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法理与人情

小说: 左不过高冷罢了 作者: 桃桃一轮 更新时间:2015-02-17 23:29:17 字数:3899 阅读进度:46/78

吴静一言不发地跟着舒浔几个到了专案组办公室,没再做多少言语上的抵抗,就交代了自己犯罪的过程和动机。

“他是个变.态。如果他不死,我永远都要活在他的控制之下。他在人前总是那个笑眯眯、亲切和蔼的样子,我去告他,几个人会相信?他们只会说我行为不端!”吴静一边哭一边说,“你们猜得没错,我知道密封室的密码,还知道他把样品放在哪个保险柜里。因为……因为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弄的那个样本跟极端分子使用的小燃烧弹还有一定差距的,但原理一样,近距离爆炸可以致命。”

“是你把样本偷出来的?”舒浔问,司马雪在一遍负责记录,电脑键盘被她打得噼噼啪啪响。

“那不叫偷。”吴静带着一种惨然的表情强调道,“杨捷不会在乎样本丢没丢,他一门心思只在两件事,一是用卑鄙的手法玩.弄女人,二是试图升职当院长。说实话这个样本全部都是我和思扬制作的,他只是在理论上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做样品的时候,我还没想着要用它弄死杨捷,我想杀他的时候,想过很多方法,可我是个女人,连反抗他对我的强.暴都不可能,又怎么杀他?这个样品是我参与制作的,就跟我的孩子一样,我是万不得已才用它杀了人……”

吴静说着,捂住脸,好像很对不起自己制作出来的样本。

梁子嵋对待吴静,多了一丝长者的宽容和同情,慢慢地问:“因此你就刻上了复仇女神的名字,也算是将这种杀人的行为变得正义?”

吴静擦了一把眼泪,重重点头,因为不善言辞,此时情绪又激动,她说得断断续续,但是充满了无奈和抗争:“我知道杀人是犯罪,是恶行,但我自己终于走出这一步的时候才知道,有些人就是该死,只有他死了,另一部分人才能解脱重生。梁教授,相信您也看了那些照片,我无脸辩解什么,但请你们大家相信,我们每个被杨捷胁迫而发生那种关系的人,打心底都是不愿意被他触碰的。”

梁子嵋有了些许动容,跟着点了点头,“以前因为一些风言风语,我对你也有些许误解,现在我要向你道歉。”

“梁教授!你别这样说。我现在是个杀人犯。”吴静羞愧难当,连连摆手,“这些年,被杨捷迫害的女孩不下二十人,每一个女孩都被杨捷拍了照片作为威胁。他还有更加恶心的爱好,就是收集女孩子们的贴身物品甚至是一些毛发,他经常在网上炫耀这些东西,我都知道!可惜,我不知道杨捷把这些东西藏在哪里,那些可怜的女孩有些我不知道是谁,有些人的名字我不方便透露,她们都生不如死,有的还想过要自杀,我也想过。”

照这样说,杨捷是个泥潭,谁不小心踏了进去,就被他一点点往屈辱的深渊里拉。

在这种时候,只有左擎苍理智得近乎残忍。“其他人你不方便透露,无妨。请你交代一下,你的同伙是哪位?”

“我没有同伙。”吴静止住眼泪,笃定地说。

舒浔拿出一份布置会场人员名单,指出:“你在案发前,没有去过大礼堂。”

吴静惨淡地笑了笑,“你们名单上的人只是参与布置会场的人,其他人呢?路过的老师和同学,谁都可以进去看一看,作为杨捷的助手,我去大礼堂合情合理。我坦白,我是去了大礼堂,还把爆炸物样品藏在了讲台里。我,没有同伙。”

梁子嵋看了看尤义,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尤义问:“你把样品放在讲台的什么位置?”

“讲台底下。”

“讲台底下的范围太大,具体是讲台底下哪个方位?靠里还是靠外?偏左还是偏右?”

吴静拿出一个小遥控器放在桌上,很自信地回答:“无论放在什么位置,按钮一按,它爆炸的时候杨捷都活不了。所以我随便放了个位置,那时我很兴奋,还有一点害怕,具体在什么位置,忘记了。它在什么位置爆炸很重要吗?”

左擎苍看了一会儿痕检报告和爆炸物分析,说:“你可能去过礼堂,但你绝对没有接近过讲台。所以,你的同伙是谁?”

“我没有同伙。”吴静仍然坚持。

舒浔看得出来,吴静万念俱灰,想把责任一个人担下。从她的言语中,可以看出她对同病相怜之人的同情,说明她心地善良,出于维护之心,即使知道抗拒从严,也硬是没有供出同伙。情感作祟,舒浔有那么一刻的心软,这些都是被杨捷逼得走投无路的女人,她们都是受害者啊。

可是左擎苍不同,他是即使知道舒放是舒浔的亲弟弟,都要指证舒放杀人的冷面工作狂。他把一张讲台构造图放在吴静眼前,指着图纸说:“主.席台上铺着红地毯,讲台底下中空,如果忽然多了一个深色的东西,开会前检查话筒线路的工作人员一定会发现。尤义教授的分析报告中明确指出,那个爆炸物是被放在讲台中间偏上位置这个不起眼的抽屉里。厄里倪厄斯,复仇女神组合——怎么,你的同伙没来得及告诉你,他把样品放在了抽屉里?”

