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0章 请诛

小说: 造化之王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9-04-06 17:57:54 字数:2682 阅读进度:2811/3171

朝堂上的政治斗争,从来不可言传只可意会。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而且,揣摩圣意,也是一种本事。

当仁尊皇隆神情木然的从乾坤殿群臣身上扫过之后,立时就有人跳了出来。

“丞相大人此言差矣,若仅仅是立下如此军功,陛下就要嫁一女,那陛下所有的公主加起来,恐怕都不够赏赐的!”礼部右侍郎韦言灿就领会到了圣意。

丞相闻纲只是大周贵族集团的领军人物,但并不是统治朝堂所有话语权的丞相。

大周朝堂上,孤臣、直臣、幸进之臣多的是。

所以仁尊皇隆略一示意,马上就有臣子跳出来跟丞相闻纲打口水仗。

这也是仁尊皇隆的高明之处。

坐山观虎斗,最后再一言定鼎!

不过,还不等丞相闻纲开口,叶真却是不爽了。

径直走到这刚刚跳出来的礼部左侍郎韦言灿面前,目光冷冷的盯着他道,“你刚才说什么?”

被叶真目光一盯,那目光中天然的杀气,韦言灿心头一寒,但在皇帝和这么多朝臣面前,却不想丢了面子。

强撑着梗着脖子道,“我说陛下所有的公主加起来,都不够赏赐的!”

“前一句!”叶真冷喝道。

韦言灿思忖了一下,不想在朝臣面前丢脸面,思忖了一下就道,“我说丞相大人此言差矣,若仅仅立下如此军功.......”

话还未完,叶真一脚就狠狠的踹在这韦言灿的胸口,“还仅仅立下如此军功,我入你祖宗!”

纵然乾坤殿内不能动用灵力,但是叶真的肉身力量异常强悍,一脚一下,这礼部右侍郎韦言灿当场口中鲜血狂喷。

叶真就这还不放过,掐着韦言灿的后颈,直接将韦言灿拖到了魔族第二十一方行军大总管金钲的首级面前。

“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看看,这是仅仅立下的如此军功吗?”

“为了杀他,我镇海军前后几战一共战死了一万多兄弟!

一万多个正当年华的兄弟的性命啊!

你竟然敢小看它?

你知不知道,这颗脑袋下边,垫着一万多个年轻的生命!

还仅仅如此军功,我入你老母!”

怒吼间,叶真又是一脚直接将礼部右侍郎韦言灿给踹飞了。

“大胆!”

“竟然敢咆哮朝堂!”

“放肆!”

值殿御史及一众文武官员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惊愕无比的盯着叶真,就像是看史前怪物一样。

乾坤殿上的朝臣们虽然偶有厮打,但是像叶真这样下狠手的殴打,却是独一份。

御座上,仁尊皇隆的眼睛已经眯到了一起,谁都明白,这是这位九五至尊的怒气已然到了要发作的程度。

可也就是此时,被许多朝臣喝叱的叶真,却是再次向着御座上的仁尊皇隆喝道,“陛下,我大周以军功立国,以军功定国,礼部右侍郎韦言灿藐视军功,敢坏我军心,动摇我大周国本,臣请陛下杀韦言灿,以正军心,以正国本!”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都惊呆了,挨了两脚吐血的韦言灿也惊呆了。

这它玛是的恶人先告状啊!

还是要杀人的那种告状!

因为叶真扣的这帽子足够大,足够重!

重的足以杀死韦言灿!

韦言灿急了,连忙翻身扑倒在地,哭诉起来,“陛下明鉴,臣只是一时口误,并没有藐视军功之意!”

可是,韦言灿刚刚刚说完,威王刘无病的精血分身就踏前一步,“陛下,大周正值将士用命之际,每时每刻,都有将士在抛头颅、洒热血。

能让这些将士不惜性命死战的,除了保家卫国,更有军功之烈赏!

此时此刻,敢藐视军功者,非死不能谢罪!

陛下,请诛韦言灿!”

威王刘无病的精血分身一开口,就相当于是军方的领军人物开口了。

原本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军方将领还有勋贵们,纷纷就开口了。

“陛下,请诛韦言灿!”

“陛下,请诛韦言灿!”

“陛下,请诛韦言灿!”

.......

转眼间,满殿的武将,都站出来请诛韦言灿。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这会都必须站出来,维护他们自己的利意和在这个政治群体中的位置!

跪伏在地的礼部右侍郎韦言灿傻眼了,直接瘫软在地。

他没想到,他随随便便跳出来一句逢迎皇帝心思的话,竟然会招若大祸!

这也是他傻!

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藐视军功!

大周贵族们,全是靠军功起家的,藐视军功,就是藐视他们的根本。

前线,更有上千万将士嗷嗷狂叫着扑向敌人,企图斩杀敌将获得军功搏一个封妻萌子。

尤其是大周此时四战之际,被叶真一撩拨,这家伙就死定了!

御座上,身为九五至尊的仁尊皇隆的脸色难看无比,死死攥住御座扶手的双手,紧攥的指节发青发白。

叶真和军方重臣请诛的是礼部右侍郎韦言灿,实际上,打的却是他这个皇帝的脸!

礼部右侍郎韦言灿跳出来,就是为了逢迎他的圣意,算是他的马前卒,没想到,却被叶真抓住一个漏洞,直接要请诛!

原本,叶真请诛韦言灿的时候,仁尊皇隆还想以一时口误圆过去,随着军方重臣请诛韦言灿,这话就不能出口了!

乾坤殿内,气氛沉闷的可怕!

沉默几息,仁尊皇隆吐出一道隆重无比的鼻息,“韦言灿藐视军功,无礼无知之极,推出去,即刻斩首!”

圣旨一下,立时就有金殿武士出来,拖韦方灿出去。

韦言灿却是骇的惊恐大叫起来,他只是想拍一下皇帝的马屁而已,并不想死。

“陛下,救我!臣没有藐视,臣......”

金殿武士们极有经验,一巴掌下去,就卸掉了韦言灿的下巴,立时就令韦言灿失去了声音。

几息过后,乾坤殿外传来了一声惨叫,一名金殿武士用木盘奉上了一颗首级,淡淡的血腥味,让整个乾坤殿内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压抑沉闷,也让仁尊皇隆的脸色变得愈发的难看。

许多朝臣,都在这刻用不一样的目光打量叶真。

从此刻起,他们要重新看这位北海州公。

因为一句话,就能生生逼的仁尊皇隆诛杀了礼部右侍郎这样的高官,这样的力量,可不能等闲视之了。

“陛下,北海州公叶真咆哮朝堂,殴打朝臣,两罪并罚之下,按律,当行以龙鞭三百,以正乾坤殿之威,以正朝堂风气!”

韦言灿的人头巡视过后,反应过来的值殿御史立时就上前狠狠参了叶真一本。

这时候,就是仁尊皇隆乾纲独断了,压根不需要听取朝臣的意见,这也是律法,这也是大周的规矩,哪怕是丞相闻纲,也插不得嘴!

“准!”

仅仅一个字,就代表了仁尊皇隆此时的心情跟愤怒!

在值殿御史的高喝声中,立时就有金殿武士上前,扑至叶真面前,要将叶真拖下去行刑!

不过,两名金殿武士扑上来的刹那,叶真是双肩轻轻一抖,就将两名金殿武士震开。

“大胆!”值殿御使大喝的刹那,叶真却是向着仁尊皇隆道,“陛下,受刑之前,臣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