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嫁给我

小说: 总裁禁欲:霸道萌妻花样要 作者: 歆月 更新时间:2017-12-26 09:20:22 字数:3443 阅读进度:180/207

“姗姗,请你嫁给我!”夏阳单膝跪下,一手拿着花,一手拿着戒指,正式向姗姗求婚。

姗姗强忍着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真得很想答应,她的右手甚至已经伸出去了,可是又被左手拽了回来。

“姗姗,请嫁给我!”夏阳再一次道。

“我——”我——

姗姗看着夏阳,好字几次都要冲出口,可是脑海里却跳出了许多人,夏家人,卡莱尔家族的人,这些人在她脑中不停的变幻,最后,她只能抱着自己的头。

“啊——”看着姗姗大叫着,冲上了甲板上,夏阳看着手中的花和戒指,一颗热情的心,似乎穿透了游艇沉到了海底。

虽然很失望,但夏阳却不放心姗姗,看她刚才情绪那样失控还是第一次,是不是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事。

姗姗站在船头,任由海风吹乱自己的长发,她的心好乱,好痛,她真得好想答应夏阳,真得好想嫁给她,她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婚礼,那是夏阳欠她的,十年前,夏阳承诺过,待她到了法定年龄后,他会给她一个属于她的婚礼,可是……

一切都变了,十年,改变了太多,虽然现在她是赛格航空的副总裁,有事业,有财富,可是她却并不快乐。

十年前,她什么都没有,可是她却很开心,尤其是在认识夏阳之后,那是她人生最幸福的时光。也正因为如此,十年前,不管夏家的老太婆提出什么条件,她都舍不得离开夏阳。

十年前,她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他,或是十年后的今天,她不可以,她亏欠了别人太多,早在十年前,她被爹地未计卢来的时候,她就告诉过自己,她不再是许姗姗,她是lisa,一个不再属于自己的女人。

“姗姗,对不起,我不应该逼你。”夏阳上前,将外套脱下,披在姗姗身上。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原因。”姗姗想挣开夏阳,这个时候,她不想让夏阳看到她的脆弱,不想让夏阳看到她的矛盾和心痛。

“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逼你,我会等,等到你点首的那一天。”夏阳说什么都不肯松手,不但如此,反而将姗姗纳入怀中。

他知道心急了点,可是姗姗的反应这么大,应该不仅仅是他求婚的原因,一定还有别的。

“不会有那一天的,夏阳,回不到十年前了,回不去了……”姗姗哭着,捶打着夏阳。

她好恨,为什么要发生十年前那样的事?为什么当初夏阳不早点去找她?为什么当初她没有勇气留下?为什么……

“可以的,姗姗,我们不需要回到过去,我们要向前看,我们已经浪费了十年,难道你忍再浪费另一个十年吗?”夏阳不想刺激姗姗,只是紧抱着她。

“你不明白的,你不会明白的,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回去,夏阳,你放开我,你那么闲,你去找别的女人……”姗姗挣扎着,但是她越挣扎,夏阳抱得越紧。

“我不要别的女人,自始至终,我要的人只有你一个,许姗姗,你明不明白,这十年来,就算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心里始终还是只有你一个……”夏阳说着不顾一切的吻上的姗姗。

“不……”姗姗想摆脱,可始终无法摆脱,可是这次不同于晚饭前,她太生气了,竟然狠狠的咬了夏阳一口。

虽然痛,可是夏阳并没有松口,不但如此,他还趁机侵入了姗姗的口内,他看着姗姗,如果姗姗这个时候咬下去,甚至可以咬断他的舌头。

两人就这样大眼对着大眼,虽然在夜晚,可是却能看到彼此眼里的星光,姗姗最先认输了,她闭上了眼。

夏阳松开了姗姗,姗姗蹲地甲板上嘤嘤的哭,以前她是从来不哭的,即使被人欺负的得很惨,她也从来没哭过。

可是现在,她的心真得好痛,好痛,就像被人用钝器硬生生的锯开,那种疼痛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不公平——”姗姗突然站起,对着大海,对着天空大吼。

“姗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十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过去不是这样的?”夏阳想靠近姗姗,他想知道原因?想知道是什么让他的姗姗变成这样的。

“你不要过来,我想静一静。”姗姗摇首,指向夏阳道。

“姗姗,你是因为卡莱尔家族吗?你是觉得欠了他们吗?还是因为你和托尼的婚约?”夏阳不放弃,这次"qingren"节求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想缓和与姗姗之间的关系。

