这段时间之内。

那此时此刻,圣上有秘旨口谕下达,对于桓王府的众人而言,就非同一般了。

一个个就万分期待的看着内监大总管鱼朝恩离开之后的静室,想看看从静室出来的桓王姬骜的神情和反应,判断一下是什么情况。

是不是圣上准备立桓王殿下为太子,叫桓王殿下先行准备?

要真是那样,那他们这些桓王府的老人,可就都是从龙之臣了,将来一个个前途无量!

可是,桓王府的一干人等,左等右等,左盼右盼,也不见桓王姬骜从静室内出来。

这一等,就是小半天的功夫。

这令管家跟出任桓王府长史的的涂先生,十分的惊异愕然,这不太正常啊。

二人交流了一下之后,涂先生首先上前叩门轻呼。

可是,哪怕涂先生一步步的加大声音,静室内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这让众人脸上的惊色更浓。

最终,管家与涂先生略一商议,就由涂先生强行穿过静室外的警戒阵法,强行闯入了静室之中。

进入静室之后,涂先生的神情就猛地剧变,因为静室之中,桓王姬骜竟然昏迷在地上。

这让涂先生大惊失色,忙上前查看,半晌之后,涂先生才长松了一口气。

桓王姬骜体内外一切正常,无伤,就是体内气息太过虚弱,竟然有几分精血衰竭之状,也正是精血神俱衰,才昏迷倒地。

此时,门外的呼声却是越来越急。

情急之下,涂先生出门安抚一众桓王姬府众人,谎称桓王姬骜接受了圣上口谕,正在准备应答策论,无暇其它,叫众人散去。

涂先生乃是桓王府长史,他所说的,众人不信也得信,只能散去。

只是在众人散去之后,涂先生才急急叫来管家,让他将桓王府内珍藏的大补精血的各种天材地宝,全部拿来。

捡药效猛烈的,药效强大的,给桓王姬骜喂了一通,随后,又以灵力催动药力化开,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桓王姬骜这才悠悠醒转。

面对管家跟涂先生的关切,桓王姬骜神情却很是兴奋,先是询问鱼朝恩走时有没有说什么。

问了半天,发现鱼朝恩走时一句话也没说,顿时就有些沮丧。

涂先生更加的疑惑,多方询问之下,桓王姬骜就是不说,这令涂先生极其无奈。

“先生,非是孤不说,之前接受秘旨时,父皇就令我以祖神的名义起誓,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所以,这件事孤不能对先生说,但是孤认为,做的值!”桓王姬骜解释了一句,“对了先生,现在你马上打探老四跟老七府里的情况。

看看鱼大总管有没有去他们的府里,去完他们府里之后,老四跟老七的情况如何?”

就像是打哑谜一样,涂先生还只能接受这个任务。

不过,涂先生毕竟是青丘狐族出身,从大皇子姬骜的种种掩饰,还有之前身身体精血亏空的情况,以及现在要让他打探四皇子跟七皇子的情况时,就有了几分猜测。

毕竟,以大皇子姬骜那壮如牛的身体,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精血亏虚而昏迷?

以大皇子姬骜的身体状况,想要知道时间内精血亏虚而昏迷,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短时间内流失了大量的本源精血。

要知道,本源精血对于武者而言,就跟命一样,一旦损耗过甚,压根补不回来。

就算大皇子姬骜贵为皇子,府内藏有无数天材地宝,但是经此次本源精血巨亏之后,日后就算恢复过来,也会留下永久的无法恢复的损伤。

换言之,内监大总管鱼朝恩带来的皇命,就与本源精血有关。

那是,皇命要大皇子姬骜的那么多本源精血做什么?

这让涂先生想不通。

随后,在涂先生的调查中,涂先生发现,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今日去了轮流去了三十多位皇子公主府中,几乎是将所有的皇子公主府上都去过了,连没长大的都没放过。

噢,有一个人除外。

据涂先生的调查,那就是议政公主长乐公主那边,内监大总管鱼朝恩并没有去。

除此之外,所有的皇子公主,在内监大总管鱼朝恩离开之后,反应都差不多。

一个个脸色苍白,立足不稳,待鱼朝恩离开之后,就大肆寻找补充回复精血的天材地宝。

许多普通的皇子公主,府上并没有储备珍贵的补充精血的天材地宝,一时间,各皇子公主府都在紧急采买补充精血的天材地宝。

颇有几分洛邑血贵之势。

由此,涂先生已然推断出,是宫里在大量收集皇室的本源精血,这是要干什么?

虽然有此推测,但是涂先生就没多嘴,老老实实的回报了打探所得。

当大皇子姬骜得知四皇子跟七皇子的反应之后,陡地大笑起来,“哈哈,老四完了。老四竟然没当场昏过去,还保持着清醒,他这是彻底完了。

老七这厮,倒是够精明,也当场昏了过去,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贡献了多少呢?”

“老七这厮,看来我还得小心提防!”

同一时刻,洛邑皇宫东来阁内,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也办差回转。

“陛下,老奴已经办完了旨意中交待的事情,特来向陛下回禀。”

靠臣在软榻上的仁尊皇姬隆,猛地坐了起来,“快,大伴快给朕和大国师讲讲,收获如何,有没有收集够大国师所需的本源精血?

还有,朕的那几个儿子,孝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