舒浔觉得左擎苍审问嫌疑犯时一会儿钝刀子割肉,一会儿利剑乍刺,让人无法接招。对吴静来说,直面左擎苍,过于残忍了,他如同一台绞肉机,把吴静的谎言和坚持一点点绞碎。

吴静这回反倒冷笑起来,“我不会说的。”

左擎苍眼色一厉,吴静却大胆滴抬头逼视他,“左教授,我不知道在你眼里是不是所有案件只有法理,没有人情?杨捷就是个该死的人.渣,我也承认是我杀了他,你们有我的证词、我在激光仪器上的指纹、电脑记录,还有我对爆炸物原理的了解及密封室密码的掌握,这么完整的一条证据链,难道还不足以让你们结案?你们只有一个星期来破获这个案子,如今作为凶手的我在三天内落网,呈报上去,会为你们赢得赞誉,还能为杨捷昭雪。为什么你还是揪着什么我的同伙不放?难道你喜欢看到更多的家庭因此破裂、更多人因至亲被抓感到痛苦?”

不得不说,不善言辞的吴静一番话,让所有人陷入怪异的沉默之中。舒浔脑中回放起弟弟被警察带走时妈妈的哀嚎,爸爸的颓然,以及后来每个认识他们家人的亲友都对弟弟的事避而不谈。可弟弟终究是杀了人,她无力回天,但吴静的同伙——相信同吴静一样,也遭受到杨捷非人的对待,是不是在杨捷死后得到了涅槃?

梁子嵋和尤义一脸“你不说我们可以查啊”的表情,舒浔望向左擎苍,之间他目光定在一点,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深吸一口气,轻叹一下。

只听左擎苍清了清嗓子,就在舒浔以为他要向以前严厉批评她顾念人情徇私枉法时一样发表一番言论令吴静无地自容时,他冷冷地说:“不要转移话题,说出你同伙的名字。”

敢情吴静刚才说的那些,他根本没听进去!

这回,轮到吴静选择沉默。

“通知布置会场名单上的人,马上到A区201教室来。”舒浔小声对司马雪说。

梁子嵋对吴静说:“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我们会先把你送到公安局。你的个人遭遇,我表示同情,所以希望你能在局里坦白罪行,争取宽大处理。”

尤义叹了一声,也说:“希望你调整心态,不要再做出什么傻事。退一万步想,如果杨捷第一次胁迫你时,你能勇敢地报警指证他,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

“谢谢梁教授、尤教授,感谢你们对我的理解。”吴静站起来,平静地接受这一现实,“我也希望这个案子由我开始,由我结束。”

“绝不可能。”左擎苍替两个教授回答,说得斩钉截铁。

吴静惶恐而悲伤,忽然望着舒浔,眼中写着求助。

舒浔移开目光,不与她对视,转头对司马雪说:“我们去201教室吧。”

梁子嵋、尤义和左擎苍带着吴静下楼,暂时没收了她的手机,等警车来之后一并交给警察。左擎苍给舒浔一个“需要帮助吗”的眼神,舒浔摇摇头,表示“我一个人能行”。

左擎苍宠溺地颔首,摇了摇手机,示意她可以随时电话求助。

“左教授太nice!放在古代,就是第二个包青天呀。”路上,司马雪不禁叽叽喳喳开始评点刚才发生的一幕,“吴老师质问他的时候,我竟然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无法拒绝。谁知左教授在那么密集的火力下,根本不吃那一套,继续逼问同伙的事。我都觉得,吴老师有点可怜了。”

“如果左擎苍会因为吴静几句话,就对另外一个同伙睁只眼闭着眼,反而不像他了。”舒浔当时虽然也觉得吴静那番话说得酣畅淋漓,好像一句就抽左擎苍一个巴掌,但回头一想,如果因为同情凶手的处境就包庇凶手,那么跟凶手有什么区别?尤义教授说得对,当初换一种处理方式的话,事情就不会恶化到今天这种不能回头的地步。

201教室是个只能容纳五十人左右的小教室。那天参与布置会场的学生、老师和学校工作人员一共十五人,这是有名单的,因此比较好找。这几天,司马雪按照舒浔的吩咐,一直在确认虽没有参与布置会场却进过会场的人,到今天终于把这部分人员给确定出来,除舒浔外,共计十人。这样,在案发前到过礼堂的二十五人都陆陆续续到齐。

舒浔环顾教室,在虽没有参与布置会场却进过会场的十个人中发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 森流月 小朋友~~

我觉得有些人跑到别人文章底下刷负分这种行为真是又无聊又无耻

如果文章真的写得不好,拍个负分说出哪里不好也就罢了

通篇谩骂,就好像一个泼妇

我可以不计较,但心里总是很堵,因为我想不通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人品低劣自己都不觉得丢人的人。

或许给作者添堵就是他们的目的吧

无论如何,我依旧日更,看文的人也依旧在看,在鼓励我,支持我,发表评论跟我交流,让人欣慰。

我也不是什么大神,一张老脸在123言情混了七八年了,也就赚个脸熟

但我也深知一个道理,字是自己一个个码的,去掐架或者刷负分,对自己不会有任何好处。文章好不好,大家都不是瞎子,用拍人砖乱咬人的时间好好码字,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读者群。当然,作品入人品,人品低劣,文章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见谅。

如果明天有空,我码个小番外给你们看,谢谢支持我的你们,么么哒!!

没空就算了,哦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