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退婚

小说: 最强炼妖系统 作者: 云端观月 更新时间:2019-08-14 02:06:50 字数:2383 阅读进度:496/496

周陆又问:“告诉我实话,你当时为什么答应嫁给田青贤。”

司空飞燕自嘲一笑:“我是想为家族再牺牲一次,灵气复苏,各派实力迅速崛起,我们司空家得罪的人太多,已危机四伏,如果与茅山道结成紧密联盟,可稳固司空家地位,也能学习茅山道修炼法诀,从而撑起整个司空家。”

“天哪,你是这样想啊,真够圣母的。”周陆摇头感叹,不敢苟同。

司空飞燕因弟弟的事,从小活在自责中,希望为大家庭承担一切,事事要强,家族遇到危机,甚至连一生幸福都舍弃,嫁给不喜欢的男人。

从爱情角度看,她可悲,可笑。

而从她的用心看,她是伟大的,但真的没必要这样。

门外,

司空霏月捂住了嘴和鼻子,生怕哭出声来,被门里的人发现。

时至今日,她才懂得妹妹的良苦用心,舍身付出,而她这做姐姐的,却只图享乐与索取,还一味攀比与嫉恨。

回想过往种种,司空霏月羞愧难当。

听到里面的司空飞燕和周陆好像要出来,她赶紧转身跳下楼,轻飘飘落在大厅,顺手抽张纸,擦掉眼泪。

不久,房门打开,周陆从里面出来。

他几步追上走到屋外的司空霏月,与她并排而走。

司空霏月泛起古怪神色,不知周陆葫芦里卖什么药,而她现在,也没心情引诱周陆,而且这是在灯火阑珊,众目睽睽中。

周陆目视前方,悠然笑道:“听够了吗?”

司空霏月心中一惊,很显然,周陆知道她在门外偷听。

“听够了,你今晚帮了很大的忙,不仅是对飞燕,也是对我,谢谢。”

既然瞒不住,司空霏月坦然承认,也问一句,“有一个事,我不明白,我妹怎么知道我坚持了底线?”

“呃……”

周陆想了想,笑眯眯的坦白,“是因为,她看过你与田青贤,在房间里的对话视频。”

既然司空霏月敞开来说,自己也不想隐瞒。

“你个小坏蛋,偷窥……”

司空霏月眉头一蹙,旋即又松开,眉脚轻轻一扬,媚笑起来:“我觉得,我真爱上你了,怎么办呢?”

周陆:“……“

“周陆,霏月,你们快过来这边坐,婚礼马上开始了。”司空奕招手道。

司空奕身旁的曲潇雅,见周陆与霏月走在一起,眼角掠过一抹异样神色,随即又恢复娴静与端庄,笑脸盈盈的打招呼,一副夫唱妇随的模范妻子样。

几分钟后,

披着洁白典雅婚纱的司空飞燕,在伴娘簇拥下,在灯光汇聚中出现,美不胜收,十分惊艳。

现场响起一片惊叹声。

此刻,乐队卖力弹奏喜庆浪漫的乐曲。

田青贤已先一步,站在台上,手中攥着装有钻戒的锦盒,喜笑颜开,兴奋难耐,不管怎样,司空飞燕总算娶到手,再冰山,今晚洞房也必定能上了她。

司仪用抑扬顿挫的热情声音,开口说:

“结婚仪式现在开……”

“等等,我有话说,音乐停止。”

司空飞燕打断司仪的话,提起婚纱过长的裙摆,快步走到台上。

众人不明所以,乐队停止演奏,现场一阵寂静。

司空飞燕是盗门总瓢把子,这里也是她的地面,说话肯定有分量,她喊停,那只能停。

田青贤脸色一变,心头升起不祥预感。

她拿过司仪的麦克风,目光扫了下来宾,正色道:“感谢诸位亲朋好友的到来,因重要原因,我宣布,婚礼取消!以后我与田青贤没有任何关系。”

“哗……”

众人顿时惊愕。

新娘临场退婚,这种事大多出现在影视剧里,现实极少见。

而且司空飞燕与田青贤不是普通人,这场婚礼也不是普通婚礼,是代表司空家与茅山道形成一种天然联盟。

“为什么?不,你不能……”田青贤一脸懵逼,脸都绿了。

司空飞燕没理田青贤,继续对着麦克风说:“大家难得一聚,今晚的婚宴,就改为part酒会吧,请大家尽情享用。”

即便是取消婚礼,司空飞燕依然显示出大气风范,也是替家人想好圆场方式,尽量挽回面子。

司空飞燕说完,把麦克风丢回给彷如泥雕木塑的司仪,又提起婚纱,踩着闪亮的水钻高跟鞋,“笃笃笃”跑向周陆,直接牵起周陆的手:“走,姐带你兜风去。”

她拉着周陆,奔跑向一辆火红色法拉利跑车。

全场惊呆!

众人张口结舌,仿佛被施展群体定身术。

新娘不仅临场取消婚礼,解除婚约,还拉着别的男人,一起去兜风?

这是临时换新郎的节奏啊。

洞房改在车子上?

新娘移情别恋,爱上周陆,还是他们早有情意?

周陆不是干弟弟吗?

姐弟恋?

众人愣愣望着周陆与司空飞燕坐上跑车,随着一声气浪轰鸣,红色跑车飞驰起来,红色尾灯转眼消失在路口。

“嗡……”

人们这才回过神,开始议论纷纷。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啊,不过如果司空飞燕是选择周陆的话,也没话讲了。”

“是啊,周陆连茅山道老祖海无愁都能打败,天龙榜王者,田青贤跟他比又算什么,换我我也选周陆,还有啊,周陆比田青贤帅气阳光多了。”

“可惜,师姐你没机会。”

“那不一定,司空飞燕与周陆刚才还是姐弟相称。”

“别再花痴,你前面找周陆搭讪,他不没理你吗?”

“谁说没理我,微信号都加了。”

“诶,你有周陆微信了?好师姐,分享一下呗。”

少有人离开这里,人们大多是来凑热闹,婚礼只是形式,婚礼取消又不关他们的事,反而觉得现在更有趣,更多话题了,正如司空飞燕说的,继续享用酒会美食好了。

当然,气氛会有差别。

为消除尴尬僵硬气氛,司空霏月赶忙示意乐队开始演奏。

乐队搞艺术的,可都是明白人,见此情况,立马开始演奏欢快热闹的圆舞曲。

气氛一下回暖许多。

司空霏月又望了望,红色跑车消失的方向,心头感叹,飞燕这臭丫头,倒是在老娘这里学会主动撩汉了,一下把老娘中意的给撩走。

埋怨归埋怨,但此刻她对妹妹没有了恨意,想着想着,嘴角勾起了笑意。

这是因为,她觉得周陆归了妹妹,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后是自己人,经常见面,说不准有朝一日妹妹会同意……