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在咖啡馆强吻儿子妈

小说: 总裁禁欲:霸道萌妻花样要 作者: 歆月 更新时间:2017-12-26 09:19:53 字数:3425 阅读进度:168/207

不等美女喊完,夏阳另一只手将美女往怀里一拉,头往下一低,准确无误的对上了那片嫣红。

没错,这感觉一如十年前,这气味一如十年前,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熟悉。

久违了眷恋,让他舍不得松开,反而加深了这个吻,用舌尖去撬开美女的贝齿,可是还没有深入,脸上却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叭——夏阳,你能再无耻点吗?”狠狠一个耳光,却并没有惹恼夏阳,被打得他反而笑了。

“姗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你不认识我吗?”夏阳一手抚着火辣的脸,一手扣着许姗姗的胳膊,她再也不能抵赖了。

之前一直用英文,说不懂中文,现在一口喊出了中文,而且还喊出了他的名字,还有什么好抵赖的。

“放开我——”许姗姗脸上红白交错,是,她是没忘记,是认得她,可是那又怎么样?十年了,她已经不是十年前的许姗姗了,十年前的许姗姗已经死了,那个爱夏阳爱到什么都不管的傻女孩已经下地狱了,她现在是lisa赛格航空的副总裁,不再是那个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的许姗姗了。

“lisa,你们认识?”在对面站起正准备去买单的凯蒂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看到许姗姗变脸,才惊讶道。

“曾经,凯蒂你去买单。”许姗姗面有愠色,她是赛格的副总裁,绝不能在外面留下任何不好的形象,所以她轻咳了声,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后转向夏阳冷声道:“夏阳,请自重,这里是美国,不是中国。”

“姗姗,我是来找你的,我们单独谈谈好吗?”虽然没有人围过来,但是夏阳却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许姗姗表达思念之情。

也幸好这里是美国,如果在国内,只怕早被人围观了,恐怕还有人起哄,可是这会,咖啡馆里依然很安静,只是偶尔会有人看过来,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夏阳,我们十年前就结束,没什么好谈的,请放手,否则我要叫警察了。”许姗姗依旧冷着一张脸。

“我放手,但是你要答应我,不会突然不见。”夏阳小心翼翼道,他很愉突然就不见了,这样的一身寒冰的姗姗很陌生,可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姗姗。

“你凭什么要我答应你。”许姗姗就这么与夏阳僵持着。

“夏烨,就凭我们的儿子,姗姗,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夏阳知道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眼前这个姗姗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的。

“如果你觉得他是你儿子,你大可以带走。”说到这,许姗姗嘴角露出了此许欣慰的笑。她可以肯定,儿子绝不会抛弃她这个妈咪的,最重要的是儿子长大了,不再是那种需要爹地,妈咪的小男孩了,他很独立,而且很听话,绝不会轻易被人‘拐’走的。

“姗姗,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去我住的地方说好吗?”夏阳看了下四周,咖啡馆里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这样站着,实在很丢人。

“lisa,已经结帐了,我们是不是——”许姗姗的女助手看着夏阳,结结巴巴道。

“凯蒂,你先回去吧,晚点我再和你联系。”许姗姗知道夏阳的性格,如果这会不答应他,他绝不会放弃的,就算真叫警察来也是一样,因为他是夏阳。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看着女助理离去,许姗姗有些气恼道。

“姗姗等等我……”夏阳松开姗姗,拿出钱包,抽出了几张票子放在桌上,紧跟在许姗姗身后离开。

夏阳快步追上许姗姗,同时搂着她的腰,却遭来许姗姗一个白眼。

“夏先生,请你自重点。”

“姗姗,十年可以改变一个人,但是不能改变人的感情,你依然是我心中的唯一,不要这么急着赶我走好吗?”夏阳退而求其次,握住了许姗姗的手。

许姗姗依旧挣扎,只是见无法挣脱,才放弃。

“十年可以改变一切,夏阳,你不要抱太多的期望,虽然我生下了孩子,但那并不是因为对你的感情,而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打掉。”许姗姗一句话,直接将夏阳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之前倾倾说如果一个女人不爱那个男人,不可能为他生孩子的。可是现在,许姗姗硬生生的将这句话给抹杀了。

她不是因为爱他才生下夏烨,她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得不生下孩子,不、、、不会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的夏阳,脑中轰轰,就像无数的轰炸机在向他扔炸弹,似是要将他炸成碎片,如果这个时候,他能清醒一点,就不会相信这样的话。