“你不要再胡乱猜了,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怎么会明白我这种无父无母,甚至被抛弃的人的心情,你不会明白的,夏阳,你走吧,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在一起,就让一切都在十年前结束吧,就当你从没有来过美国好吗?”姗姗抓着头发,这样的姗姗,让夏阳想起了一些事,他有些不安,甚至有些担心。

“姗姗,今天是"qingren"节,是我们认识以来,第一次一起过的"qingren"节,我们不谈那些好吗?”夏阳慢慢向姗姗靠近,想拉住她。

“是啊,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qingren"节,可我们并不适合这个节日,这个时候,你应该和别的……你干什么?”姗姗看着海中的月亮的倒影,忽略了靠近的夏阳,夏阳则乘机一把抱住了她。67.356

“姗姗,外面冷,我们到房里去聊好吗?”夏阳抱着姗姗,柔声道。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有些事,你永远不会明白,你永远无法体会的,你放开我……”可能是因为在海上,十年前,夏阳奶奶的话不断的在她脑中回荡,这让姗姗很烦躁,而不明所以的夏阳,则紧紧的抱着她。

“是,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可以告诉我,可以说到我明白,姗姗,十年前,我们就说过,不管什么事,都要一起面对的,你……姗姗……”夏阳抱得很紧,可是他没想到姗姗又用上那一抬,他一吃痛,松手,只听到‘咚’的一声,姗姗在他面前消失了。

“救命——救——”姗姗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反作用力掉到海里,当冰冷的海水涌进口中时,多年前的恐惧排山倒海一样袭来。

听到姗姗叫救命,夏阳不顾一切的跳了下去,幸好姗姗不会水,掉下去后一直在附近扑腾,这样夏阳很快就找到了她。

“不要、——我不要死,不要——”姗姗的手挥舞着,此时她已经完全隐在自己的意识里,根本就不知道夏阳这会正抱着她。

夏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姗姗拉上游艇,幸好他体力好,要不然,恐怕两人都要再冻上一会。

上了艇之后,夏阳赶紧将姗姗平放在甲板上,确定她只是喝了几口海水,并没大碍后,才将.

“我不想死、、、不想死——”回到游艇上的姗姗,神志似乎清醒了,看着忙碌的夏阳,她喃喃道。

两人衣服都湿透了,夏阳赶紧帮她脱下湿透的衣服。

“姗姗,你不会死的,不会的——”夏阳抱起姗姗,欲让她泡个温水,暖和一下,“姗姗,相信我,有我在,我绝不会再让你出任何事。”夏阳将姗姗放入温水,在这一刻,他才明白姗姗为何那般的恐惧,才明白十年前,奶奶给她的伤害有多深。

“阿阳,你终于来了——”听到夏阳的声音,姗姗的视线定定的看在他脸上,而后突然猛得抱住他,大哭了起来。

“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看到姗姗这样无助的神情,夏阳胸口一窒,是他对不起姗姗,他欠姗姗得太多了。

“不要离开我,阿阳,不要离开我……”姗姗越哭越大声。手抱得也更紧,夏阳甚至感觉到她的指甲钳进了他肉里。

刚才因为衣服湿了,所以脱下了,这会光着膀子,没想到姗姗会抱得这么紧。

“不会,没事了,没事了——听话,海水很凉,先泡个热水——”夏阳轻拍着姗姗的后背,安抚道。

“我好怕,你奶奶、、你奶奶要杀我,她要杀我……唔唔……阿阳,我不要离开你,不要离开你,我不想死……”姗姗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将夏阳抱得更紧。

“不会的,姗姗,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在美国,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不会有事的,没有人会杀你的,相信我……”夏阳心里一阵阵的痛,十年前,姗姗一人独自面对死亡的恐惧,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美国?这是在美国……”听到美国两个字,姗姗的手稍松一点,眼睛也离开了夏阳的脸,在浴室里四处看。

“是,姗姗,对不起,我不应该和你争吵,真得很对不起。这是在美国,是在海上,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夏阳紧抱着姗姗,虽然他不相信姗姗有事,但是刚才看到姗姗语无伦次,真是吓坏了。

“你好讨厌,好讨厌,明知道人家怕水,你还要在海上,好讨厌……”姗姗的手虽然松了些,但是并没有完全放开,依旧抱着夏阳哭。

夏阳原本为了放姗姗进浴缸,单膝跪在地上的,跪了这么久,这会腿都有些麻了,可是姗姗不松手,他也不能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