如果只是不得已生下孩子,那么孩子不会姓夏的,如果真是不得已生下孩子,她的反应不会这么激烈,可是这会,夏阳已经被这句话伤到了,大脑已经停止正常的运转了。

“你也是这么对儿子说的。”夏阳心里无端的冒起一股无名火。

“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是我儿子,夏阳,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纽约。”许姗姗被夏阳握着的手心冒汗了,她现在的生活很好,她不想被夏阳打乱。67.356

有个很好的事业,有个很乖的儿子,这对她来说已经很好了,她很满足。至于爱情,都是骗人的,她不会再相信的。

“我不相信,你还是我的姗姗,我不相信你变了。”夏阳转身,面对着故作冷漠的许姗姗大声道。

“你相信与否都是你的事,但是我和你已经不可能了,夏阳,你放手,我要回去工作了。”许姗姗看到夏阳这种捉狂的神情,有一点担心,她既怕夏阳发狂,也怕自己顶不住夏阳的似烈焰的真情。

这十年来,她不曾回国,不曾出现在任何的报刊杂志,为的就是避开夏阳,她想沉淀自己。她不是没想过回去,她不是不想他,只是不能。

夏家人的势利,在十年前,她经历过,没有与夏家匹配的资本,她不敢回去,十年前的痛,十年前的恨,一直烧灼着她的心,所以她努力,她拼搏,只为了能有一个能配得起夏阳的身份。

十年前她很幸运,落海后并没有死去,而是被义父救起,这十年来,也幸亏有他们,她才能活到今天,也幸亏有义父一家,才能平安的生下儿子。

“姗姗,你——结婚了吗?”夏阳专注的看着姗姗,回想着儿子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对。

“我结没结婚也与你无关,夏阳,就算我们有一个儿子,但是我记得十年前,我并没有嫁给你。”许姗姗的脸有些抽搐,如果她早知道夏阳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她一定会抓个男人去结婚。如果结婚能阻止夏阳的霸道和热情,那她一定会尽快结婚的。

“你是——”

夏阳刚开口就被许姗姗一顿抢白,“夏阳,你不要自作多情以为我在等你,我只是太忙,没时间结婚而已。”

“你没结婚?”夏阳先是惊愕,而后脸上漾起一朵大大的笑容,上前一步,一把将许姗姗抱入怀中。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混小子是骗我的,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等我,姗姗,我们结婚吧,现在就去结婚——”夏阳喜极而泣,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放开我,夏阳,你不要自作多情,根本不是这样,你放开我——”许姗姗说着,竟然弓起了右膝,直接顶向夏阳的要害。

夏阳没提防,在他的记忆中,他的姗姗是温柔的,百依百顺的,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姗姗会向动手,哦不,是动脚,而且还是对准他的命根子。

“啊——姗姗——不要走——”夏阳痛得捂着下体,许姗姗则趁机甩开了夏阳。

夏阳虽然想忍着疼痛追上去,可是‘蛋痛’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眼看着姗姗就要走出他的视线了,夏阳急疯了,正愁无法追上,恰见凌煜凯和倾倾从旁边的店铺出来,立即大喊道:“阿凯,帮我拦住姗姗——”

听到夏阳的喊声,凌煜凯本能的看了过去,而这时,许姗姗听到夏阳喊,愣了下,反射性的拔腿就跑,这样一来反倒给了凌煜凯提示,凌煜凯松开倾倾,快步追了上去,许姗姗没跑出几步,便被他拽住了。

没办法,男人步子迈得大是一点,另外,许姗姗穿着高跟鞋,也跑不起来。 ㊣:㊣\、//㊣

“夏阳,你怎么了?”见老公追出去,倾倾也跟着下来了,见夏阳捂着下体,一拐一拐的,便上前扶着他。

“没什么,我们先回酒店吧。”夏阳用衣袖拭去汗水,来到了许姗姗身边。

“阿凯,她是?”凌煜凯看着许姗姗又看向夏阳,有些不明白。

起初他以为是小偷,可是这会看这女人一身名牌,衣着打扮,都不似小偷啊。到底是谁?

“姗姗,她是姗姗,我们回酒店去谈吧。”这会夏阳的疼痛已经好些了,也向凌煜凯解释道。

“夏烨妈妈?她不是去度蜜月了吗?”凌煜凯惊愕的看着许姗姗,非常的意外。

“姗姗还没有结婚,那混小子故意的。”夏阳郁闷道,真不知道他和凌煜凯是什么命,竟然遇上爱坑爹的儿子,你说什么不好骗,偏拿他妈的婚姻来骗他这个悲催的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